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番奸淫过小穴了,又红肿又痛,为什么还是那么渴望大肉棒的插入呢?

    忽然后面一个人附身上来,他一惊,忙回头去看,却看到一个头发有些灰白斑驳,但脸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左右,身材也非常好的男人,正是柯蓝玉的公公秦涛。

    “爷爷?”

    虽说秦涛不是沈艺林的亲爷爷,但说起来总归是柯蓝玉的公公,叫一声爷爷也不为过。

    秦涛呼吸急促,一手猛地就插进了沈艺林的腿间,就着湿滑的裤裆抓揉起来,“好孙媳妇,咱们慢慢在这儿看戏吧。”

    里头柯蓝玉被舔得差点直接高潮,忙用力夹紧李洪的头,喘息着道:“走,咱们去客厅干,我老公在那里看电视,等会儿用毯子盖住,我坐在你身上,你再干我的骚穴……”

    李洪知道柯蓝玉还惦记着当着老公的面被儿子操穴的事,马上欣然答应,随手扯过一块毯子,裹住下半身光溜溜的柯蓝玉,抱着他往客厅走去。

    沈艺林见两人要出来,吃了一惊,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秦涛拉着他躲在了楼梯下黑暗的空间里,躲过了两人。

    秦如松见李洪抱着脸蛋泛红的柯蓝玉出来,忙问:“蓝玉怎么了?不舒服?”

    李洪随口敷衍:“爹爹有点头晕,我抱他出来,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儿就好了,秦叔叔您不用起身,继续看电视吧。”

    秦如松也就没放在心上,继续坐在那儿聚精会神的看电视。

    李洪找了一张凳子坐下,然后借着毯子的掩护,让柯蓝玉跨坐在他身上,柯蓝玉从一到客厅见到秦如松后,骚穴里的淫水流的越发欢快了,终于能够实现他在老公面前和儿子秘密偷情的愿望了!

    他急急忙忙的不等李洪坐稳,岔开两腿,用后穴对准了李洪挺立的肉棒,一屁股狠狠坐了下去,他做的力量很大,又急切,让肉棒一直插到了最深的地方,不由得甜腻淫浪的“嗯……”了一声。

    秦如松忙问:“怎么了?还不舒服?”

    柯蓝玉脸上红潮密布,后穴已经开始吸吮起肉棒来,他软绵绵的靠在李洪身上,说:“没事,靠在我儿子身上,我就……啊,舒服了……”他正说着,李洪就故意使坏,往上对准骚点撞了一下,撞得柯蓝玉呻吟出声。

    秦如松脑子有点问题,只以为他真的是病了,也就不再追究,专心看电视。

    柯蓝玉拿过遥控器,说:“声音太小了。”然后把声音调到最大,秦如松爱死了这个浪货,他说什么都不会反对,因此也任由电视播放着超高的分贝。

    借着电视声音的掩护,柯蓝玉两腿跨站在地上,用蹲马步的姿势,开始自己把屁股往后耸去,贪婪的吃着李洪的肉棒。

    “好儿子……唔,嗯,你的肉棒操得爹爹……很舒服,只是上次爹爹去参加群交派对时,遇到一个年级跟你差不多大的男人……他也是想操他爹爹好久了,只是一直都不敢付诸行动……我们就扮演了一场儿子操干骚浪爹爹的戏码……他的肉棒不如你的粗长……只是入了珠……啊,哦,那种珠子在骚穴里摩擦的感觉,差点没把你爹爹爽死在他鸡巴下……你有空,也去给肉棒入个珠吧……到时候来操爹爹,操死爹爹……哦哦……就是那里,啊……唔……”

