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30

    云晞不大自在地道:“我娘她,最近想为阿泽说亲。”

    “哦。”

    穆承渊马上就明白了,穆承泽在诚王府不过是庶子,生母已逝,再加上诚王正妃去世多年,府里侧妃又只顾拈酸吃醋,哪会顾得上管一个庶子成未成亲?而在诚王这个当爹的眼里,除了嫡子和周侧妃生的儿子是宝,其他庶子都是草,当年若不是云晞心生怜悯,将年幼丧母的穆承泽抱回永昌侯府养,也不知这个耳聋的堂弟在诚王府能不能活下去。穆承泽后来在永昌侯府住了几年,与长公主一家感情深厚,长公主想为他做主也很正常。

    只不过这于穆承泽来说是件好事,云晞为何却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如铁道:“云大哥是在担心什么吗?”

    云晞踌躇道:“阿泽他耳不能闻,也不知我娘会给他找什么样的女孩,会不会不懂事,照顾不好他……”

    “姑姑的眼光一向很好。”穆承渊完全不能理解云晞的纠结。

    如铁可算有一次能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穆承渊了,这个超级大直男,难道就看不出来云美人有多在意穆……穆公子吗?

    话说叫穆公子的还真多啊,一抓一大把。如铁内心默默翻了个白眼,道:“云大哥是关心则乱,我觉得穆公子若是不喜,应当会告诉长公主。长公主既疼爱他,也会听一听他的意见。”

    云晞道:“但愿如此。”

    云晞和所有的穆公子都是表兄弟,寻常表兄弟要结婚,至于这么闷闷不乐吗?

    听蒲公公说,云美人也没成家。若穆承渊是因为情伤,那云晞又是为了什么?古代贵族大多十五六就成亲了,一般在云晞这年纪,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永昌侯与长公主之子怎样看都是个香饽饽,古代又能三妻四妾,不存在喜欢的姑娘不能娶一说,所以到底是怎么剩下来的?

    如铁有一双善于发现腐的眼睛,试探道:“那如果穆公子也满意长公主提的亲,皆大欢喜,云大哥就不会犯愁了吧?”

    云晞认真想了想才道:“那是自然。”

    因他片刻的犹豫,如铁已迅速给他与素未谋面的六公子盖上了一个“有JQ”的戳。

    其实如铁发现云晞有同的倾向时多少有一点开心,大楚虽尚男风,绝大多数贵族子弟养男宠只是为了肉体之欢,谈不上真心喜爱,哦,太子对许凌寒或许爱过,但如铁始终以为,那不过是太子变态的占有欲而已。

    穿越到古代做男宠,他身不由己,但是在能自己做主的感情上,喜欢同性,不论在哪个时代都是一件寂寞的事。

    如铁的目光落在穆承渊身上,悄悄蹭过去扯了扯穆承渊的袖子,轻语道:“殿下,云大哥为何没成家啊?”

    吃一堑长一智,不能在睿王面前提清仪,那云美人总可以问一下吧?

    穆承渊:“……”

    如铁怕他多想,连忙道:“殿下放心,我绝对没有肖想云大哥,我只是好奇……”

    穆承渊道:“他这人有点毛病,不是真心喜欢的不要。姑姑与姑父都拿他没办法。以前父皇想为他指婚,他却以自己四处征战,不忍拖累女方为由拒了。姑姑又气又心疼他,不过姑父另有长子,他不必继承永昌侯府,姑姑于是去求了父皇,云晞的婚事由他自己做主,结果就拖到了如今。”

    如铁激动得不行,果然他的猜测十有八九是准的,那既是说,云大哥极有可能是深柜,看这样子搞不好连自己性向都不清楚……

    要不要想法子帮一帮他?还有那个另有长子是何意?

    “殿下,云大哥为何不必继承永昌侯府?”

    穆承渊道:“你连这都不知?姑姑是姑父续弦。姑父的发妻去世多年,膝下有一子叫云晖,那才是永昌侯世子。”

    “……啊??”

    闹半天云大哥竟不能袭爵,长公主心里能乐意吗?

    他虽没直接说出来,眼神便是这个意思了,穆承渊只好再道:“姑姑也是再嫁。当年南诏王仰慕姑姑,曾派人来提亲,姑姑为了大楚和亲远嫁,后来南诏王身故,姑姑归朝后便嫁给了姑父,两人举案齐眉,琴瑟和鸣。我母妃和姑姑感情极好,小时我便常去永昌侯府,与云晞自幼相识。那时我最景仰的人不是父皇,而是姑父。说起来,姑父以前还曾做过姑姑的侍卫,最后凭战功尚主封侯,也是一段佳话。”

    如铁听了一耳朵皇室机密,云晞不娶在古人堆里也算是怪胎了,难怪长公主会支持他,原来她自己与永昌侯也是历经曲折,故而眼界就与一般人不同。

    “殿下……”

    如铁下意识便想说,长公主和永昌侯都翻篇了,那您呢?

    “……嗯?”

    穆承渊微微凝神,他以为如铁还想打听些别的八卦。

    如铁一个紧急刹车,幡然醒悟过来,他曾因此与穆承渊闹过别扭,差一点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呃,我是说,殿下觉不觉得,云大哥和六公子……感情太好了?”

