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母亲】第三十六章

    作者:地狱蝴蝶丸

    29/06/06

    字数:5,638字

    毕竟女孩子可不想让别人看到她擤鼻子的样子…

    山下的空气有些差,因此我决定上山去静静心。对于曾经的我来说上山可能

    要花一个上午的时间,但是现在看来只需要终身一跃,便可以到达任意我想要到

    达的地方,我坐在树上思考着「情爱」二字。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太阳从东方升起后整个世界都明亮了很多。我无聊的在

    树上看着清晨的露水一滴滴的滴在地上,突然我的视线里一个穿着天蓝色罗纱裙

    的女人。窄腰丰臀,手上挎着一个篮子,似乎正在寻找采药。她的身后跟着些许

    男人,不过这群男人的武功应该在我的母亲之上,因此走在前面的娘亲毫无感觉。

    他们的视线直勾勾的锁定了我的母亲,他们仍然跟母亲保持着一段距离,生

    怕被母亲发现。我好整以暇的观看着这一切,现在我已经没有动的力气,而且我

    也想知道喜欢是什么!

    娘亲似乎找到了她想要的草药,于是疾步走上前蹲在地上采药。她圆润的丰

    臀高高撅起,眼睛一丝不苟的盯着面前的草药,完全没有感觉到身后的动静。

    「啊!圣女大人,我们真的想了您好久,您知道每一天我们拿着你的亵裤和

    肚兜喷洒了多少宝贵的精液吗?您知道我们每一天都想着把你压在身下尽情的驰

    骋吗?」为首的男人长着一张油腻的脸,头发也掉了不少,看起来就让人感到恶

    心。

    娘亲突然被人搂住了腰,措手不及的她想要迅速挣脱这个怀抱,可是却发现

    她根本就动弹不得。她仅有的两成功力只能感觉到她的身后有很多人,但是完全

    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

    「放开我,你们这群癞蛤蟆居然敢对本圣女不敬!」雪傲芝生气的怒吼,抬

    手就是一掌可惜却被轻松的化解。

    「还圣女大人,我呸,也不知道这副身体被多少人睡过了!」油腻的男人继

    续说道,他摸上了娘亲洁白如玉的小脸,光滑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可不是吗?我听说啊!她们清心斋的圣女一旦与男人交合,她们身上八成

    的功力都会归男人所有,看她现在弱不禁风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和男人

    交合过了!」油腻男人旁边站着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他眼睛从刚才就一直

    注视娘亲的玉乳,从未离开过。

    哈哈哈哈嘲笑声充斥着娘亲的耳膜,她的两只胳膊都被架起,男人们粗

    鲁的抓住了她的玉乳,狠狠地揉搓。娘亲压住嘴中的呻吟,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

    直线,这是她最后的倔强,她一定会守护住的。

    油腻的男人吻上了娘亲的脖子,雪白的玉颈因为口水在阳光下泛着异样的光

    泽,像是一颗饱满的珍珠。娘亲因为亲吻而变得特别敏感,她的身子不停的颤抖,

    像一朵即将枯萎的玫瑰。

    我换了一个姿势看着面前的场景,我的心情有些激动,看着母亲屈辱的样子

    一股怪怪的情愫萦绕在我的心头。我的下身居然不可抑制的勃起了,这让我感到

    微微的诧异。

    母亲仍在努力的挣扎着,可是却发现她根本不能撼动男人分毫。她急的眼泪

    都要哭出来了,敏感的耳垂被人含在嘴里,这是她最脆弱的地方。平常我舔着娘

    亲的耳垂她都会一阵轻颤,而如今被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舔着,她的心都崩溃了。

    「放开我,本圣女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雪傲芝气急败坏的怒吼,可是她

    越凶,这群男人就越有征服力,他们想把这个高傲的圣女压在身下,彻底征服。

    这群男人竟然能够跟着娘亲上山,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眼前的美味,而且看

    着娘亲如此敏感的身体,他们就更加不能放过她了!然后傻乎乎的娘亲还不停的

    哀求着她们,真是情欲冲昏了她的理智。

    在剧烈的刺激下,娘亲居然泄身了,当高高瘦瘦的男人把湿漉漉的手从娘亲

    的身体下拿出来的时候,娘亲的整张脸都变色,她居然在陌生人的玩弄下泄身。

    她完全不敢低头,眼泪占据了莹白的笑脸,她的嘴唇被她咬的已经失去了血色,

    看起来令人心疼。

    我依然坐在树梢,思考着要不要下去。由于娘亲的已经泄了一次身,因此她

    整个人都是软弱无力的。而且她现在已经生无可恋,在这个僻静的大山里,她完

    全求救无门。

    此刻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出现帮她击退这些男人,可是她看了看四周却

    什么都没有发现。她看着眼前这些男人扯着她的衣服,她的肚兜和亵裤快要被扯

    掉了,渐渐地陷入了绝望。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我坐在树枝上看着娘亲绝望的神色,知道自己应该去救娘亲,可是我现在什

    么都不想动。因为亵衣里的巨龙已经翘了起来。我有些疑惑,原来看着娘亲被其

    他男人拿手指在娘亲的私处玩弄会让我感到十分的快乐吗?

