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奸淫

    陈墨在李洪屁眼里狠干着,干的他刚射了的鸡巴又再次硬了起来,被带动的操着秦素白,操的他淫叫不断。陈墨因为心情有些紧张,怕被别人发现他还操了李洪,又加上李洪是处子穴,紧致的很,他之前操了秦素白还没射,就在李洪的骚洞里一泻千里,内射了一次后,烫的他乱扭乱颤直呼好爽,直接被干射,秦素白还以为是他骚穴夹的李洪叫春,不由又是爽利又是得意。

    而陈墨怕李洪等下得空了要来找他麻烦,悄悄把肉棒拔出,借着夜色掩护,裤子都没穿齐整就跑了。李洪只觉得后穴一空,像少了什么,想要回头去看,却被秦素白拉过去抱着头深吻,他就只好继续狠干秦素白,但总觉得屁眼里瘙痒的很,陈墨射在他骚洞里的精液也流了出来,他拼命夹紧屁股,却还是发现自己渴望那种大肉棒捅插后穴的快感。

    陈墨离开后,觉得自己只射了一次,还不是很满足,突然想起李洪现在和秦素白鬼混,那沈艺林那边岂不就独守空闺了?他色心大作,悄悄来到李洪他们的卧房外,发现果然房门开着,他大喜,赶紧走了进去。

    一进去打开灯却看到沈艺林全身赤裸玉体横陈的躺在床上,像青蛙一样打开了双腿,眼睛紧闭着,手无意识的伸到两腿中间,玉茎翘起,龟头被流出来的淫水濡湿了,下面的花穴色泽粉嫩,阴核鼓胀出来,他的手正搓揉捏弄着,淫水把身下的床单都淋湿了。

    陈墨压抑着狂喜爬上床,把头凑过去,对准了肉缝猛力一吸,肥美的阴唇颤动着,冒出大量的淫水来,沈艺林还在春梦里,只是身体的快感比他自己搓揉阴核要爽了千百倍,咬着唇呻吟起来:“啊……嗯……爸爸好会舔逼……骚逼要化了……”

    陈墨心想这也是个乱伦的骚货,想着这舌头刚才舔过沈艺林老公后面的逼,现在来舔他前面的逼,不由得大为亢奋,肉棒不用拿出来自己就从内裤里跳出来了。

    他把沈艺林的淫水舔干净后,拨开他的手,轻轻含住阴核,用牙齿时轻时重的碾磨了几下,又狠狠的嘬了起来,沈艺林受不住了,两腿踢打着尖叫:“爸爸要咬掉骚儿子的小豆豆了!”

    喊完,人也醒了,就感觉到下面最敏感的骚逼正在被人舔舐,他一惊,抬头往底下看去,就看到埋首在他腿间的陈墨抬起头来,对他笑了笑。

    沈艺林大惊,忙挣扎着想躲开,“哥夫?你,你在干嘛……啊!”

    最后一声变了调,饱含着情欲。

    陈墨怕他叫起来惊动下面那群干穴操逼的,忙低头又对准了肉缝猛的嘬了一口,沈艺林爽的用两条腿夹着他的头,一个劲的往自己的逼里按下去。

    陈墨把沈艺林舔的淫水连连,他吃都吃不完以后才再次抬起头来,“弟夫,你这骚逼这么饥渴,我来帮你止止痒,好不好?”

    他用鸡蛋大的龟头恶意的磨蹭着翕动着想吃肉棒的穴口磨蹭来磨蹭去,沈艺林的花穴好几次都在他经过的时候企图把他吸进去,都被他滑了过去,花穴顿时饥渴的拼命收缩起来。

    沈艺林还在嘴硬,视线却黏在陈墨的大鸡巴上拔不下来,“哦………不行,我不能出轨……你是我老公亲弟弟的老公,我不能让你操逼……”

    陈墨笑道:“真的吗?那你又能让你爸爸操你的逼?”

