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12

    怎么这话有些耳熟,这不是以前拿来糊弄薛氏的说辞吗?

    如铁干笑道:“殿下真的不喜欢女子啊?”

    穆承渊反问:“府里连个丫鬟都没有,你说呢?”

    如铁明白过来,握着他的手哽咽着道:“殿下,你真的太好了……”

    居然为他放弃子嗣,放弃女人,一心一意只和他搞基。

    “我、我以后一定为殿下赴汤蹈火,火上浇油,出生入死,死不足惜!”

    如铁一激动就满嘴开火车,穆承渊实在听不下去了,久违地扇了一下某人的脑门:“快闭嘴,本王还没说完!”

    如铁高兴道:“哦,哦,殿下请继续!”

    穆承渊道:“总之侧妃你不必担心。唯一不太好的是父皇坚持要赏侍妾,我实在无法推托……我自己怎样都无所谓,可也不能叫外头的人说你心胸狭窄。”

    如铁感动道:“我明白,殿下是要我当她们不存在吗,我会做到的。”

    穆承渊却道:“不是。记得你还欠本王一个真心话大冒险,本王想好了,就大冒险好了。”

    如铁:“……啊???”

    殿下,突然的你到底想干吗?

    事实证明,睿王殿下只是借口想搞幺蛾子了,且这幺蛾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把高级玩家如铁都给惊到了。

    几日后,皇后亲自对外透露,睿王与睿王妃鹣鲽情深不愿纳侧,人们还没从睿王侧妃之位突然就飞了的震惊之中缓过来,皇帝又下旨一口气赏了睿王六名侍妾。

    看上去皇帝仿佛在打睿王的脸,可是往深了想,睿王反正已娶了正妃,往后的子嗣都是庶子,小小侍妾可以解决子嗣问题,也不会影响睿王妃的地位,皇帝实则是赞同睿王不纳侧妃的。

    一点都不想要侍妾的睿王给自己争取到了最后一丝自由,到底是哪些侍妾,由他自己做主。一下子进太多人睿王府安排不过来,每日仅迎一位过门。

    这六位小姐不知来自何处,不知是何容貌,但听说都是睿王自己挑的,真是羡煞无数旁人!

    第一位入府的幸运儿穿了一身浅粉衣裳,梳了双髻,明眸皓齿,犹如出水芙蓉,因是殿下亲自选的,蒲公公看了毫无疑义,乐呵呵领着人去见了睿王殿下。

    睿王一脸严肃道:“进了王府不可作恶,本王每月见你一次,其他日子都会去王妃处。”

    侍妾大失所望:“怎么就一次?是不是太少了?”

    睿王:“那两次?两次不能再多了。”

    侍妾:“三次不能再少了!”

    睿王不满道:“你是怎么当侍妾的,与本王讨价还价成何体统!”

    侍妾忙道:“殿下我错了,两次就两次。”

    “这还差不多。”睿王继续道:“记得平时要像敬重本王一样敬重王妃。”

    好奇的侍妾连忙举手:“请问殿下,王妃在殿下心目中是什么人?”

    睿王:“王妃当然是本王……的人。”

    侍妾:“殿下你敢把省略号都说出来吗!”

    睿王:“……少废话,快来侍寝!”

    第一位侍妾总算磕磕绊绊入了府。

    第二位侍妾,橘衫。

    第三位侍妾,黄衫。

    ……

    直到最后一位蓝衫侍妾也顺利与睿王见了面,如铁忙得腰都快断了,翻开府里新造的侍妾名册,满意地看到上头一水的人都姓卢,小红小橙小黄小绿小青小蓝都是他亲自起的昵称,还可以有不同的性格,爱好,口头禅。

    睿王太损了,居然让他假装侍妾走过场,反正也不会有人关心这传说中的侍妾都有谁,戏精如铁很久没演戏了,经常演着演着就自己和自己争起宠来,有时睿王也与他一起演。

    一个侍妾可以有两天play,掐着手指排来排去总算排到了睿王妃。

    这几日的戏份非常热闹,刚轮到吃醋的王妃拿了侍妾名册大发雷霆质问睿王。

    “殿下,你还记得重婚要怎么办吗?”

    睿王:“……行了,本王把作案工具都送给你。”

    第118章 立储

    时光如白驹过隙, 一转眼过去了三年。

    这三年中,发生了许多事。如铁的官位因为层出不穷的幺蛾子, 往上又升了一级。工部在大楚皇城附近建起了第一个小型火力发电厂, 主要道路和皇宫都铺设了电线, 建了路灯, 宫中正式启用电灯照明。“不用驴马就能跑起来的两轮车”还有“站在上面就能动起来的毯子”也都在制造司紧锣密鼓的研究之中了。

    大楚已开设了第一家银行, 人们如今有了银钱会存到大楚银行中, 这银行是朝廷出面开的,有大楚每年的税银为担保,存个一年半载便可拿利息,利率虽然不算高, 比一般人藏在家中划算,朝廷则通过银行把百姓们的银子集中起来, 去做一些稳定的买卖获利。

    驿站正式更名为大楚邮局,新增了为百姓投递书信以及货物的职能, 又多了个名为邮递员的行当, 虽然目前寄一次书信需要的时间并不短, 但是人们不必再千方百计托人送信, 只需要付很少的一点银钱,委托给邮局即可,可比到处送人礼欠人情来得方便。

    如铁小吃今年开到第三家分店了, 许多到皇城来的旅人都会专门去这家小吃店坐一坐, 尝尝以前从未听说过的美食。这店开设至今, 跟风者无数, 自打大楚的归属法正式通过之后,有几家都被刑部请去喝茶,罚了不少银钱,相继关门,如铁小吃便成了一枝独秀,生意兴隆。