    此时的娘亲还沉浸在泄身的这一事实中。她拼命的用小嘴咬着自己的嘴唇,

    把嘴唇咬的鲜红。美丽的眼眸中含着盈盈的泪水,娘亲哭了。被其他丑陋的男人

    猥亵这件事情本来就让已经失去八成功力的她感到十分难堪。

    现在娘亲在这么多陌生并且猥琐的男人面前泄身,为首让娘亲泄身的那个男

    人还笑着把沾满娘亲透明淫液的手指举高。

    大声嘲笑着,「圣女大人,您不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吗?现在还不是被我的手

    指玩弄的淫水四溅。清心斋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油腻的男人的笑声和其他正在撕扯娘亲衣服蹂躏娘亲雪白乳房的男人们的笑

    声掺合在一起,让娘亲不由得更加皱起眉头。无数委屈涌上心头,可是娘亲却不

    发出一点声音。她是清心斋最圣洁的圣女,虽然不得已和自己的儿子发生了关系,

    可是娘亲身为圣女所有的骄傲却让她坚持了下来不发出一点屈服的声音。

    油腻的男人看着被自己玩弄的圣女,她紧紧的绷直了脖子,雪白如玉的脖子

    高昂着,散发着让男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油腻男人赶忙低下了头,一口含住了娘亲的喉咙,肥大的舌头用力的吸住娘

    亲雪白的皮肤,直咬的娘亲发出一声痛呼。

    油腻男人又吸了好一会,才松开娘亲的脖子。娘亲的脖子上已经沾满了透明

    的唾液,油腻男人的嘴唇离开娘亲的脖子的时候口中还流出一丝唾液。我看到娘

    亲的脖子上已经被吸出了肉粉色的印记,这让我呼吸急促起来。

    而暴露在空气中的娘亲雪白圆润像小馒头一样饱满的乳房微微的颤抖着,因

    为在空气中所以激起一层鸡皮疙瘩。娘亲的乳头像小小的茱萸一样艳丽,流露出

    的色情意味不言而喻。

    娘亲的衣服也都被那群偷偷跟踪她的男人们撕的粉碎,残破的挂在娘亲细腻

    光滑的肌肤上。

    一个高瘦的男人看着不停挣扎反抗的娘亲眼中邪念四起,他垂涎娘亲已久,

    都听说清心斋圣女的名声和美丽天下没人不知,久仰母亲的美丽,现在一见果然

    名不虚传。

    「放开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杀了你们!」

    母亲用尽力气的反抗男人们色情的抚摸,现在娘亲身下数不清的大手四处搜

    刮玩弄着娘亲。这让娘亲感到十分的委屈,想来娘亲身上这些敏感点都是我曾经

    爱不释手的地方,每次只要我伸出手玩弄娘亲小小的花心,拿中指和食指不停的

    揉搓那块脆弱的小花心。娘亲就会满脸通红,眼睛里含着波光,嘴里发出快活的

    哼叫。

    可是娘亲还是太天真了,这群男人跟着她上山在这里埋伏她,肯定是有备而

    来。何况娘亲只有二成功力又如何打得过他们?又怎么能杀了他们呢?

    我换了个姿势继续看着底下一群男人不停的玩弄娘亲娇艳的身体,可是我还

    是不懂什么叫作「情爱」啊!

    难道娘亲和他们做这些也是「情爱」吗?我心里知道娘亲是不愿意和这群男

    人发生关系的,自然也是谈不上情爱两个字。

    可是我心里只想知道情爱到底是什么,于是我打算继续看下去。

    一个矮小皮肤黝黑的猥琐男人,一把掐住了娘亲的圆润的乳房,娘亲立马惊

    呼了一下。

    「你想干什么!?」

    娘亲还真是天真。我在树枝上看着娘亲不由得感叹。

    「当然是干你了!圣女大人。你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我和兄弟们偷偷的想着您

    丰满雪白的身体,尽情的想象着你躺在我身下给我一顿冲刺把精液射进圣女大人

    您温暖的子宫里呢!」

    男人邪笑着把自己的丑陋的阴茎放在娘亲丰满如玉的玉乳上,滚烫的巨龙让

    娘亲无法忽视,我看到娘亲看了一眼矮小男人紫黑色丑陋被皮包裹着东西,然后

    扭过头一脸的不情愿。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娘亲用力的挣扎着,可是没有功力的她又是如此的艰难,连推开压在她身上

    男人的力气都没有,又怎么能挣脱这么多人的束缚呢?

