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了少年算了时,却看到柏雪拒绝了那个家长,冲他走来。

    “叔叔,我跟你一起吧。”

    白玉激动的心脏快从嘴里跳出来,忙不迭的推开陌生少年,牵住了儿子的手。

    陌生少年无奈摊手,看着反正屋内多的是身材好皮肤好的家长,也就爽快的放弃了。

    白玉满心幸福的找了张椅子躺下,打开双腿,等着他儿子拿来吸管,他看到旁边许多少年拿来吸管就急切的掰开那些家长的腿,粗鲁的对准花穴或者后穴插进去,啧啧的吸食起来,也不管会不会弄疼他们。

    好在这些家长都是有经验的人,就算一开始会被粗暴地动作弄痛,但用不了多久就会从吸食的动作里找到快感,调整姿势,迎接少年们的欲火,抚摸着自己的乳头或给自己撸动肉棒享受起来。

    柏雪拿着吸管过来后,却没有马上插入,而是先把头凑过去,伸舌轻轻舔了一下白玉的花穴,舔得白玉轻颤起来,原本被陌生少年蹭过后就有些抬头的欲望,此刻终于被自己暗恋了许久的亲生儿子彻底撩拨起来,淫水源源不断的往外冒。

    “唔,嗯……”

    柏雪的技巧很好,一会儿在他的菊穴上舔舐着打圈圈,一会儿又轻轻啃噬他的小豆豆,白玉难耐的揉捏着自己的胸部,压低声音喘息着:“够、够了……直接插进来吧,都有人已经被吸得潮吹了……哦……”

    柏雪这才抓起那根特制的吸管,小心的插入白玉被舔得翕动着张开的小穴中,然后再把另一头放入嘴里,猛力一吸。

    “啊啊!”

    白玉被这一吸,声音都变调了,那种吸管的前头有个洗盘,插入小穴后就紧紧的吸附在穴肉上,再被柏雪这一吸,就像小穴里生出了一张小嘴,狠狠嘬弄着内壁,让他爽得脚趾头都蜷缩起来。

    柏雪咕嘟咕嘟吞下几口吸食的淫水,道:“叔叔,你好骚,好多水。我慢慢给你吸,让你多爽一会好不好?”

    说着,他果然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吸了起来,折磨得白玉的穴肉一会被洗盘死死咬住,一会又柔缓的按摩,他舒服的甬道内不断的痉挛起来,不争气的淫水汩汩流出。

    “啊,不行了,我要……我要丢了!”

    身旁许多少年都是恨不得马上能吸得看中的那个家长高潮,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吸得许多家长受不住,淫叫着纷纷高潮。哪里像白玉被柏雪用水磨工夫折磨了许久,小穴里又快乐,又是更加的瘙痒。

    柏雪轻笑道:“那就丢吧。”白玉看着冰山儿子难得的微笑,脑子里一空,子宫猛烈收缩着,大股的淫水喷了出来。

    柏雪皱着眉头,迅速的通过吸管把那些爱液都吸食进去,喝了好几口才喝完,他伸手抹过下巴,低声道:“真敏感,竟然被吸得潮吹了。”

    白玉红着脸,一句话都不敢说,他侧头看看周围,有个家长大叫着,竟然已经夹断了春卷,他的下身又是淫水又是油花的,说不出的淫荡,他主动拉过一个少年,和他合作的那个少年居然要3p,两个少年也不含糊,立即一前一后插小穴就大干起来,那家长十分豪放,淫叫声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白玉看得眼热,下身又分泌了些淫水,柏雪皱眉道:“等下,我操得你比他还叫得爽。”说完猛地把吸管拔出,带出了飞溅的淫水,白玉闷哼一声,看着柏雪去拿春卷了。

    不一会儿柏雪就拿着春卷回来,就着滑腻的淫水插进小穴里,白玉浑身一震,竟下意识的挺动胯部,往前耸了一下,没顾上去夹春卷,而是渴望被不粗不细的春卷抽插。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后,他羞得满脸通红,嗫嚅着不知道说什么,他实在太久没被滋润过了,身体的反应比脑子更快。

    柏雪果然冷冷看了他一眼,道:“这么饥渴?”白玉不敢说话,柏雪叹口气,低下头,含住春卷,模仿口交的动作吞吐起来,一直把春卷吃到最深,嘴唇覆上了白玉的阴唇,然后温柔的碾磨亲吻着。

    白玉没料到他会这么做,小穴一阵收紧,就未被肉棒开发过的甬道基本和处子一样紧致,被柏雪这一刺激,甬道使劲一绞紧,竟然真的把春卷给夹断了。

    柏雪看了他一眼,眼神似乎很满意,然后叼着外面那半截被夹断的春卷随口吐在地上,再俯身下去叼住那小半截断在小穴里的春卷,用灵巧的舌头拨开穴肉,牙齿轻轻咬住,把沾满了淫水的春卷扯了出来,又是惹得白玉一阵战栗,穴肉蠕动着,仿佛在不舍春卷的离去。

    柏雪咬着春卷,竟然就着白玉的淫水吃了起来,白玉羞得抬手捂住眼睛不敢看,柏雪却强硬的抓着他的手掰下,甚至还把嘴凑过去,堵住他的双唇,把混合了淫水甜腥味的春卷喂了一半到他嘴里,道:“吃下去。”

    白玉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只知道柏雪怎么说他就怎么做,痴痴的看着他。

    等吃下春卷后,柏雪看着他,问:“你想用前面还是后面?”

    白玉咬着唇,用细如蚊蚋的声音道:“都、都要……”

    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的小穴,他都想让儿子的大肉棒狠操一番,操得里里外外都染上儿子的味道。

    “先操前面还是后面?”

    白玉愣住了,这实在有些难以取舍。

    柏雪勾起唇角,忽然低下头凑到他耳边,低声道:“那就先操这个把我生出来的骚洞吧。”白玉听了这话,穴肉急速缩紧,瞳孔放大,心脏都停止跳动了,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他淫水潺潺的花穴就钻入了一支勃发的肉棒,然后重重的插弄进出起来。

    “啊……哦……好舒服……”

    白玉羞耻的整个人都要爆炸,柏雪知道是他!他又羞又愧,眼泪都流出来了,然而吸咬吮吸儿子肉棒的花穴却依然不知廉耻的感觉到灭顶的快乐。

    “你……你怎么知道是我……”

    柏雪一顿,忽然咬牙切齿的越发用力的抽插着他的花穴来,压低的声音里有着隐忍的怒气:“我怎么知道?要不是我无意间看到那张传单,知道你要来参加这种派对的事,你是不是真的就要瞒着我来这种地方,和别人的儿子做爱?”

    “唔唔……”

    白玉脸红得要起火,被柏雪训斥的眼泪流个不停,下半身却依然无法控制的追求着被肉棒插干的快感,饥渴的往上挺动着。

    “对、对不起……是爹爹对不起你……爹爹好坏、好淫荡……爹爹天天想着跟你做爱,实在忍不住了……呜呜呜……”

    透过面具,依然可以看到白玉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他一边忏悔,一边用穴肉死死缠住儿子的肉棒。

    “唔。”柏雪皱着眉,低吼一声,他实在没想到他爹爹的小穴会这么紧致温暖,淫水又多,实在是名器。

    “你爸爸没用了那么多年,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