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爹……爹爹忍不住了……”

    白玉哽咽着,心中惶恐不安,觉得以后柏雪恐怕再也不会认他这个爹爹了。那不如干脆再来最后一次的放纵吧,能够吃到一次儿子的肉棒,已经足够他回味一辈子了。

    他咬咬牙,猛地一翻身,把柏雪压在身下,主动的用花穴套弄柏雪的肉棒,夹紧了臀部,好让两人都能够得到更强烈的快感,加快了速度,用肉穴吞吐着肉棒。

    “爹爹……对不起你……”

    柏雪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他伸手摘下白玉的面具随手扔开,然后把他的后脑勺往下按,温柔的舔去他眼角的泪水,然后和他接了个吻。

    然后再一用力,又把白玉翻身压在身下,劲腰下沉,直把自己的肉棒插到了最深处,捅开了白玉多年无人问津的宫口,插得白玉再也说不出话来,眼神都乱了,张着嘴大喊一声。

    “以后,我来满足你,不许再找别人,好吗。”

    他喘着粗气,沉身在白玉的小穴里进出着,每一下都顶到了最深处,把白玉的宫口操得越来越开,裹住他的大龟头用力嘬吸,两人俱是舒爽得难以言喻。

    白玉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他只知道两手死命抱着柏雪的脖子,腿紧紧的缠在他的腰上,狂乱的和他接吻,在柏雪把一泡浓精打在他敏感的子宫壁上,和他最爱的儿子一起攀上了高潮。

    第13章

    厨房里背着丈夫和儿子通奸,身陷三角关系,丈夫灵堂前和儿子心意相通he,医生检查病人游戏

    白玉自那次和柏雪在亲子井大会上发生了关系后,在家里也经常找到机会避开丈夫柏智的耳目偷偷在一起。

    得到了儿子的滋润,白玉整个人气色精神都好了许多,照顾瘫痪的柏智时,柏智也问过他好几次是不是出去做美容了,他都含糊其辞混过去,柏智也不再询问。

    当天晚上白玉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忽然感觉臀部被掐了一把,他回头去看,看到柏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只是一双深邃的眼睛里满是情欲。他红了脸,仰头亲亲儿子的嘴唇,低声道:“别闹,让爹爹好好做饭,等晚上你爸睡着了我再去找你。”

    柏雪隔着裤子用灼热的下体顶了他屁股两下,声音暗哑道:“可是我忍不住了。”

    白玉看着他忍不住就心软了,咬唇道:“那……那你快点。”

    柏雪翘了翘嘴角,拉下他宽松的裤子,粗鲁的顶了进去。

    “唔!”白玉咬着唇低呼一声,又慌忙咽了进去,回头嗔怪的看了柏雪一眼:“轻、轻点……”

    柏雪低头咬住他的耳垂,炙热的气息喷过去:“你在做饭的时候,突然家里闯进来一个劫匪,然后劫匪看你骚浪,直接脱了你的裤子霸王硬上弓,把你强奸了……就像现在这样。”

    他一面说着,一面重重顶了几下,白玉和他做过几次后,小穴也不再那么生涩,哪怕是被柏雪这样强硬的插进来,稍微抽弄几下后,马上就流出了淫水,润滑着两人的性器,好让白玉的肉棒进出更加如意。

    白玉脸色通红,手上还勉强维持着切菜的动作,但下身已经自己开始吞吐起柏雪的肉棒来,他耳朵里听着柏雪的话,不知不觉的也被他带的进入了角色。

    “劫匪按着你在厨房里强奸,你却不知反抗,反而还……流了那么多水,被劫匪操得欲仙欲死,真骚。”

    柏雪时而加重力度时而放缓动作,富有技巧的戳刺贯穿他爹爹的小穴,两人的连接处已是一片泥泞,都是白玉受不了他的言语羞辱分泌出来的爱液。

    “嗯……唔……”

    白玉浑身发软,只有小穴里酥麻酸胀,舒爽不已,他全身靠在白雪身上,才没滑落在地上。

    两人正迎来送往,抽送的得趣时,忽然从客厅里传来了柏智的声音:“阿玉,饭菜好了吗?”

    白玉一惊,差点切到了自己的手,忙提高了声音道:“就、就好了!”

    柏雪倒抽一口凉气,明显的感觉到在白玉听到柏智喊他时穴肉猛地绞紧,让他舒爽得差点精关失守。他眸色暗沉,忽然加大力量加快速度抽插起来。

    “你完全被劫匪征服,主动叉开两腿任由劫匪抽插你的小穴,尽管你明明知道你的丈夫就在客厅里,但你还是打开身体欢迎劫匪的进入……”

    “唔……别、别说了……”

    白玉也是突然听到外面柏智喊他,才想起自己竟然忘了这回事,一时昏了头脑和儿子在厨房就干起穴来,羞耻得浑身发烫,小穴却更用力夹紧柏雪的肉棒碾磨着。

    柏雪忽然用力咬了一下他的耳垂,白玉浑身一震,肉棒颤颤巍巍的就要射了,被柏雪一把堵住。

    “你跟爸爸多久没做了?你还爱他吗?”

    白玉愣住了,他回头疑惑的看一眼柏雪,柏雪却别过脸去,一下比一下重的抽插起来,仿佛每一下都恨不得要连两颗睾丸都插进去。白玉小穴乍然受到猛烈的袭击,脑子也晕了,想说的话忘了,只能无力的把两条腿张得更开,方便儿子的进入。

    “玩角色扮演让你这么兴奋?今晚玩医生检查身体的游戏好不好?”

    当天晚上他洗完澡后检查下身,才发现柏雪今天在厨房操得特别用力,前后两个穴都红肿不堪。他在厨房也耽搁了许久,甚至都来不及擦掉儿子的精液,感受着儿子的精液从前后两穴里缓缓流出的瘙痒感端着菜到餐厅去的。

    到了卧室里却发现往常早早睡去的柏智却还没有睡,正定定的看着他,他没来由的有些心慌,给柏智手说妥帖后就说要睡了,柏智却突然提出要用手为他服务,白玉一惊,下意识的拒绝:“太晚了。”

    柏智却苦笑着说:“这么多年我都没能满足你,用手给你解解馋也好。还是说你已经嫌弃我了?”

    白玉听他这么说,只能无奈依言照做。他算得上是“童养媳”,父母早亡,叔叔嫌他是拖累,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就随便找一个男人收了点钱让他们“当朋友”,十六岁他就生下了柏雪,他那时候年纪小,懵懵懂懂的,和柏智之间也没什么感情。

    柏智躺在床上,让白玉跨坐在他身上,然后就开始抚摸他的下体,白玉有些紧张,当柏智的手指插进肿胀的阴道时,忍不住闷哼一声。

    柏智皱眉道:“怎么这么湿?还这么肿?”白玉忍着羞耻道:“我在浴室自己摸了两下。”

    柏智没再做声,只是渐渐的加了手指进去,开始专心致志的用手给他服务。

    “唔……”

    白玉咬着嘴唇,有些心急的看时间,以前这个时候柏智都睡了,他早偷偷溜去找柏雪,今天柏雪还说要等他,这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可怎么办。

    而且……他虽然心里急,但身体的生理反应却很诚实,逐渐被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