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16

    卢轶差一点就惊掉了下巴。

    “你好啊。”

    穆承涣伸出一只手,马上就感受到来自身后车里刀子一般的眼神,只得把手放了回去。

    “我叫穆承涣,很高兴遇见你。”

    这个世界居然有承涣……

    卢轶傻傻转向另外两个人,和承涣在一起,还很亲密的会是谁?

    因为穆承涣的二,这两人不得不一起摘掉墨镜。

    ……太好了,卢轶感动地要哭了,果然这个世界还有短发版的云晞与穆承泽!

    “你好,我是云晞。”

    云晞伸出手,与他友好地握了握。

    “你好。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有许教授的前车之鉴,卢轶不太敢确定这几个到底认不认识他,更不敢去问穆承渊的下落。

    因为他搜过,根本没有嘛。

    卢轶的眼睛有点红。

    穆承涣憨笑着道:“小铁,我们老大想和你聊聊。”

    卢轶:“…………”

    穆承涣的脑袋瞬间被云晞按了下去。

    “承涣,你知不知道何为惊喜!”

    卢轶颤声道:“你们,你们是——”

    “嘘。”穆承泽道:“长话短说,我们是来接你的。”

    车里的最后一个人出现了,他身穿裁剪得体的西服,手持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眉眼与卢轶记忆中一模一样,只除了发色,这个世界的穆承渊不知为何,有一头浅金色短发。

    卢轶本来感动地想哭,一见那头发顿时眼泪就憋回去了:“承渊,你怎么染头发了,这个样子好中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穆承渊:“……”

    云晞和穆承涣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眼看某人的脸肉眼可见地黑了,卢轶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该不会,这不是染的吧??”

    穆承渊微不可察地点点头。

    妈蛋的,卢轶总算明白了,难怪查不到,他查来查去查的是本国人,这个世界的穆承渊是歪果仁……

    卢轶慌忙改口道:“金发贼好看!和你特别配!咱们以后都不用点灯了……”

    就连穆承泽都勾了唇,顺手抱住要倒下去的云晞,穆承涣快笑岔气躺到地上去了。

    穆承渊懒得理他们,在热烈的背景歌声中,径自把手里的玫瑰递过去。

    “小轶。”他还记得他在这个世界的名字,温声道,“和我回去吧。”

    登基大典前夜,如铁撞到廊柱之后一直昏迷不醒,太医院所有太医都瞧不出来患了何病。穆承渊清楚如铁的来历,太医束手无策之后,便改招传说中的高僧们进宫做法。

    登基大典一推再推,百官跪求,穆承渊无奈只得先登了基,暂缓立后事宜。高僧们一直围着如铁打坐念经,但如铁也未有任何好转。

    宫中都在传未来皇后命不久矣,被蒲公公揪出了几个嚼舌根的奴才,狠罚了几波之后,流言总算压了下去。继这些高僧之后,穆承渊开始命人四处张贴皇榜,寻找能够给如铁“看病”的高人,但来的基本都是浑水摸鱼的,皇帝陛下自己懂医,这些人一开口,就知道是骗子了。

    一日,一位名叫了痴的僧人揭了皇榜,这位僧人见过如铁之后,只简单道出了两个字“离魂”,穆承渊便知,这人可能真的有些与众不同的本事。

    了痴道:“这症状极为罕见,一般魂不离体,魂死则身灭,除非这魂和身体,本来就曾分开过……”

    穆承渊道:“实不相瞒,他原是来自异世之人,因意外附在这具身体上。”

    了痴道:“原来如此。只是这魂并不是随便就能附上的,能附身者,皆因其本源一致。由此可见,这原来之人与陛下所言异世之人,本就是同一个。”

    “竟是同一个人?”穆承渊吃惊不小。

    了痴笑道:“是。否则魂魄乱附,岂不是会天下大乱?这世上既有大楚,亦有他所在的异世,两世如何皆是表象,唯有人是同源。贫僧猜测大约是他与这边的人同时遇见了意外,魂魄误附在了这边的身体之上,而异世那边亦未身死,故而魂魄不稳,回到异世去了。贫僧以为,只要把他叫回来即可。”

    穆承渊道:“如何叫?”

    了痴道:“陛下乃真龙天子,有真龙之气相护,贫僧可以送陛下过去寻他。只是为了安全起见,须得有三名与陛下血脉相近之人相护。异世与大楚既是同源,想来陛下在那边应也是有的……”

    穆承渊顿悟:“你是让朕的魂魄,附在与朕同源的异世之人身上,去找回小铁?”

