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0

    如铁脸上笑意未减,诗经这两句他也会,陶灼多好听,太后愣给改成了桃夭,幸亏没姓任啊。

    桃夭公子看着温温和和,甚至有些害羞,实际却很不简单,一边亲热地叫着哥哥,一边又朝睿王放电。什么太后改名,无非就是想显摆一下,给他这个哥哥一个下马威,如铁网文看得多,又无心争宠,这点手段在他眼里,不过是深宅侍妾们一贯的套路。

    一个男子,非要装得娇娇弱弱,很娘的好吗,如铁乐不可支,又想,说不定直男睿王会好这一口。

    他偷偷瞧了一眼睿王的神色,桃夭公子的手快缠到这位胸口上了,睿王殿下眉峰紧锁,显然不太喜欢。

    “小铁。”

    睿王忽而舒展了眉头,笑着唤他。

    如铁被穆承渊低沉的声音搅得头皮发麻,心想这货又想干什么?

    睿王将桃夭公子推开一些,往前紧走了几步,桃夭一直痴痴望着他,睿王回过头飞快地道:“桃夭,你刚来,先好好休息。本王还有事要与小铁说,过几日再去看你。”

    然后一把攥住如铁,逃命似地溜了。

    桃夭:“……”

    猝不及防就成了挡箭牌的如铁:???

    有没有搞错,关我什么事啊!!

    第21章 侍寝2.3--倒v开始

    穆承渊拉着如铁, 直接回了久违的傲霜院。

    如铁在后边大声道:“殿下, 您这样不太好吧?”

    桃夭公子才刚入府, 肯定眼巴巴等着侍寝呢, 睿王却把人丢在一边, 跑来他的傲霜院呆着, 是不是嫌他最近过得太舒坦,非要给他树个情敌啊?

    瞧着桃夭公子的神情, 都快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穆承渊有阵子没来了, 自行坐下倒了盏茶, 润了润嗓子道:“怎么,本王赏你的珍珠你这么快就忘了?过来坐一坐也废话这么多?”

    如铁赶紧换了副狗腿子嘴脸,笑起来比珍珠还真:“这怎么能忘!殿下若再赏我些别的, 我一定盼着殿下日日都来!”

    “你这个……”

    睿王指着他半晌说不出话, 沉默了一会儿无奈摇了摇头,语气匆匆地道:“既如此,上次的事……就别与本王置气了。”

    他是在道歉?!

    如铁精神一振, 忍不住勾起唇角, 其实上次睿王的确过分了, 却也是他自己撩拨太过所致, 如铁早就不气了。

    “上次什么事啊?”如铁故意挤了挤眼睛, “我吃了熊心豹子胆,怎么敢生殿下的气?”

    “没有就好。”

    穆承渊被他挤眉弄眼的样子逗乐了, 闭口不提如铁还将门栓了不让他进屋, 堂堂一个王在自己家居然被道门给难住了, 说出来都没人信,要多傻缺有多傻缺。

    “殿下真不去找桃夭公子啊?”

    “他是皇祖母的人,不想。”

    穆承渊就没打算要召桃夭侍寝。

    不想那还给人说过几日去看人家?如铁默默心道,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为何太后娘娘选的不行?”

    穆承渊道:“若是松这一下子,府里又要多出许多人来,麻烦。而且……”

    而且睿王殿下是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娘娘腔,方才不慎被摸了一手浑身都不自在,还怎么同床共枕??

    如铁见他脸色发黑,忍着笑颇体贴地道:“我懂。”

    睿王本是直男,性向不同,还真挺难谈恋爱的。

    “那接下去,就都宿在你这边了。”

    睿王得寸进尺,已强行把接下去几个月的牌子都翻好了。

    如铁:“……”

    说好的只是来坐一坐呢??

    如铁压根不想伺候这个直男,假装很惋惜地道:“其实我笨手笨脚的,也伺候不好殿下,殿下不若……”

    出门左拐,去睡菜园子吧!

    谁知穆承渊完全没在乎他的推脱之意,兀自打断他道:“笨手笨脚?是有一些。上回梳个头还把本王的头发弄得不像话,得好好练练。”

    如铁:?????

