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淫荡爹爹!”

    两人紧紧的抱成一团,在春药酒精的生理作用和偷情乱伦的心理快感双重夹击下,爽得一个拼命夹紧骚逼,一个拼命贯穿骚逼。

    “啊!儿子的肉棒好烫!要把骚穴插出火来了!插得爹爹的骚穴又酸又麻!涨死了!骚穴要被儿子的大肉棒涨死了!快操死淫乱的坏爹爹吧!”

    眼看着两父子操穴操得爽到飞起,被他们两人遗忘的李青一个人默默的站在床边观看他们插逼,欲火焚身,下面淫水早流了一裤裆,早把衣服脱了,站在床边一边看现场版乱伦AV,一边用手又是抠逼又是撸肉棒的自慰着,却总觉得少了什么,渴望着男人的大肉棒能狠干他前后的两个骚穴才好。

    赵霖前面的骚穴被干得很满足,渐渐的却觉得后面的骚穴也空虚起来,他把手伸到后面使劲的抠挖着,哼哼着呻吟:“乖儿子……爹爹的后穴也瘙痒的厉害……想要儿子的大肉棒操一操,操死不要脸的骚浪爹爹……”

    李青听闻此言,鬼使神差的爬上了床,把头凑到赵霖的腿间,一看,赵霖的后穴也分泌了许多晶莹的淫液,一张一合的蠕动着,显然确实非常渴望肉棒的插入。他的两腿间湿滑泥泞,前面的花穴自不必说,陈默粗大紫黑的肉棒整根噗嗤一声没入,又一下全都抽出来,两片肥美的阴唇让肉棒给摩擦成了深红色,旁边都是肉棒搅动花穴里淫液打出来的白色泡沫,一股骚味扑面而来。前头的肉棒不需要碰触就已经爽得挺得老高,前列腺液不停的流出来,淌的赵霖和陈默的小肚子上到处都是。

    李青近距离看着肉棒在花穴里抽插的动作,忽然低下头去伸出舌头,从阴唇到肉棒的根部,把他们连接的地方仔细的舔过,吸了一口的淫水,“唔……爹爹的淫水真甜……怪不得我老公操爹爹的逼操的这么爽……”

    赵霖被操得红肿的阴唇被李青这么一舔,爽得四肢胡乱抽搐起来,拼命的把身体迎向陈默,让他能更狠命的操肿花穴,发泄那种猫爪子挠心若隐若现的快感。

    李青咬着赵霖的一片阴唇轻轻的拉扯着,吮吸着,含糊的赞叹:“爹爹的骚逼真嫩,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生过一个孩子而且还是四十多岁人的骚逼……”

    赵霖想着自己的花穴被亲儿子操干着,阴唇还被儿媳妇舔弄啃咬,自己的手指在挖弄淫骚的后穴,前头的肉棒让陈默故意借着插进去的时候用坚硬的腹肌用力挤压,全身上下敏感的地方都被开发了个遍,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沉迷性事中的快乐。

    “啊!”

    李青突然抬起头,声音里有着淫乱的甜腻。

    “儿媳妇的骚逼也嫩的很,不比你爹爹的差。”

    一把喘着粗气的浑厚嗓音在李青身后响起,李青回头看去,却看到和陈默长相有七八分相似只是年级更大的陈爸爸陈致远正埋头在他翘起的屁股下,而花穴那儿传来的被湿热粗粝的舌头舔舐的感觉,正是陈致远在给他舔逼。

    “啊……爸爸!你怎么回来了!”

    李青的花穴瞬间冒出一大泡淫水,陈致远张开嘴一滴不剩的喝了进去,喝完后突然拿起一根按摩棒,插进了赵霖饥渴收缩的后穴里,怒骂:“骚货!我不回来还不知道你骚成这样!让儿子操得淫叫不停!”

    “啊啊啊啊”

    赵霖本来突然看到陈致远回来就已经被吓到了,花穴绞得陈默的肉棒死紧,陈默一个没忍住,精液一泻而出,直接射进了赵霖的子宫,再被陈致远用按摩棒一插,就承受不了的尖叫着潮吹了,淫水把床单淋湿了一大块。

    陈致远掏出一支同样狰狞可怕的巨炮,不由分说从后面操进了李青的骚穴里,李青吃到了大肉棒,欢喜的淫叫起来:“啊!爸爸的肉棒好大!比我老公的还大!快操死骚儿媳妇!我老公操你老婆,你就操你儿子的老婆!”

    陈致远笑道:“儿子,你老婆说的对,咱们来比个赛,你操你爹,我操你儿媳妇,咱们看谁能先操得这两个骚货喷水!”

    赵霖和陈默见两人已经开干上了,嘴里不住口的叫着“好爸爸干死儿媳妇!儿媳妇的小穴被爸爸干的美死了!酸死了!”“儿媳妇的嫩逼真好操!吸得爸爸好舒服!”情不自禁的又拥抱在一起,熟门熟路的把肉棒插进去,也跟着他们的节奏抽插起来。

    大床上一家四口人混战成一团,陈默和陈致远两父子都为了显示自己男人的威风,都拼了老命的插干身下的淫穴,爽得赵霖和李青两人尖叫声不断,高潮了一次又一次,潮吹喷出的淫水把一整条床单都浸湿了。

    第7章

    在公车上被两个陌生高中生同插前后两穴,抱着老公的腰被轮奸,去改嫁爹爹家做客,撞到老公和爹爹偷情

    李洪沈艺林夫夫俩自从那次和陈默尽情的操干一场后,李洪便有些收敛了暴躁的脾气,也不动辄抓着沈艺林就粗暴的干穴了,沈艺林心中有点慌,以为是李洪生气了,其实李洪只是回味着那天被陈默干后穴干得高潮的滋味。

    沈艺林见他沉默寡言的,一味的讨好他,也不见成效,那天李洪喊他一起去看望他早就改嫁的爹爹,沈艺林便想着玩个刺激的,好挽回李洪。

    出发当天,他穿了一套裤裆处是由拉链拉合的裤子,真空上阵,想着给李洪一个惊喜,在公交车上人多的时候,可以不引人注意的拉开拉链,让李洪操穴,玩得高兴的话,李洪也许就不生气了。

    李洪哪里想到他还有这个念头,一上车后,呼啦啦人全涌了进来,两人没来得及站稳,就被挤着推到了最前面,李洪两手撑着窗户,沈艺林靠在他背上。

    沈艺林急了,他在背后的话怎么好让李洪操穴呢?况且他在出门前准备用后穴接纳李洪,花穴里便早早的插上了一根按摩棒,用不紧不慢的频率震动搅和他的花穴,让他既爽到了,又不会爽得失去理智。

    现在人群拥挤,他就想把按摩棒的遥控器拿出来把频率再调低一点,结果刚一拿出来,就被左侧的人撞了一下,掉在地上,又被另一个人踩了一脚,刚好踩到最高频率的开关,顿时按摩棒在他的花穴内疯狂的搅动起来,层层叠叠的媚肉被粗大的按摩棒粗鲁的戳来戳去,爽得沈艺林浑身都跟着颤抖,一个没忍住,一声呻吟就从嘴巴里逸了出来。

    “唔……”听到他这甜腻的呻吟,李洪奇怪的问:“怎么了?”

    他想回头看看什么情况,但人实在太多了,挤得他转不了头。

    “没、没什么……”

    沈艺林声音都有些发抖,“就是人太挤了,踩了脚一下。”

    李洪听了也就没放在心上,任他去了。

    沈艺林只觉得按摩棒在肉穴里横冲直撞,毫不留情,搅得阴道内天翻地覆,让他的花穴一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