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63

    沐离他们一路高歌猛进,差不多打下了整个江南西道之后,襄王的“倒行逆施”,终于引来了朝廷和其他地方的围剿。

    李宓开心极了。

    沐离一直压着他,不让他打炮,现在敌人都攻过来了,总可以打了吧。

    这个时候说不杀人的就是矫情了。襄王一声令下,李宓和他的五个儿子分头出击。有烛龙店在,大炮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朝廷的讨逆军还没有看到敌人长啥样,就被一轮炮火轰得找不着北。

    这种单方面虐菜来了三四回,每一次都坚持不到一个时辰。

    第五支围剿军来了,李宓再次兴冲冲地前来讨战。李潢狠狠地把他瞪了回去。

    这次来的是天策府。

    天策的军容整齐依旧,但是马上的将士们却有点情绪低落,心不在焉。

    几个月前,李承恩终于忍不下去,接受了襄王的供奉。这口一松,好东西立刻源源不断地涌入。粮食都是上等精米,甲兵都是藏剑山庄打造的精品,衣服是上等的棉布丝帛。就连马都没有放过,送来的皇竹草堆满了整个青骓牧场。

    如今要来攻打他们的衣食父母,天策们有点无精打采。半路上他们还被过来围观的百姓扔了一身的烂菜叶,心里的滋味,那就更别提了。

    李承恩一马当先,沉重的走在前头。朝廷断了天策府三个月军饷,无人提及;可是他们才刚收襄王的供奉,立刻就有人跳出来,说他们勾结藩王,意图不轨。这次襄王私军北上,更是成了他们串通作乱的铁证。天策府一半的人,包括军师朱剑秋在内,都被押在了北邙山的大牢内作为人质,而他则必须率领另一半天策府的将士们前去讨伐襄王。只要他在阵前稍有不轨举动,后方的人质们立刻就会人头落地。

    突然他停下马来,只见前方,李潢一人一骑,独自站在道路中间。

    两人遥遥相望,相顾无言。

    李承恩站的住,队伍里面朝廷的监军可站不住了。他拍马来到李承恩边上,小声威胁道:“李府主,想想你背后另一半天策战士。”

    李承恩咬牙下令:“追!”

    几百骑的天策府骑兵,混杂着几千朝廷用于监视天策的神策骑兵,立刻一窝蜂地向着李潢追去。

    李潢骑着他的踏炎乌骓,跑啊跑,一直跑到一个巨大的黑乎乎的山洞前,然后一股脑扎了进去。

    这陷阱也太他妈明显了!

    但是李承恩却别无选择,只能一直追击。他甚至有点希望里面真的有陷阱,这样战败非他之过,他也不用两边为难。

    天策府的战士全都毫不犹豫地冲进去了。其余的神策军却在外面徘徊了好一会儿。他们可不像天策那帮傻叉,惜命的很。

    山洞里隆隆的马蹄声已经消失了。他们面面相觑。

    “莫非这山洞是通的?另外一头有出口?”

    “不好!这样一来,天策的那一帮叛逆岂不是和反王联系上了?”

    “我们先跟上去,远远地看着,万一真有什么陷阱,也是天策的那帮倒霉蛋先踩。”

    这般一商量之后,他们也小心翼翼的进了山洞。

    等到最后一个人也进入,山洞消失。

    欢迎来到烛龙殿。

    与此同时,北邙山的大牢。

    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一个小小的黑洞突然打开,燕秀小七带着一大群江湖门派人士,偷偷的摸入大牢。

    迷药,偷袭,加上清一色95级以上高手的出手,北邙山大牢很快就陷落了。

    替朝廷坐镇北邙山大牢的,是神策的一个叫……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98级大高手。他被唐鹰500米开外一枪狙掉,连叫什么名字都没看见。

    等到北邙山大牢被劫一事传到朝廷耳朵里面的时候,整个天策府都已经被搬空了,凡是和天策有关的人,物,一个都没留,连狗毛都不剩一根。

    烛龙殿内。

    水无心这次没做全体催眠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他只是把进来的那一群人简单分成两堆,分隔在两个空间内。天策和马一堆,其余人一推。其余闲杂人等被扔进了洞庭湖,而天策们则是被好吃好喝地供了起来。众位天策非常有当战俘的自觉,安静守纪不闹事,堪称楷模。

    当李承恩他们终于被从烛龙殿放出来的时候,迎面走来的是满脸冰霜的小七,她的后面跟着原本应该被关押在北邙山大牢内的其余天策将士,以及天策府的一众家属。

    哎……李承恩长叹一声。

    天策府在这场战争中,两不相帮。

    第六个来讨伐李潢的,却是建宁铁卫。

    讨伐军的营帐才刚一扎好,当天晚上,李倓就独自一人来到了襄王的营帐。他与沐离等五人商量了整整一宿,第二天便拔寨而去,军队连锅都还未埋下。

    打下了江南西道之后,沐离他们又向西打下了黔中道,向东打下了江南东道。然后……实在是吃不下。没有十年光景,他们消化不了如此广阔的土地和人口。至于被称为大唐正统的中原腹地,送给他们,他们也不要。

    而大唐的朝廷此时也乱成一团。李倓争储的手段突然激进了十倍,凡是反对他的政敌,全都莫名暴毙,疑是传说中的闇皇出手。唐玄宗比历史上多活了十年之后,终于死了。当了五十年太子的李亨好不容易继位,却已年老多病。最终皇位还是落到了李倓手中。