    差点忘了还有这茬,如铁泪流满面,装不下去就索性不装了,耸了耸肩膀光棍地道:“殿下,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穆承渊忍不住笑出了声,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混账还挺好玩的,这些日子,他也慢慢摸到了这人的软肋,“你的珍珠还要不要了?还有,不侍寝可要扣月银的。”

    什么??

    如铁差点以为自己听岔了,送出去的东西还能收回?扣月银……卖身契上根本没提啊,啥时候加进去的霸王条款?

    想想睿王在自家作威作福,也是不必经过任何人允许的。

    “哎哎哎,殿下,殿下!!”如铁愁眉苦脸地跟在穆承渊身后,想想到手没两天的宝贝搞不好要飞就一阵肉疼,打叠起精神讨好地道:“殿下想来,我还能说什么呢,当然是百八十个乐意了!请问殿下是要先饮茶,还是先宽衣?”

    穆承渊憋不住了,连赏了他一串爆栗:“少贫嘴,先睡你再说!”

    睿王殿下作息很好,早早便自行褪去外袍,靠坐在床榻上,手里顺道拿过如铁摆在案头的书,至于头发,已不敢再让如铁为他打理,放下来用一只玉环束好,随意笼在脑后。

    穆承渊一翻书页,却是一册本朝历史,奇道:“怎么看这个?”

    如铁道:“没法子,我也是找不到别的书了。”

    大楚没有wifi,没有手机,刷不了围脖,看不了网文,更追不了剧,要多无聊有多无聊。想看四大名著,全都没有,闲得蛋疼只能翻一翻本朝史,看看老穆家是如何得的天下,又出了哪几位皇帝。

    穆承渊怀疑地道:“你能看懂?”

    如铁肚子里那点古文墨水实在有限,常用繁体字并不难认,只是合在一起就又拗口也难懂了,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如铁便大胆猜测,自行脑补。

    穆承渊想想他那手错别字有点可惜了,把书还他,开恩一般道:“若有不明白之处,准你问本王。”

    如铁已解了外袍爬上床,磕头不大方便,胡乱拱了拱爪子,笑嘻嘻道:“多谢殿下。”

    他接过书,翻开一页,老天很给面子,第一句他就不懂了,抓耳挠腮了一阵,抬眼见睿王已撑着头昏昏欲睡了。如铁犹豫片刻,试探着道:“殿下,还醒着吗?”

    穆承渊道:“……嗯。可是有不会的了?”

    如铁心里暗笑,立即谄媚地把书递过去。

    穆承渊道:“何处?”

    如铁的手掌在这整页上划拉了几下,眼巴巴望着他,装可怜。

    穆承渊:“……”

    少顷,他揉了揉额头:“本王给你通讲一遍吧。”

    本王难得没有挑刺,如铁喜笑颜开。他与穆承渊之间总是隔开了一大段距离,井水不犯河水。但既要听对方讲书,又要看清楚书上的字,离太远了难免吃力,如铁便开始暗搓搓地向睿王靠近,每次只挪一丁点距离,肉眼不可见,最后若被发现了,就装成是被知识吸引了。

    古书其实挺无聊,如铁的丰功伟业进行到一半竟不知不觉睡了,夜半惊醒,发现自己正趴在睿王怀里,脑门上还盖了本书。

    卧槽!!!

    如铁赶紧把书丢到一边,把糊了一脸的口水擦干净滚回原位,还好穆承渊也睡着了,胸口里衣上还有一滩他的口水印。

    呃……

    如铁正想摸下床找点什么擦一擦,窗口突然传来啪的一声轻响,像有什么东西,撞在了窗棂上。

    沉睡中的穆承渊倏地睁开双眼,如铁顿时吓得不轻,这货难道一直是醒的?

    “殿下,那个……”

    如铁想多少为他涂在睿王衣服上的口水解释解释,穆承渊却以掌封住了他的嘴,短促地“嘘”了一声。

    如铁乖乖闭嘴,眼见睿王殿下下了床,闪身来到窗边,将窗子拉开一道缝隙,迅速朝外瞥了一眼之后,又摸了回来。

    睿王低语:“窗外有人。”

    “谁?!”

    如铁瞪圆了眼睛,谁敢在睿王府偷听睿王殿下的壁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