    这成了归属法最经典的一个案例,因为如铁小吃颇有名气,不止一家拥有自创食谱的店铺得知后把目光投向了归属法,许多文人墨客也把自己创作的诗集、话本等备了案,还不止一次打赢了与抄袭者的官司。人们都开始慢慢接受,主意、构思等无形的东西,也是个人资产的一部分,正如别人的衣服未经准许不能随便拿来穿,别人的想法同样也不能随便拿来给自己谋利。

    在睿王、睿王妃的大力支持下,大楚诞生了一个专为被家暴女子提供帮助的民间组织,前太子妃杨氏第一个加入进去,杨氏的经历令许多长期遭受家暴的绝望女子都重拾希望,不乐意继续与丈夫过下去的,杨氏便助她们去府衙投状求和离。

    皇帝在这三年中仍未立新太子。宫中得圣宠的妃嫔越来越少,皇帝最宠爱皇后,皇太后呆在寿康宫只管享福,后宫在皇后管理之下井井有条。睿王仍时不时被皇帝以身体不适为由抓过去处理朝政,只是睿王再不会因为公务疏忽了家人,特别忙碌时,仍会把王妃留在身边。

    六皇子已满三岁了,由小猴子脱胎换骨成了眉清目秀的伶俐小童,集多方宠爱于一身,直接被帝后宠成了宫中一霸,宫人内侍见了他都要绕道走。宫中另一霸则是睿王妃,他经常和六皇子一起没大没小地搞事,每次帝后不仅不予责备,还大有维护之意。

    当然也不是没人镇得住他们,六皇子和睿王妃的克星都是睿王,不同的是六皇子一见到亲哥睿王就会收敛,睿王妃特别喜欢不怕死的调戏睿王,最后总要被睿王拎回府单独收拾。

    这一年,北燕进犯大楚边境,睿王请战,皇帝未允,命骁勇将军云晞率军相抗。云晞大破北燕,北燕国君送来降书,愿向大楚俯首称臣,皇帝将北燕改名为燕州,而在北燕一役中跟随云晞的穆六公子,亦立下了奇功。

    大楚军班师回朝,皇帝大喜,犒赏三军。恰逢新年将至,皇帝图个喜庆,别出心裁地命云晞与睿王各组一只队伍出来,以蹴鞠比赛庆祝大捷。

    这种热闹的时候如铁一般都像脱肛的野马,肯定要搞一搞幺蛾子的。

    “父皇,蹴鞠这么有意思,却也不是人人都能看懂的,儿臣可不可以当众解说一下呢?”

    蹴鞠和足球有一点像,如铁虽不精通,也是略懂的。睿王教过他规则,但是下场就想都别想,只能当个主持人临时过过嘴瘾。

    皇帝一听他只是动动嘴皮,定不会把比赛搞砸,爽快地准了,通常有如铁在会便很热闹,过年很该热闹一些才对。

    到了比赛当日,如铁身穿红黑两色的袍子裤子,头上扎的发带却是红色。

    皇帝往场上一瞧,原来云晞那一队通通穿了黑衣,睿王是红衣,忍不住笑话如铁道:“原来这个解说只面上是公平的,心里却向着承渊。”

    如铁大言不惭道:“那是当然的啊,儿臣和夫君才是一对!”

    经过睿王这几年的锤炼,如铁当着人也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叫夫君了,这算质的飞跃,皇帝却有些替他害臊。

    睿王妃哪都不错,就是脸皮太厚了。

    不过睿王与睿王妃感情是真的好,这些年睿王果真没纳侧妃,别的不提,光这一条,皇帝还是挺佩服的。

    他曾拨了不少侍妾过去,以免睿王被人说道,也存了试探睿王之心,看睿王是否真对女子无意,结果去打探的暗卫回来之后都挺一言难尽的,赐下去的侍妾最后都成了睿王妃,皇帝是答应过让睿王自己选,可也不能这么个选法啊,睿王这是以行动告诉他,连侍妾也不想要呢。

    皇帝一气之下压了三年,愣是没立睿王为太子。

    但睿王这三年扎扎实实地给他干活,睿王妃又是个知冷热的好孩子,皇帝嘴上不肯承认,心里还是挺满意的,不知不觉已变得松动了。

    近在眼前的蹴鞠场上,两队向皇帝行过礼之后,便开始了较量。

    云晞那一队都是军中精锐,还有一个与他心意相通的阿泽,联手起来无人能敌。

    穆承渊的队伍则是宗室贵族,对面将军们武功虽整体高了他们一截,但将军们很少蹴鞠,倒是这些公子哥,经常在一起玩蹴鞠的不少,睿王也是个不错的指挥。

    两边可谓旗鼓相当,如铁和穆承涣弓着身子来来回回搬了几趟,把好几张白色的布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镜子搬到御前。

    皇帝好奇道:“小铁,你又在弄什么?”

    如铁道:“父皇,有这些镜子就可以看得更清楚了!”

    皇帝对如铁以前做的“潜望镜”印象极深,听说有新的镜子了,定要开开眼界。

    白布都被张开挂了起来,如铁和穆承涣又把镜子的位置都摆好。

    如铁催促道:“承涣,快,我要看殿下,快给我切殿下!”

    穆承涣在制造司成了如铁的好搭档,这些镜子摆得贼溜,埋首拨弄了两下,所有的幕布上都出现了睿王的身影。

    皇帝猛一见儿子放大版的俊颜:“……”

    如铁给帝后行了礼,特意清了清嗓子,拿起自制的喇叭抑扬顿挫道:“父皇、母后,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的比赛由我负责给大家解说!首先出场的是红队队长睿王,我对睿王殿下的赞美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他英俊不凡,仪表堂堂,玉树临风,高大威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