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53

    穆承渊把他拖出来,给他按了半宿,看着怀里被按到粉嫩娇羞(错觉)的水蜜桃,还是忍不住下嘴了。

    第五夜。

    如铁惊恐地道:“殿下咱们还是分房睡吧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穆承渊不爽地冷哼,本王是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么?

    开吃照旧。

    第六夜。

    累惨的睿王抱着累惨的如铁,得出结论,不是如铁会勾人,而是自己的定力变差了。这傲霜院果然还是长住不得。

    第52章 回娘家2.0

    玄亮在前头架车, 穆承渊与如铁待在马车里。睿王殿下从来去何处都是骑马, 坐马车少而又少, 但是如铁仔细一想回家路途遥远, 他有过一次和睿王殿下骑马的经验, 这一路都骑马, 非得把屁股磕青了不了,还是坐马车好, 舒舒服服, 顺便摸个小手亲亲抱抱什么的, 多有意思啊。

    如铁好说歹说,睿王总算屈尊与他一起上了马车,没多久就体会到了马车的好处。如铁枕在睿王膝上, 脸上泛着红潮, 支支吾吾说起向往已久的车震马震,好容易有男朋友了,怎能没有各种play?!

    睿王惊呆了, 他知道这货经常想起一出是一出, 居然还这般好色且不要脸, 这真是……

    “白日宣淫, 我知道。”如铁拿脚背蹭一蹭他, 笑嘻嘻道:“记得古书有云,‘好色即淫, 知情更淫, 是以巫山之会, 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由此可见,我喜欢殿下,已到了白天黑夜都想淫一淫的地步,殿下难道一点都不心动吗?”

    穆承渊怒,这货到底看了什么书,真想把他开口闭口全是淫的嘴给缝上。

    什么书?红楼梦!当然这书大楚没有,只是其中的金句如铁烂熟,这会儿记起来,就想拿来调戏一下男朋友。

    如铁见他一张白玉般的俊脸难得涨红了,还不知死活继续撩拨:“唉,就知道殿下没那么喜欢我,不想淫我……”

    “快闭嘴!”

    穆承渊赏了他一记爆栗,如铁总算不说话了,改为眨巴着双眼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明知是假的,穆承渊也受不了他装成这样,只好威胁他道:“你还想不想回家见你妹妹了,若是不想,本王马上就震了你!”

    “想想想,殿下别,我错了!”

    如铁差点笑死,又怕撩过头对方来真的,赶紧点头,马车上怎么可能胡来,玄亮还在外头呢,往后还要不要做人了?

    “知道错了就给本王闭嘴!”穆承渊瞪他一眼,如铁配合得缩成一团,把脸藏到膝盖后面乖乖坐着,看上去仿佛真的知错了。

    穆承渊从后捏了捏他细细的颈子,如铁最近一直有点消沉,出来一趟明显开怀多了,他不忍心又把人弄蔫了,犹豫着道:“若你真想一试,待回来的时候,本王把玄亮遣走,咱们寻个没人的地方……”

    本王这是造了什么孽,穆承渊实在没脸说下去了。

    “噗,殿下!!”

    一个好端端的钢铁直男为他生生变成了这般德行,如铁自觉罪孽深重,咳,殿下往后可是要做皇帝的,那他呢,要做就做勾引君王不早朝的妖妃什么的……

    穆承渊不知如铁想到了什么,突然之间猛拍大腿,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宛如智障一般。

    颜家早知如铁要回来,如金夫妇、如银还有颜老爹都在等着了,王氏正在坐月子不便出屋,颜老爹把女儿抱了出来,才生下来不到一月的小女孩一直在沉睡,如铁一来却好似心有灵犀一般,睁开了黑玉似的双眸,好奇地望向自己的哥哥。

    如铁感觉自己的心被猛地揪了一下,这小女孩长得白白嫩嫩,已能瞧出眉眼很像王氏,自然也很像他,他忍不住握住小女孩蜷着的手,感受到了骨子里那不可思议的血脉亲情。

    颜老爹自从把如铁送入太子府后就一直没见过小儿子,虽他也是为了如铁好,内心深处仍有些愧疚,主动道:“记得你这么大的时候,脸上身上都是皱巴巴的,还未长开。”

    如铁笑道:“那我岂不是像只猴子?”