    娘亲越挣扎,挣扎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拿肉棒不停在娘亲丰满的胸部中间乳

    交的矮小男人越爽。他忍不住啊啊啊的喊了出来。

    言语里充满了对娘亲的喜爱,「圣女大人真不愧是传说中的人物。这一身光

    滑细腻的肌肤真的是吹弹可破,我的东西放在里面还真是十分的快活哈哈哈哈,

    简直比妓院里那些妓女还让我十分的爽!!!」

    一个张开嘴,伸出舌头,层层破开娘亲花穴嫩肉,在娘亲小穴里拿舌头不停

    滚动,抽动的男人这时也抬起了头,咂嘴道,「圣女大人的这处也比其他人的好

    些,尝着汁水也是甜的哈哈哈。」

    娘亲被这群人不停的羞辱,内心里一片绝望。我想着娘亲不知道我在这里看

    着,她要是知道不知该作什么感想呢。

    雪傲芝眼里已经失去以往的神采,她恶狠狠的说,「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几个男人都把娘亲说的话放在心里,在他们眼里娘亲就是一只嗷嗷的小绵羊,

    只需要他们伸出手就能把她杀掉。

    娘亲越是反抗,嘴里说出的话越是凶狠这群男人越是觉得想要征服这个高高

    在上不可一世的女人。

    雪傲芝哪里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她是清心斋最高贵的圣女,

    带着处子之身准备到死的,可是遇见了我的父亲中毒无奈和他发生了关系,最后

    还生下了我。

    我长大后又因为一些事情不得已和我发生了关系,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和自己

    发生关系,身为一个母亲的娘亲心里是十分的难过和委屈。

    原本以为事情不会更加糟糕,可是谁知道只剩下两成功力的娘亲在别人眼里

    就是可口的点心,待宰的羔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雪傲芝没有预想到的情况。

    娘亲遭受着几个男人的猥亵和蹂躏,原本雪白的皮肤上布满了红色的咬痕和

    口水,衣服也被撕的粉碎,让娘亲本就丰满纤细的腰身和饱满的臀部一览无余。

    娘亲的小穴上和与乳房上布满各种男人的口水,他们好不容易抓住了娘亲,

    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娘亲。

    就在娘亲绝望的时候,突然一个穿着浅色宽松衣裙飘逸的身影飞了过来,那

    个浅色的身影手里一把长剑,出了鞘露出了雪白的剑刃。而这把漂亮锋利的剑直

    直的飞了过来,一把扎进了一个想刚抬起娘亲大腿,巨龙对准娘亲小穴正准备插

    进去的男人背后上。

    砰的一声,正准备一番操干娘亲的男人被亮剑刺穿心脏倒地而亡。

    那把剑刺穿肉体的声音惊醒了其他人,其他人纷纷发出质问,「什么人?竟

    然敢坏哥几个的好事!」

    雪傲芝感到一个男人在双手摸到了她光滑纤细的大腿上,娘亲知道自己被别

    人抬起了双腿,她绝望的闭上眼以为自己要被这群男人糟蹋了。却没想到身上不

    停躁动蹂躏她花心的男人突然动作一顿,然后直直的摔在一旁。

    被刺穿心脏的同时,男人的血溅到了娘亲的脸上,她瞪大了眼睛似乎被吓到

    了。怕是任何一个女人这种情况都会被吓到,娘亲也不例外。

    娘亲被咬的鲜红的小嘴颤抖了一下,弯弯的长睫毛抖动着似乎受到了惊吓。

    她睁开眼,四处寻找着救她的那个人。

    却只看到几个刚才还气势汹汹想要蹂躏雪傲芝的几个男人都害怕的环顾着四

    周,把娘亲扔在一旁。

    「怎么回事?老四怎么了?」

    我看到其中一个男人跑到被剑插死的那个男人旁边,拿手指放在倒地男人的

    脖子上试了一下脉搏,颤抖着说,「死了。」

    「死了?」一群人大惊,赶忙问,「老四死了?」

    在老四身边的男人颤抖着手,「老四死了,还是被一把剑插进心脏而死的!」

    哗的一声人群都惊了。

    「这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才好!」

    乱糟糟的人群发出了几句。

    「谁?是谁?是谁杀了老四!」

    领头的男人个站出来,大声的喊着。

    「有本事就出来和兄弟几个比划比划!总藏着掖着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我在树上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几个尾随娘亲趁着娘亲失去功力而占娘亲便宜

    的几个恶徒居然好意思说什么英雄好汉的台词。真是笑死我了。

    寂静的四周没有人回答他们。

    首领骂骂咧咧的又说着,「什么狗娘养的破烂玩意,杀了我的兄弟!」

    「对!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几个男人乱哄哄的喊着,我在树上看着热闹,已经猜到了出手的人是谁,如

    果没猜错的话————-她就是我的师傅,梁婉君!

    这倒也是她的一贯作风,我看着树下几个跳梁小丑。知道他们这样挑衅我的

    师傅肯定会死的很惨。

    果不其然一阵锐利的划破空间的风声,嗖的一下把带头的那个男人打了一下。

    带头的男人肥胖的脸上表情一下子呆滞起来,几个离他最近的男人脸上被溅

    了血迹,惊恐的发现首领被别人一块暗器打穿了脑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的被溅到血迹的几个人吓得屁滚尿流。

    「首领!首领!」

    他们扑上来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首领的尸体,心里一阵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