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的那种行为是做爱。

    某次他回家后,看到沈天楠把肖扬按在客厅的地毯上,掰开两条腿,粗大紫黑的阳具毫不留情的捅入肖扬的肉洞里,又猛地抽出来,留下一个张着小口的洞穴微微颤抖痉挛着,前面是一根以双性人来说过于粗长的肉棒直挺挺的竖着,而肖扬也似乎非常痛苦又非常快乐一样的大声尖叫,嘴里呼喊着:“用力插死骚洞!”之类的淫荡话语。

    当时沈艺林才十四五岁左右,他躲在门外面,看着那一幕,只觉得下身传来了很奇怪的感受,有液体缓缓的从身体里流出去,粘稠的爱液从内壁里淌下的感觉让他产生了一种渴望,他希望被沈天楠掰开两腿按在地上狠干的不是他的爹爹,而是他自己。

    回到学校后,他一进宿舍,就看到他的一个舍友用下身私处磨蹭着桌子的一角,同时把肉棒拿出来快速的撸动着,发出了淫靡陶醉的呻吟声,那种呻吟里饱含的情欲和他所听到他爹爹被父亲操穴时大声浪叫是同样的东西。

    舍友被撞破后,并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是淫荡一笑,拉过沈艺林,教他一种全新的自慰方式。让他双脚叉开,用桌角对准了花穴然后压上去,狠狠的挤压磨蹭着。肖扬和沈艺林不亲,所以没教过他性方面的知识,当他柔嫩的阴户被舍友按着在桌角上摩擦,同时肉棒也被掏出来撸动着时,他第一次尝到了有关性方面的快乐。

    坚硬的桌角挤压着他的阴唇,阴蒂,让他感觉到阴道里传来阵阵不可自控的痉挛,酸酸的麻麻的,有许多像尿液一样的液体汩汩流出,浸湿了内裤,滑溜溜的,肉棒还被舍友故意用有些粗糙的毛巾包裹着摩擦,他快乐地不断用力把阴户在桌角上蹭动,浑身颤抖着,然后花穴内涌出一大股水来,他的肉棒也射在了毛巾里。

    然而快乐之后,他却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有点不满足,第二次他用桌角自慰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他父亲操干他爹爹的一幕,他发现他的花穴痉挛的更厉害了,强烈的渴望着能有粗大的像他爸爸的阳具那样的棒状物体插进他的穴里,狠狠摩擦。

    沈艺林跟舍友用桌角自慰了很长一段时间,舍友还教过他口交,用舌头舔吸他的肉棒,花穴,还有后穴,一次次的带他攀上高潮的顶峰,但他的前后两穴,却都还没有尝过被真正大肉棒狠操的味道,这些经历,反而让他更加饥渴的幻想着能有一天被男人的大肉棒操到高潮。

    沈艺林十六岁生日的那天,他放假回家,结果刚一走到楼下,就听到里面淫声大作,他反射性的就觉得下半身迅速湿润了。一开始沈艺林还以为又是沈天楠在操肖扬,然而悄悄走近往里一看,却看到肖扬背靠墙壁站着,一条腿被一个满头花白的健壮男人扛起来放在肩膀上,粗大的肉棒有力的在他的骚穴里插入又抽出,淫乱的大叫着。

    他吃了一惊,仔细再看去,却发现那个白头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爷爷,沈天楠的亲生父亲。

    沈艺林这才明白,原来他爹爹和他公公正在偷情。想明白这一点的沈艺林,不但没有觉得羞耻,却觉得下身两个穴内有如被无数蚂蚁噬咬,痒的他浑身难受。

    “我的好公公,操死儿媳妇了!操烂儿媳妇的骚逼!”

    “骚逼真紧!儿子的媳妇老子也老操一操!父子同乐!操死你这个骚货!骚货水真多,一看见老子来了就来勾引我,平常也没少给我儿子戴绿帽子吧!”

    “爸爸!公公!亲老公!操死骚媳妇吧!骚媳妇要被大肉棒操的喷水了!”

    “快说!你都偷过哪些野汉子!不说老子就不操你了!”

    “我说,我说!骚洞不能没有大鸡巴!我跟隔壁老王老秦三个人一起干过,一个大鸡巴操花穴,一个操后穴,把骚媳妇操的一连高潮了四五次!我还跟小周干过,他老婆就在厨房里,我们两个在厕所里抓紧时间打了一炮,年轻人的肉棒就是操的爽!啊!爸爸的肉棒操的媳妇更爽!还有我同事的高中生儿子,我去他家里做客,骚逼痒的不行,勾引他在阳台上把我给操了,我同事出去买菜了,他老公也加入进来,和他儿子一起操我的骚逼!还有一次在商场更衣室,我被一个陌生男孩按在穿衣镜面前操了前面操后面,我老公就在外面等着我出来……啊啊啊啊……要死了!”

    沈爷爷发疯的使劲捅干肖扬的骚穴,一边捅一边怒喝:“骚死你算了!给我儿子戴那么多绿帽子,给我儿子报仇!插烂你的骚穴!要你再也不敢出去勾引野汉子!插烂你这被那么多男人搞过的骚逼!”

    沈艺林在外面听着,肖扬说的那些事,他都情不自禁的想象着发生时候的场景,两个骚洞都饥渴的痉挛着,强烈的欲望焚烧着他,他爹爹真是个淫荡到了极点的人,而他似乎也继承了他的血液,他好想直接冲进去求沈爷爷也快点来操操他。

    沈艺林推开门走进去,里面你来我往享受性事快乐的两人听到声音,回头看到是他,却毫不在意,连问候一生都没有,继续啪啪啪的操穴。

    沈艺林浑身抖个不停,走到餐桌前,迫不及待的用下身对准桌角压了下去,一边欣赏着爷爷和爹爹偷情扒灰的现场AV,一边用桌角摩擦阴户,同时不忘给自己的肉棒打飞机。

    等到沈爷爷插得肖扬尖叫着高潮后,他也用桌角达到了阴蒂和阴茎的高潮,但是阴道和菊穴里的蠕动仍然提醒着他,他还没有满足。

    肖扬抱着沈爷爷休息了一会,他当然把沈艺林的动作也看在了眼里,等他喘过气来后,他微笑着走到沈艺林面前,只穿着一件衬衣,两条腿布满了各种液体。沈艺林红着脸,从桌角上下来,上面留下一小摊淫液。

    肖扬笑问:“艺林长大了啊,怎么样,被操过穴吗?”

    沈艺林摇摇头,肖扬走过去,命令:“把裤子全脱了。腿叉开点站着。”

    沈艺林依言照办,肖扬蹲下身,仔细的观察着他下半身的性器,“看这颜色,前后都没干过啊,是爹爹的不对,今天,爹爹来教你一些生理知识。”

    沈艺林一想到自己光着大腿站在那儿,亲生爹爹正津津有味的查看自己的骚洞,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既羞耻又刺激,不知不觉又涌出了许多爱液,肉棒也翘得更高了。

    沈爷爷饶有兴致的欣赏着,拿了根烟在抽。

    忽然肖扬把头凑过去,灵巧的舌头从菊穴开始,轻轻的一直舔到了肉棒上,然后含住沈艺林的龟头,嘬了两下。

    沈艺林不由得浑身打了个机灵,无助的喊:“爹爹……!”

    肖扬抬起脸,魅惑的笑着,舌尖在沈艺林的马眼上打着转转,两只手却伸到下面,开始拓展沈艺林的两个小穴。

    修长的手指富有技巧性的在骚穴内抠动转动着,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