    他能感觉到颜老爹的示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也能明白颜老爹的无奈,但不论是他还是原来的如铁,都不可能对颜老爹像原来一般亲近,只是这样能说说话便行了。

    颜老爹总算得到了儿子的回应,满足地眯起双眼。

    如铁对众人说了睿王的赐名,颜老爹无有不允,忙跪下代女儿谢恩,从此颜家的女儿便叫若玉了。

    只是颜老爹并不知,为若玉赐名的睿王殿下此刻就在他的屋子里。穆承渊来前就与如铁说好,不必透露他的身份,否则这一家子估计就不能自在地说话了,如铁深以为然,故而从进颜家起,穆承渊便一直安安静静跟在他身后。

    如铁小心抱住若玉,转过身去向穆承渊献宝,还试图逗若玉一笑。但他笨手笨脚毫无章法,若玉根本不给他面子,倒是睿王难得对这个与如铁有几分相似的小孩展了一回笑颜。

    薛氏注意这位青年很久了,好奇地道:“小叔,这位是谁?”

    “这是……”

    哎,大意了,方才光顾着在车上打情骂俏,也没事先商量出个称呼来。

    穆承渊道:“我是公子的贴身侍卫。”

    如铁:“……”

    原来睿王也是戏精。

    薛氏已知如铁是睿王府公子了,她眼尖地发现除了上次护送如铁回家的随从(玄亮)以外,还多出另几个下人,就连贴身侍卫都有,带过来一车的礼物,睿王殿下亲自给若玉赐名,便是她曾见过的富户也没这般排场,薛氏暗想,看来小叔很受宠了。

    没能让如金做小店管事也没关系,薛氏讨好地道:“小叔,你回家来,睿王殿下定是百般不舍吧?”

    这要怎么说呢,睿王本人就在他们中间,如铁私下调戏人家调戏得飞起,当着亲戚的面却有些拘谨,道:“还好。”

    薛氏想起娘家的嘱托,笑着道:“小叔越发出息了,可否帮嫂子一个忙?放心,这次必不会叫小叔为难。我娘家有个妹妹,心灵手巧,能做点绣活,一门心思想去贵人家里长长见识,爹娘也拗不过她。小叔既身在王府,可否帮忙看看,到了王府招丫鬟时捎带给她报上?即便不成也没关系的。”

    薛氏说话仍有些不客气,但是比以往宽和许多,想来是被家里特意指点过。这原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睿王府根本没丫鬟。如铁不愿虚虚应了让人空等,便直接说出了实情。

    “嫂子,不是我不想帮你,王府不招丫鬟的……”

    薛氏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怎么可能?贵人主子难道都不用丫鬟伺候吗?”

    如铁笑:“殿下真不讲究这个。嫂子若是不信,可以找其他人打听打听的。”

    薛氏将信将疑,如铁故意暗示她道:“嫂子想一想,举手之劳我还能不帮吗?殿下他身份尊贵,若真有意还能少得了伺候的人,可是睿王府不止没有丫鬟,就连侍妾都没有一个,这说明什么呢?”

    薛氏不觉道:“什么?”

    如铁朝穆承渊暧昧地挤挤眼睛,转向薛氏正色道:“说明殿下很讨厌女人,不想要女人伺候。”

    穆承渊:“……”

    薛氏越想越有这种可能,是啊,所以睿王不才收了小叔当公子?她若是强行把人送去岂不是犯忌,那娘家妹妹还能有好吗?

    薛氏脑补出了一头冷汗,赶紧对如铁道:“是嫂子没弄清楚,小叔听过就算,可千万别向睿王殿下提起啊。”

    如铁含笑点头,心想他是不会提的,因为睿王殿下已全部听到了。

    “想做丫鬟这有何难,我为嫂子办妥便是!”