    了痴道:“陛下聪慧,无人能及。只是贫僧法力有限,无法让陛下逗留太久,陛下找到人便赶紧归来,以免伤及龙体。”

    穆承渊思虑再三,决定孤注一掷,叫了痴全力以赴。为了防止期间出乱子,召了宁国公与敬王守在宫中,又点了云晞、穆承泽还有与如铁关系不错的穆承涣随行。

    了痴告诉他,在异世,一个人的姓名、年龄、性格乃至样貌都有可能发生改变。过来之后,他发现其他人至少样子都差不多,唯独他成了华裔,还顶了一头金毛,这所大学天降的国外交换生就是他。卢轶的年龄比原来的如铁大了些,模样倒未如何改变,穆承渊很容易便认出来了。

    “谢谢你不顾危险来找我。我愿意跟你走,但是回去之前,可不可以和我做一件事?”卢轶双掌合十,求他道,“承渊,咱们在这个世界做一天的情人好不好?”

    “不可。”云晞劝道:“了痴大师曾说,陛下待不了一天的。”

    卢轶道:“那半天行吗,再不行,四个小时……两个小时?”

    穆承渊舍不得叫他失望,点头道:“……好。”

    他既同意了,另三个人便极有眼色地退了。穆承渊带着卢轶独自返回车里,在学生们疑惑不解的眼神中,驱车离开了学校。

    这个交换生到底是来干吗的,搞基吗??

    “殿下竟然会开车!?”

    卢轶从没坐过这么豪华的跑车,东摸摸西看看,很有些新鲜。

    穆承渊已登基了,应当叫陛下,但是殿下对卢轶来说是很甜蜜的称呼,总拧不过来。

    穆承渊也不介意,笑着道:“过来之后自然就会了。”

    这世界的原身是富豪之子,超有钱,了痴施法让原身的灵魂暂时陷入了沉睡,穆承渊待不了太久。卢轶的情形与他不一样,颜如铁原身的魂已死了,他才两边都可以呆,也正是因为如此,魂魄不稳,一个意外就穿了回去。

    卢轶道:“先别想太多,咱们快抓紧时间去约会吧!”

    第122章 番外二 现代2

    穆承渊如今也算是现代人了, 提起约会,脑子里自动浮现的都是高级餐厅、会所、私人游艇, 卢轶却拉他去了KFC。

    一国之君兼富豪之子身高一米八, 与一群小学生在一起挤来挤去, 凭直觉把对方大约会喜欢的“菜式”点了个遍。当他端着满满几只托盘走回来时, 隔壁全是小女生们艳羡的眼神。

    “给你的。”

    穆承渊把吃的全都拨到卢轶这一边。有点想不通, 这种油腻腻的东西, 怎会有人喜欢。

    卢轶把才咬了一口的鸡翅放下,歪着脑袋微微一笑:“殿下喂我?”

    穆承渊随即拿了一根薯条蘸了点酱,卢轶慢慢凑上去把薯条啃完,顺带舌尖舔了舔手指。

    穆承渊又有些坐不住了。

    卢轶笑嘻嘻道:“你离得太远了, 坐近些好不好?”

    穆承渊依言与他坐在一侧,卢轶从兜里翻出一副旧耳线, 插在手机上,分了一边给他。

    “殿下, 咱们来看电影吧!”

    他之所以选KFC, 是因为点一些吃的就能坐很久, 即便两个男人也不会惹人注意。

    卢轶有以前网购抽奖中的某视频网站会员, 手机登上去随便挑了一部三十分钟左右的文艺片来看。他根本不在乎这片子主题是什么,纯粹就想体验一把和恋人一起看电影的乐趣,因为专门的影院要提前预定, 他们的时间已不够了。

    穆承渊不论做何事都很上心, 花了几分钟研究完这片子狗屁不通的逻辑, 正要斥两句, 忽然发觉卢轶压根没管电影,滴溜溜的眼睛只顾盯着他看。

    成亲好几年了,大庭广众被媳妇这么瞧,已做了皇帝的穆承渊仍有些羞涩。

    “你在看什么?”

    “……没有。”

    卢轶大方收回视线,手规规矩矩放在桌底下来回摩挲着膝盖,小声道:“我想酝酿一下感情,可是殿下的头发好出戏……”

    穆承渊自己也不爽这发色,冷哼一声不由分说把卢轶的手拽过来牢牢握住。

    “看不惯就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