    如铁其实更乐意yy穆承渊和云晞,毕竟这俩是从小一起光屁股玩沙子的竹马竹马,可是穆承渊都直言不喜欢男人了,云晞待穆承渊也就是个纯发小的兄弟情,证据就是,云晞可从来没操心过穆承渊的婚事。

    本来云大哥、云大哥的听着就有点闹心,穆承渊狐疑地道:“他们两个与你何干?你又想什么幺蛾子?”

    “我是说他们两个……”

    如铁凑到穆承渊耳边,低语了几个字,穆承渊脸色骤变,连敲了他十几下头,咬牙切齿道:“再乱说,不等云晞收拾你,本王先揭了你的皮!”

    “别、别,殿下我不敢乱说了。”

    如铁抱着头一个劲讨饶,一看云晞,云美人压根不知他们两个在窃窃私语什么,正好奇地望着他们,如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云大哥,我的小吃店就要开张了,你到时带穆公子一起来玩好不好?”

    “我?”

    云晞惊讶地指了指自己,睿王家的这个公子活泼得紧,连带把睿王殿下沉闷的个性都带得活泼起来了。

    “嗯,就是云大哥,一定记得来噢!”

    云晞温声道:“好。”

    既是睿王府开店,必然要捧场的,嗯,还要带上阿泽……

    谢天谢地,他总算能有个不必纠结又能把阿泽叫出去的理由了。

    第31章 幽会

    一个包着头巾, 皮肤黝黑的青年拐进踏燕楼后边的一处暗巷, 刚把身上的衣裳换下, 摘掉头巾之后喘口气, 一只手忽然从后头伸过来, 牢牢按住了他的肩膀。

    青年惊恐地向后看去, 只见一名矫健的黑衣男子看着他,微微一笑。

    “你、你不是里头的那个……”

    青年分明记得, 眼前这名黑衣男子, 作为方才那个小孩的侍从, 此刻应是陪在踏燕楼里的。

    男子道:“你在里边看见的是我的孪生兄弟。我家殿下要我跟着你,看一看你究竟是为谁卖命。”

    青年知道自己大意了,俏皮的笑容荡然无存, 迅速阴下脸道:“不知你在说什么, 请勿挡路。”

    玄明悠悠地道:“你不是说自己贱命一条,借了衣裳才能来赴宴么?怎么,布衣底下穿的竟是侍卫服?依我看, 你是故意将那位老爷引到我家公子身边的吧?”

    “少废话。既然被发现了, 就别怪我杀人灭口。”

    青年袖中寒光一闪, 一柄短刀已握在手中, 玄明敛起笑意, 也亮出了随身利剑。

    夜深了,如铁推开窗户, 看了看四下无人, 偷偷摸摸披上外袍, 提着一只小灯笼,推开房门,一头扎进不远处的药园子。

    药园里仍是当初被他搅得乱七八糟的模样,如铁回想起蒲公公讲过的睿王府的规矩,看来穆承渊是铁了心等他来收拾残局了。

    头顶上一轮明月当空,银色的月光比手中灯笼照出来的光还要亮。如铁找了块干净的帕子捂住大半张脸,然后把灯笼放在一旁,蹲下身将地里疯长出来的杂草都一一拔去,但是那些被毁掉的药草,却不知该如何处理。

    他有些头大,想了想现代那些生命力顽强的多肉植物,有样学样,把药草的叶子折下来,插进土里,希望它们也能生根发芽,尽快长起来。

    待他把药草粗略地整理完毕,月已上了中天,如铁站起来,抖去手上身上沾到的泥土,在园子里转了一圈。他没找到药园里的水壶,一般栽花种树都要浇水的,不如直接去打一桶水来。

    他思索了一下水井的位置,要走出去时发现,药园的篱笆处立着一道身影。

    如铁摘下脸上的帕子,不假思索道:“玄亮?”

    那身影动了动,迎着月光向他走来,月光照亮了那人的脸庞,如铁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

    “殿下?怎么会是你?”

    他不就是因为这一夜穆承渊没来傲霜院,才放心大胆地跑到药园里来的吗?

    穆承渊硬邦邦地道:“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本王不是玄亮。”

    如铁忙道:“不不不,是我弄错了。我以为玄亮有事,没想到殿下这么晚会来药园……对了,殿下在这边的话,那玄明呢?”

    难得只看到睿王一个人,玄明一般都会跟着睿王的。

    穆承渊道:“玄明捉到了一条小鱼,正在处理。”

    如铁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深意,一提起鱼,便情不自禁抹了抹嘴巴:“那殿下是准备要烤了吃还是烤了吃?”

    穆承渊一愣,随即笑道:“府里莫非短了你的口粮,你没吃饱吗?”

    “当然不是!殿下,烤鱼可好吃了,去了内脏架在火上烤一烤,再撒上一撮盐就是人间美味……哎,殿下,玄明抓的鱼能分我一点么?”

    如铁把自己都说得流口水了。自从来了睿王府,他的吃货属性也愈发暴露了,穿越过来这么久,粽子吃过了,刨冰吃过了,冰淇淋吃过了,烤鱼却还没有吃……怎么办,越说越想吃,可惜他手里拿得是药锄,不是鱼竿!

    穆承渊率军打仗,烤野味也是常事,并不稀奇,稀奇的是有人大半夜居然馋烤鱼馋得口水直流。穆承渊忍住笑道:“有没有你的份,得看玄明进展如何,不过今晚估计不可能了,改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