    柯蓝玉并不害怕被秦如松看到和别的男人操穴,只是他享受的就是那种背德的快乐,所以坚决不肯让秦如松发现,死死的咬着嘴唇。

    李洪一手搂着柯蓝玉的腰,一手伸到柯蓝玉花穴那儿,修长的手指找到阴蒂又掐又捏,时不时还刻意用指甲在柔嫩的阴唇上刮搔着。柯玉兰的花穴一阵痉挛,又吐出一大口淫水来。但柯玉兰就是享受这种骚穴里空虚饥渴得不到满足的状态,因为只有把胃口吊足了,再等到大肉棒插进来时,那种感觉真是爽得他愿意立刻被操死。

    电视里讲了些什么两人全然不知,只有傻傻的秦如松在那里看得时不时哈哈大笑,完全不知道就在他的身旁,他的老婆被亲儿子干得要升天,还会特意在他笑出声的时候故意粗鲁大力的撞击骚穴,抓紧机会混在笑声里浪叫几声。

    李洪搂着柯蓝玉,在他耳边低声说:“真是个骚爹爹,被亲儿子操穴就那么爽吗?你可是有老公的人啊,你还当着他的面让亲儿子插骚逼,你怎么这么淫贱骚浪呢?”

    柯蓝玉听着他侮辱性的话语,兴奋的后穴一下一下的用力绞紧肉棒,媚肉挤压着肉棒,仿佛要榨出李洪所有的精液来。

    “哦,坏爹爹,骚爹爹,不要把儿子的肉棒吃的那么紧,儿子都要给你咬断了……”

    两人坐在椅子上干着不能见人的勾当,红木椅子上已经流满了两人插穴的骚水淫水。尤其李洪在操干柯蓝玉的后穴,看他爽得不能自已的样子,又想起被陈默操着后穴被插射的经历,自己的后穴也跟着收缩起来,为了转移那股饥渴的感觉,他更发狠的插干柯蓝玉,不断变换肉棒的角度,在敏感的肉壁上到处戳刺顶撞,柯蓝玉被干得两腿胡乱踢打着。

    两人正干得高兴,忽然秦如松毫无征兆的站起朝两人走来,两人吃了一惊,暂时停下动作,抬头看他,柯蓝玉虽然没再动弹,但肉壁却因为心理上又害怕又渴望被秦如松发现的矛盾心理猛然缩紧,挤得李洪闷哼一声。

    谁知秦如松只说了一句:“电视不好看,我去洗澡睡觉了。”

    说完就走了,客厅里只剩下两人,李洪就着这个连接的姿势把柯蓝玉抱起来,两人转移阵地到沙发,狠插了后穴几下拔出肉棒,操进早已渴求肉棒渴求到靠着后穴的快乐痉挛着高潮了好几回的花穴里,把柯蓝玉钉在沙发上猛干,重重的插入,狠狠的抽出,喘息着:“骚爹爹,儿子的精液都要射到你的子宫里,要让你给儿子生个大胖小子,等大胖小子长大了,再教他来操你的荡穴骚穴,爹爹高不高兴啊?

    柯蓝玉想象着自己生下和儿子乱伦的孩子,等那个孩子长大后,又用他的肉棒来把自己干得高潮不断快感连连,两条长腿蛇一样的缠紧李洪,子宫内壁阵阵痉挛,酝酿着大量的淫水,淫声喊道:“骚爹爹要给儿子生大胖小子!再让大胖小子来干爹爹!啊啊啊啊!”

    李洪压在柯蓝玉身上一动不动,肌肉震颤着,果然把精液都射进了柯蓝玉的子宫里。

    而在二楼,正有两个人也干穴干得如火如荼,正是沈艺林和秦涛,沈艺林被秦涛拉倒楼梯间后,就被秦涛一把按倒就急色的用手指去插穴,发现那儿早泥泞不堪了,正举着肉棒要干进去时,沈艺林忙哀求:“爷爷,今天我跟好多人操了穴,都肿了,再受不住了。”

    秦涛一笑,拉着沈艺林上了二楼,给他的两个穴都不知涂抹了什么药,一下子就觉得清凉无比,不再有那种被穴肉因为被摩擦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