分卷阅读26

    已经蹭到了他的穴口处,试探着把大龟头插进去。

    “啊……我挺想知道,花穴被干是什么感觉的,插进来吧……不要太粗暴了……”

    沈怀瑾察觉到肉棒的犹豫,把胯往前送去,那龟头的前端就被他的穴口吸附住了,藤蔓似乎也被沈怀瑾的淫荡震惊了一下,但下一个瞬间,肉棒就不再客气,猛然插入了小穴中。

    “啊啊!”

    沈怀瑾痛呼一声,五官都扭曲起来,但是肉棒却没有半点怜惜,重重的在他的小穴中进出着,很快,沈怀瑾的两片阴唇就被摩擦的红肿起来。

    “好痛……停下来……不是应该很爽的吗?”沈怀瑾皱着眉头抗议,然而下一秒他连出声都不能了,一支肉棒塞进了他的嘴里,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抽插起来。

    “呜呜呜……”

    其余三人看着他的遭遇,不禁都有些心惊胆战。但渐渐的,沈怀瑾的脸色又变了,似乎他的小穴终于适应了肉棒的大小后,他开始从中得到了乐趣。

    “唔……”他从鼻子里发出声音,下体的两片唇肉被粗鲁的肉棒拉出来又塞进去,本来因为疼痛而变少的淫水,又渐渐的变多,而且还有多余的往下滴去。

    沈怀瑾的呻吟变得甜腻,他着迷的舔吸着嘴里的肉棒,全身都因为快感成了粉红色。“哦……舒服……好舒服……跟射精相比完全不同的快感……爽死了……那种敏感的地方,被粗壮的柱身捅开,然后用力的摩擦着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他一边舔吸着肉棒,一边不忘含含糊糊的说出了自己初体验。

    秦朗满心疑虑,真的有那么舒服吗?这么想着,他的下身也没那么紧张了,阴道的括约肌也不再紧绷,那支在上面磨蹭许久一直在寻找机会的肉棒马上趁机一鼓作气钻了进去。

    “啊!”

    秦朗痛得大叫起来,全身都抖个不住,拼命夹紧小穴,却依然不能阻止肉棒的前进。他本来就没有分泌多少淫水,肉棒还执着的抽插着,让他痛得手脚都痉挛起来。

    “骗人!好痛!”秦朗痛得眼泪都飚出来了。那边陈墨和李洪也纷纷发出了惨叫声,显然这些藤蔓上的肉棒用来开苞,尺寸过于巨大。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甬道内的干涩不便于肉棒进出,那根藤蔓抽插了几下后就停住了动作,然后猛地喷发出一大泡粘稠的汁水,然后就着汁水的润滑,又勇猛重新开始抽插的动作。

    “嗯……”一开始秦朗还是不能适应这种身体里面被进入异物,异物还在进进出出着的行为,但不知怎地,也许是那些汁水有助兴的作用,秦朗居然觉得小穴内传来了难以忍受的瘙痒感。

    “好痒啊……唔……痒死了……”

    穴肉痒得秦朗扭动着屁股,不知如何是好,想要伸手去抓挠一下,手又被藤蔓固定住了,正在此时,肉棒找准机会狠狠的捅了进去,青筋密布的柱身恰好摩擦过了那个瘙痒的地方。

    “啊,好舒服……就是那里……搔那个地方……给我止痒……”

    秦朗饱受那种瘙痒却又挠不到的痛苦,心里面都仿佛有蚂蚁在啃噬一般,现在被肉棒一摩擦,顿时瘙痒感缓解了不少,不禁什么也顾不上,大叫起来。

    “快,就是那里……啊啊……唔!”

    也许那肉棒听懂了秦朗的话,迅速加快加重动作,大开大合的操干着,瘙痒的穴肉被摩擦着,秦朗整个人都要疯了。

    “好舒服!啊!快点!再用力!好痒!痒死了!再操我!”

    秦朗口角流涎,瞬间忘了刚才沈怀瑾是怎样的痴态,只知道自己的脑海里剩下一个念头,就是让那大肉棒用力摩擦自己的小穴,止住那几乎逼疯了他的瘙痒感。乃至于在肉棒要抽出去时他都饥渴的追上去,企图用小穴咬住肉棒,挽留它,不希望它离开自己的体内。

    慢慢的,肉棒再操进来的时候,除了瘙痒感被缓解之外,一种奇妙的感觉也从小穴里升腾而起。

    “唔……好舒服……”

    秦朗在肉棒喷出的春药下,彻底的被肉棒给操得征服了,两条腿明明已经被拉开了,去还主动的想把腿张到更开,好让肉棒能操得更深。

    而陈墨和李洪的情况也跟他类似,尤其是李洪,他的后穴在被开发过几次后,早已经喜欢上了那种感觉,此时前面穴里的快感也逐渐蔓延到了后面,让他的后穴也收缩起来,渴望着肉棒的插入。

    很快就有一支肉棒发觉了这个状况,在李洪的菊穴处徘徊了几回后,趁李洪前面的小穴被干得正爽,连后面的小穴都跟着张开时,一举插了进去,插得李洪仰头尖叫着,头一个射了出来。

    “啊!哦!好舒服!好会操!”

    李洪前后两穴被同时操干,他也发现了那些藤蔓肉棒流出来的淫水是带了某种奇怪功效的,越被操就越痒,越痒就越想被操,直想一直就这么被操到天荒地老才好。

    “啊!”

    李洪的情况启发了其他肉棒,那些本来等着轮奸他们前面小穴的藤蔓肉棒,纷纷都瞄准了其余三人的后穴,从来都是只有他们操别人的攻君们,没想到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事,不但多出了花穴,连后穴也不被放过。

    秦朗上次被沈怀瑾舔过后穴,知道后面被舔会很舒服,但没想到被操起来也这么爽,在前列腺被顶到的时候,下半身传来的快感,和阴道被操得高潮的快感类似,都是十分绵长的,和射精时只有那一瞬间的快感截然不同。

    现在尤其是在受到双重夹击的情况下,前后的决定快感让他被操得神志恍惚,眼神迷离。

    也许是四人都被操得爽快了,淫叫声不绝于耳,刺激了其他等着排队操两人的肉棒,它们变得蠢蠢欲动起来,但苦于找不到小穴能操,就有肉棒侯在正在抽插着的肉棒旁边,似乎也想分一杯羹,在阴唇上、菊穴边小心翼翼的蹭动着。

    另一支肉棒好想也察觉到了它的意图,缓缓的抽了出来,只留一个龟头的前端在小穴里,秦朗正被操得爽快,突然发现肉棒竟然不动了,不由有些不悦的催促着:“啊……为什么不操了……快操我……小穴痒死了……”

    那支在边上磨蹭的肉棒挨着还留在里头的龟头,重重沉了进去,秦朗的穴口被龟头和肉棒柱身同时撑开,撑到了极致,秦朗大叫一声,四肢抽搐着直接潮吹了。

    两只肉棒没有放过他,而是开始配合默契,同时插弄起来,一支肉棒退到穴口,另一支肉棒就插到最深,等那支肉棒再拔出时,刚才退出的肉棒就抓紧机会插进去,两只肉棒一进一出,任何时候都保证了秦朗的小穴里含着一支大肉棒。

    “啊啊啊啊!”

    秦朗被操弄得差点舒服到死去,才刚刚出现在自己下身的阴唇原本是粉色的颜色,被这两支肉棒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