    承天皇帝!李倓终于活着拿到了这个称号,而不是历史上的死后追封。

    郭子仪等唐朝名将在李倓的支持下,积极北伐,讨伐史思明等叛逆藩王。李宓带着他的火炮队,也随军支援。一路上,北军嫌南军人少兵器丑,南军嫌北军人蠢伙食差,双方相看两厌。

    第一次阵地战,李宓他们就让那帮北方乡巴佬好好地开了眼,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把敌人消灭在地平线上”。之后的攻城战,由于不用打墙拐角了,他们的火炮只需两炮就能轰塌一堵城墙。兵法中记载的各种攻城战术,在流氓的力量面前,全都成了摆设。

    北军的心情经历了从震惊到恐惧,再从恐惧到麻木。

    郭子仪身为名将,岂能不知这种火器的巨大价值。事实上,打这批火炮注意的人数不胜数。而李宓他们却十分大方,不但教了郭子仪军火炮的使用方法,甚至还把这些火炮留下来供他们使用。然后,自己拍拍屁股回南方去了。

    这批火炮后来引起了一场又一场腥风血雨的争夺。几乎各方势力最终都抢到了一门。但是抢到归抢到,却只能看着它干瞪眼。第一,没有炮弹,抢来一根炮管有个屁用。第二,没有配套成熟的工业系统,光是造炮管的钢材他们就搞不出来。

    而李宓这个火炮大队长之所以舍得把这么多大炮留下,那是因为烛龙殿科研所里,火炮第二代已经研制出来了。

    差距就是这么大。

    最终李倓统一了中国的北方。他和李潢划江而治,称为北唐和南唐,并且卯足了力和南方比试,究竟谁能治理出更为富强的国家。

    大唐西边的剑南道节度使,在南北之间犹豫良久,最终还是选择投降了南唐。投降南唐,立刻就能得到极为丰厚的经济援助。甚至还有工程队前往巴蜀之地,兴造公路,打通天堑。

    巴蜀唐家堡。

    唐傲天坐立不安。襄王在巴蜀各地撒播各种福利政策,唯独绕过了唐家堡。其中原因,唐傲天心知肚明。

    他欠逆斩堂七十二条人命。

    襄王治下的州府,他也曾悄悄去过一次。不但市容整洁,就连百姓的精神面貌,和其他地方亦有很大的不同。无论是客栈还是钱庄,凡公共场合,都有方便像他这样的残障人士通行的残疾人通道。道路两旁有人行道,而人行道上竟然还嵌着一条凹凸不平的道路,是为盲道。

    连最不引人注意的伤残人士都能被如此关照,此等仁治,又有何理由不兴盛?

    只要是为了唐门的利益,唐傲天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当初仅仅是为了除掉一个可能的敌人丐帮,唐傲天就能不惜赔上自己的双腿。如今因为自己的存在,竟然引来了皇帝的记恨,那么……

    唐傲天长叹一声:“去把门主请来。”

    几天后,唐门门主唐无影,携重礼拜见襄王幕僚沐离。

    对于从唐门来的人,沐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可是,即便他对唐无影送来的礼物做了好多的猜测,当那盒子打开的一霎那,他还是吓得差点尖叫起来。

    盒子里装的是唐傲天的人头。

    “我伯父当初为了唐门内外宗之争,害逆斩堂七十二条人命。如今他自愿枭首赔罪,还望沐大人能不计前嫌,恕我唐门过去所犯下的罪孽。”

    沐大人。

    不知不觉间,别人对自己的称呼竟然也从“先生”变成“大人”了。

    像唐门门主这样,以前自己要战战兢兢地对待的大人物,如今,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决定他的生死。

    权力,真是可怕的东西。

    看着跪伏在地长拜不起的唐无影,沐离突然对他面具下的脸心生好奇。

    “我可以不为难唐门,不过能不能让我一睹唐门门主的真容?”

    唐无影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摘下了面具。面具下的脸清丽无比,竟然不比水无心差,只是过于阴柔,作为唐门的门主,这张脸确实难以服众,难怪要经常戴着面具。

    李仲义如今一直担任襄王手下的重要管事,听说唐无影来了,十分兴奋地过来见他,然后便把他接到自己的住处款待。

    唐鹰对唐无影的行踪格外在意。据他手下探子来报,唐无影当晚便和李仲义上了床。至于其中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便是人家的私事了。

    李潢这个皇帝当得十分随意逍遥。这边还在上朝呢,转头他就可以通过烛龙殿去海上看海怪,然后顶着一身湿漉漉的海水和海带再回去上朝。

    对,海怪。

    沐离他们乘坐着太空材料制作的钢铁轮船“进取号”,终于开始了环球旅行。

    寻常航海所会遇到的淡水,粮食,药物等等补给问题,因为烛龙殿的存在,全都成了浮云。哪怕在海上遇到18级飓风,只要把船封成龟壳状态,然后大家往烛龙殿里一躲,说有多安全就有多安全。这航海还一点都不耽搁他们处理公务政事,活干完了就可以穿过烛龙殿到船上来溜达,就跟哆啦a梦的任意门一样好用。

    土豆,玉米,辣椒这些原本应该在美洲发现的植物,都已经在西域解决了,那么,这个时空的美洲大陆和澳洲大陆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会不会和蓝花花所猜的那样,是侏罗纪公园?

    传说比蓬莱还要深远的海的那头,有着无数奇花异草,天材地宝。他们能不能发现比泥兰果树和须巢童树更加神奇的药材,来弥补唐鹰、裴元他们五人,因为要为自己的续命而损失的寿元和根基?

    沐离和唐鹰互相偎依着,在船顶的甲板上,看尽日升日落,海阔天空。

    世界非常大。和整个地球相比,大唐也比小小的夜郎国好不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