    沈艺林想起自己在家里被爸爸和爹爹轮流开苞,三人操成一团的场景,花穴收缩的更厉害了,淫水就没干涸过。

    “而且你老公早就操过我老婆了,公平起见,我也要操他的老婆。什么时候有空了,咱们四个人一起操一回啊。你以为你老公现在在哪里?他现在正在下面干你的婆婆,干的爽翻天呢。”

    沈艺林听的淫水泛滥,想夹紧双腿,结果这一动作却不小心让陈墨的龟头滑进了花穴里,媚肉肉吃到了肉棒欢欣鼓舞的包裹上去,想把肉棒往骚穴深处吸,这种明明肉棒都到嘴里了,却没有捅进最深处解决骚点的酥痒的感觉不上不下,逼的沈艺林要疯了。“啊……!”他一点点往陈墨那边蹭去想把肉棒全吃进去。

    陈墨却故意掰开他的双腿要把肉棒抽出来,“弟夫这不是不想让我操吗,那我走。”

    沈艺林急了,抱住了陈墨的腰屁股顺势往前一送,就把肉棒大半根插入穴里,“啊啊!”沈艺林舒爽的淫叫一声,不等陈墨动作自己就前后耸动胯部主动吃起了肉棒,爽的直叹息,“啊!哥夫!你的肉棒好长好厉害!干死小穴了!哥哥每天肯定都很幸福!”

    “为什么哥夫的肉棒长哥哥就会幸福呢?”

    一道稚嫩的嗓音响起,两人都吃了一惊,往门外看去,只见秦素白和李建国八岁的儿子,李兰,手里拿着一把玩具机关枪站在门外,好奇的看着两人。

    “哥夫和嫂子在干什么?玩游戏吗?小兰也要玩!”

    说着,他真的走了过来,沈艺林急得满头大汗,花穴也死命的绞紧陈墨的肉棒,“小兰不要过来!出去玩!还有你,快拔出来!”

    陈墨被他这么一绞爽的倒抽一口凉气,等缓过来后不但没拔出来,反而用力掰开他的双腿,然后一干到底,把整根全部插了进去。

    沈艺林没有防备,他的宫口比较浅,很容易被操到高潮,陈墨鸡巴粗长,这一下直接操开了宫口,整个龟头都戳进了子宫里。

    沈艺林被爽的扬起脖子,双眼翻白,叫都叫不出声来了,四肢颤抖着,挺立的玉茎泄了陈墨一身,花穴里也奔涌出一大泡透明的淫水来,陈墨的肉棒堵都没堵住。好半天后他才叫出来:“啊啊啊啊!爽死了!我……我被干的潮吹了!哥夫好会干!干死我吧!哥夫天天来干我吧!”

    小兰皱着眉走过去,用手指抹了一点沈艺林喷在床单上的淫水,“嫂子尿尿了。”

    陈墨笑了,“你嫂子不是尿尿了,你嫂子是爽的喷水了。”

    他忽然拔出肉棒,被堵住没出的来的淫水淅淅沥沥流了一床,他抱起沈艺林,摆出一个把尿的姿势,让沈艺林双腿大张面对着小兰。

    沈艺林有些害臊的挣扎着:“哥夫,住手,小兰还是个孩子……”

    陈墨不由分说,挺着肉棒找到他的后穴,直接捅了进去。“这孩子再过几年就能操的你满床淫叫了,现在先让他观看学习一下。”

    沈艺林后穴没做润滑,被这么一插,痛的大叫起来,陈墨忙对小兰说:“小兰,看你嫂子叫的这么痛,快用你的枪插一插你嫂子前面那个小洞洞,你嫂子才会舒服。”

    小兰懵懵懂懂的应了,竟当真抓着那只玩具枪插进了沈艺林的花穴,沈艺林被这坚硬的枪杆一只捅到了宫口处,花穴的快感掩盖了后穴被粗暴插入的痛苦,后面也跟着蠕动起来,呻吟个不停,“嗯……啊……动一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