    外头突然传来爽朗的笑声,如铁回头,只见从屋外快步走进一个人来,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面容与他有几分相似,正是去了清风苑后就再也没见过面的如铜。

    与过去相比,如铜变了不少,一身锦绣绫罗,后头还跟着两个着黑衣的下人,将用大红绸缎裹住的礼物放下之后,便躬身退了出去。

    如铜拱了拱手道:“爹,大哥,二哥,我来晚了。”

    当初离家之时,他不过是一介穷苦少年,而今举手投足温文尔雅,眼角堆了万种风情,一眼望去,便能觉出与常人不同。

    如铜的到来让如银多少有些惊讶,明明他与如金去清风苑报喜时,如铜神色淡淡,并没有要过来的意思。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兄弟几个中就属如铜心高气傲,不愿回来也属常情,怎么突然就回心转意了?

    如银想不明白,不过人都来了,总不能让如铜为难,如银温声道:“小铜,欢迎回来。”

    “三哥。”

    如铁主动打了声招呼,他觉得眼前的如铜有点陌生,有种他也说不上来的诡异感觉,莫非是在清风苑呆久了的缘故?

    “还真是巧啊。”

    如铜看向如铁,轻轻一笑。

    他一向不太看得起自家扶不上墙的兄弟。如金愚钝,如银傻气,如铁更是个小没用的,都是一滩烂泥。当初颜老爹要卖他与如铁,如铜自己挑了清风苑,被老鸨好生调.教了一番。挂牌之后,因他比那些自幼养在清风苑的小倌多出了些清新淳朴的韵味,竟有好几位客人相中了他,老鸨也颇捧他,彤儿一举成了红牌,他脑子灵光,明白自己的好处,愈发在这上头下功夫,平时为了不贬身价,接的也都是达官贵人,眼界开了,便更看不上兄弟们了。

    如金如银告诉他妹妹降生了,如铜内心毫无波澜,但是后来听说如铁要回去,如铜心里起了涟漪,这个小没用的原是卖去太子府,又被太子辗转赠给了睿王,如铜曾回来见过王氏,听王氏说如铁而今在睿王府混得不错,睿王甚至许如铁一年期满之后便可离去,相较之下,他已深陷清风苑,赎身可望而不可求,那些与他度过良宵的男人,口口声声说着恩爱,实际上又有几个真心待他,记得他委身的第一个恩客,他使出浑身解数百般讨好,那人却在得手之后当着他的面得意地叫了他一声贱货。

    如铜并不难过,他很有自知之明,既选了这条路,那他就是下贱之人。而如铁不过是个男宠,与他有何差别,连这样的都能得宠,如铜心里很有些嫉妒,定是这个小没用的走了狗屎运罢了。

    这一趟与其说是回来看妹妹,倒不如说,如铜是专程回来看一看如铁的。

    但是一见之下,他心里便涌上了深深的不甘,他们两个同样的父母,容貌也不相上下,为何如铁仍是当初的模样,甚至目光澄澈,神采飞扬,而他,他很清楚,他已成了彤儿,浑身上下都被打上了青楼的烙印,说什么清新淳朴与其他小倌不同,不还是一样做着迎来送往的行当,早就已经回不去了。

    如铜心中晦涩无比,面上却含着笑对薛氏道:“嫂子,我认识不少贵人,收个小丫鬟不成问题,包在我身上。”

    薛氏起初还有些犹豫,听说这位三叔在清风苑可是红牌,她骨子里还是挺瞧不起这些人的,但如铜貌似很好说话,不像如铁那样推三阻四,薛氏心想,自家亲戚就该互相帮衬,于是向如铜行了礼,欢喜道:“那就劳烦三叔了。”

    如铜抢了这个忙来帮,实际有点落如铁的面子,如铁也没觉得有啥大不了,薛氏不来找他他还松了一口气,在一旁打酱油看热闹。

    送走了薛氏,如铜有些刻意地问:“小铁,你在睿王府是何位份?”

    如铁道:“没有。”

    男宠算什么位份,撑死了府里人也就叫一声公子罢了。

    “是吗?看来得宠也不过如此。”如铜轻飘飘地道:“我如今已是清风苑的红倌了,身价三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