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儿坐立不安的,就知道他的春药发作了,心中暗喜,对他说:“爹爹,陈默醉了,我送他回房间睡觉。”

    赵霖点了头,李青把陈默费力的弄到床上,把他的衣服扒了,低头给他含了一会,把陈默给含的一柱擎天,想把他按在身下办事的时候,拿出眼罩给陈默蒙上,神秘道:“今天咱们玩点不一样的,你等一会。”

    李青又偷偷摸到赵霖房间外,果然看到他迫不及待还没等关上门就脱了裤子用手抠弄前面的骚穴,抠的满手都是淫水,呻吟个不停。

    李青走进去,不等赵霖反应过来,就一把伸手抓住他挺立的肉棒,赵霖吃惊的看他,李青笑道:“爹爹,是不是想男人想的紧啊!可公公现在不在家,我告诉爹爹一个好办法。”

    赵霖咬着嘴唇,心里想拒绝,身体却饥渴的快要疯掉,最终败在欲望之下,他羞耻的冲着李青点了头。

    李青附耳过去,轻声说:“爹爹,陈默的肉棒这不是现成的吗?您作为他的爹爹,肯定也知道他的肉棒有多粗多长,插得小穴多爽吧!”

    赵霖没想到李青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心理上抗拒,生理上却诚实的淫荡起来,一想到他被他生出来的儿子操干,他下身的花穴饥渴的都抖动着打颤。

    “不,不行……你说什么啊……他、他是我亲生儿子……”

    李青笑笑,诱惑他:“放心吧爹爹,我把他的眼睛蒙起来了,他又醉醺醺的,根本不知道操的是谁!这事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爹爹你看你这淫水流的!”

    赵霖最终还是被李青说动了,他就穿着一件衬衣,光着下半身淫水淋漓的跟李青去了陈默那儿。

    一进门他就看到陈默赤身裸体靠坐在床上,一根巨炮举得高高的,看得他又是一股接一股的淫水流出来,只想立刻把那根大肉棒操进被春药折磨的无比敏感的肉穴里。

    此刻什么伦理亲情,统统都被抛到九霄云外,赵霖不等李青说话,就急切的爬到床上,跨坐在陈默身上,握着他滚烫粗硬的肉棒插入了自己淫水滴答的骚穴里。

    “唔!”他爽的差点尖叫出声,但又怕陈默认出自己的声音来,忙捂住嘴。

    陈默昏昏沉沉半醉半醒的挺着鸡巴等了李青许久,终于操到了骚逼,满意的抬手在赵霖的屁股上拍了几下,同时挺动胯部,挥舞着肉棒大力的在骚逼了捣弄着。

    “老婆的骚逼真热、水真多,爽死老公了……”

    赵霖听着陈默的话,想到钻在自己肉穴里的这条巨蛇是自己儿子的,而且是从自己花穴里生出去的亲生儿子,现在儿子再次回到了他的肉穴里,只是进入的却是肉棒。一想到这里,他花穴的内壁就战栗个不住,心里又愧疚又羞耻又有背叛自己老公和自己儿子偷情的快乐,媚肉瘙痒的几乎夺走了他的理智,只希望肉穴里吃着的这根大鸡巴能往死里摩擦操干他才好。

    陈默还有几分清醒的意识,他感觉到肉棒被猛地绞紧,得意一笑,故意不让肉棒插到最深处,缓慢浅浅的抽查着,问道:“老婆,我跟你老爸比起来,谁的肉棒操的你更爽?嗯?老公操的你爽不爽?”

    赵霖脑子开始变得昏沉,几乎全身的感受都集中在两腿中间的骚洞里,此刻听了陈默这么问,不由吃了一惊,原来李青还和他老爸有奸情?!但他来不及细想,春药的效用愈发的显现出来,他的花穴却得不到尽情的插干,急的他忙两手按住陈默,身子往下一沉,直让肉棒操到了花穴最尽头。

    他用力太猛,骑乘的姿势又是能够把肉棒吃的最深的,这一下直接让陈默的大龟头操到了子宫口,柔嫩的子宫口被这一撞,那种甜美甘爽的快感源源不断的从骚心散开,沿着脊背往上爬遍赵霖全身,让他过电一般的颤抖起来。

    “啊啊啊啊!好爽!唔!啊!干到子宫口了!要死了!”

    赵霖已经爽得忘情,不记得要捂嘴了,淫乱的喊出了声。

    陈默浑身一震,他虽然醉的厉害,但还留有意识,听出来了这个淫叫的声音不是李青的,而是他亲爹的!

    他随手把眼罩扒下,不敢置信的看到他一向敬重,性格温和的爹爹正光着下半身,坐在他身上淫乱的耸动着,脸上布满了淫欲的色彩。

    “爹爹?”

    他震惊的叫了一声。

    赵霖也被吓了一跳,愣住了,可是趁着儿子蒙眼用花穴奸淫儿子的肉棒,被儿子戳穿,和他四目相对,这种刺激让赵霖难以承受,他被操开一个小口的子宫口顿时猛烈的收缩起来,像个贪婪的小嘴在嘬吸着陈默的龟头,陈默爽得咬紧牙关,脑子还没回过神,身体就先动了,摆动腰肢往上使劲又快速的顶了好几下,顶的赵霖又是啊啊淫叫几声。

    “爹爹……这是怎么回事……”

    陈默一想到刚才操的是自己的亲生爹爹,肉棒忍不住又膨大了一圈,塞的赵霖的花穴里涨涨的,又酸又麻。

    赵霖低头看着自己儿子英俊的面孔,感受着骚穴里那有力的抽插和律动,骚逼被儿子的肉棒插得满满当当的,最敏感的宫口还被有一下没一下时轻时重的戳刺着,整个人已经完全忘了廉耻两个字怎么写了,对着陈默的嘴就吻了上去。

    陈默心底还有个声音在提醒着他,这是不对的,他不应该奸淫他的亲生爹爹,可是他醉醺醺的脑袋不足够理性,身体被欲望驱使着,操干着滚烫紧致的肉穴也让他欲罢不能,即使明白自己操的是爹爹,也根本无法停下来抽插的动作。

    两人四片嘴唇贴在一起后疯狂的搅动着,吮吸着,下面插穴的功夫半点没耽误,交换了长长的一个深吻后,两人才分开来。

    赵霖的嘴巴解放了,心里也像打破了一个什么禁忌,感受着被插穴的快乐,放开喉咙大声浪叫:“啊……儿子的鸡巴好大好厉害!要操死爹爹了!好爽!啊!我的儿子……正在干我的骚穴……爽死了……我的乖儿子、好儿子……快来操死你爹……操的你爹爽死了……”

    陈默咬着牙,抱着赵霖翻了个身,两人侧躺在床上,抬起赵霖一条腿高高举起,几乎把他给拉成了个一字马,幸亏赵霖虽然年纪大了些,但身体柔韧性非常好,轻而易举就做到了。陈默摆好姿势后,和赵霖面对面,从侧面插再次插入了他爹的骚穴中。这个姿势由于把大腿肌肉拉到最紧,所以也会间接的使小穴能够更紧致的咬死陈默的鸡巴,爽的他一连打了几个机灵,忍不住又激烈迅速的猛插几下,插的陈默淫叫连连,“好儿子乖儿子插死爹爹”叫个不停。

    “爹……你的骚逼好紧……爸爸操了你这么多年了,现在让儿子来操……也还是这么紧……儿子的肉棒都要给你吃断了……啊!爽死了!我在操我爹的骚穴!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个不要脸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