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69

    “啧啧,这明火执仗又敲锣打鼓的,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抢亲?”

    人未至,声先闻。

    随着这一声清朗笑声,从院外走进一个年轻人,虽然穿着一身简单的灰色布衫,但是肤白如玉,神采飞扬,背上还背着一个布条包裹的巨剑,不是叶轻侯是谁!

    沐离心中一松。

    叶茗更是双眼放光。

    虽然已方只多了叶轻侯一个,对方依然是四个95级打手加众多小怪,但是,让叶轻侯就是让人感觉有一种胜券在握的安全感。

    叶轻侯看看被挟制的沐离,再环视了一下现场环境,笑道:“看来我来得真是时候,你似乎需要帮忙。”

    “少废话,能行的话快动手。”

    叶轻侯抽出金蛇重剑,发现疯来吴山只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然后再抽出轻剑,发现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投鼠忌器。

    “啧,全是人质,不好下手啊!”

    他那副悠然的表情,沐离只在前世和他打“红五”时见过。那时他一边悠然地叹着“牌太散,不好打啊!”一边用狂风暴雨般的连牌把所有人炸得找不到北。

    那么现在,他的底牌是什么?

    这时,从院外突然飞进一根根银针。

    暴雨梨花针?

    不对,暴雨梨花针是无数细针,但是这几根针要粗得多,而且只有寥寥十几根,每一根都准确无比精确地命中一个挟持人质的恶人,中针的人无不立刻倒地,鼻歪口斜,四肢抽搐,但是却不是中毒,而是一种极为高明的刺穴手法。

    万花谷的手法。

    这人,极强!

    比我强很多。

    但是此时却不容细想了。沐离从叶轻侯上翘的嘴角中看到一丝残忍的微笑,两人目光一触,立刻知道了他要做什么。

    沐离大喝一声:

    “全体扶摇……不对!卧倒!”

    几个月的训练外加共同对抗萧沙的磨练,沐离手下众人已经习惯了对他的指令做出快速反应,刚一摆脱要挟就马上扑倒在地。与此同时,叶轻侯的大风车终于转了起来。

    血雨腥风。

    当沐离他们终于能抬起头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凄惨得好像龙卷风过境,一个能站着的都没了。

    哦不,还有两个陈家的95级打手闪避及时,还有半管血,还勇敢地站着。

    叶轻侯转过头,还沾着血滴的脸对他们露出一个艳丽微笑,然后冲上去一套输出循环,放倒一个,收工。

    另一个?沐离看看自己头上的为期三天的“封内”debuff倒计时。

    5,4,3,2,1,好!

    漂亮得有如饰物的碧落从袖中滑出,乱撒阳明商阳钟灵快雪兰摧玉石,又放倒一个。

    无CD的感觉真好!

    沐离:“谢谢,还有,请赔偿修理费。”

    叶轻侯:“……你至于这么抠吗!?”

    沐离:“恶人谷物价高,钱又难赚,我积蓄已经花光了。”

    叶轻侯:“你等等哈。”

    他在一片狼藉的陈家队伍里一阵翻找,然后大怒:

    “我擦!你们来抢亲好歹专业点带点彩礼什么的,竟然啥都没有只有一块破匾!恶人谷果然都是穷光蛋!”

    当他放完地图炮,一名长相老成普通的万花弟子走进来,看见这一片兵荒马乱,不由眉头一皱,沉闷着声音说:“怎么搞成这样?”

    却只见沐离一脸黑线地捂着额头,叶轻侯幸灾乐祸地看着他。

    ——继纯阳清虚大师兄之后,又来一位大师兄,现在难道很流行易容参观恶人谷吗?

    沐离整了一下衣冠,然后恭敬地向那人行礼:

    “见过师兄。”

    那人沉默了一下,声音立刻就变得清澈温和:“呵呵,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样的易容伪装都瞒不过师弟。”

    那人用手在脸上一抹,取下了易容的人肤面具,正是万花谷第一谷草裴元大师兄!

    由于眼前混乱,实在不是叙旧的好时机,因此三人只好先按下话头,开始处理现场。

    所有的重伤病患们由仁丹和叶茗依次抬进屋内安置,裴大师兄被两人齐力打发去给那些人诊治。

    大师兄的目光在养眼的病患和收拾院子的苦力活之间游走一番,终于被说服向室内走去。

    叶茗倒是很想留下来帮忙,但是被叶轻侯安慰几句后就晕乎乎去给裴元打下手了。

    沐离和叶轻侯吃力地搬着刚才被叶轻侯砸断的廊柱和石块,累得像条狗。

    叶轻侯:“早知这么麻烦,我刚才应该用九溪的。”

    沐离:“你爽之前难道都不考虑后果吗?”

    叶轻侯:“考虑过了呀。但是我之前听说你在恶人谷混得不错,还以为你会有仆人什么的。”

    沐离:“……话说你怎么和裴元一起来的?水无心和蓝花花呢?”

    叶轻侯:“一言难尽啊。”

    ……

    话说当叶轻侯和水无心赶到五毒时,通过水无心能在一百里内组队密聊的功能,很快就联系上了蓝花花。

    蓝花自从上次给叶晖唱了一首《爱情买卖》后名声大噪,酷爱唱歌艺术的苗民们经常来找她对歌,令她烦不胜烦。于是她干脆每月找了一个固定的时间,专门应付这些来和她交流歌唱心得的苗民。

    擅长机关术的唐鬼斧十分贴心地为老婆大人设计了一种扩音器,使她不用花太大力气,声音也能传很远。

    事实证明,转世后的蓝花花,歌声比起前世多了一种魅惑人心的力量。而且,众苗民还发现,蓝花花唱的歌不但风格独特,品种数量更是多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蓝花花:做为一个专业麦霸,我的词曲库绝对媲美KTV电脑!)

    结果,每月一次的挑战交流会渐渐变成了蓝花花的个人演唱会。面对心思单纯的苗人,熟练掌握着现代舞台表演技能的她很快就拥有了一批铁粉。

    后来,有人想起,她是复活了传说中只有女娲族圣女才能使用的生死蛊的人,于是,关于她是女娲后裔,圣女传人的流言就慢慢在苗民中兴起。

    就连五毒教的长老们都有点动心。

    原灵蛇使玛索原本就是五毒圣女,威信极高,在苗民中至今还有影响,她和父亲乌蒙贵一起叛变的事,对五毒教在当地的声望打击极大。

    但是,如果能立一个新的且忠于新教主的圣女和玛索分庭抗礼呢?

    这对打击天一教还是很有帮助的。

    但是,蓝花花会答应吗?

    蓝花花:“老子是爷们!”

    虽然被蓝花花坚定地拒绝了,众长老们倒也没有什么失望。毕竟蓝花花认识的太多汉人,甚至还和其中一个成了亲,而且这个人居然还是个唐门,引起五毒内乱的唐门,长老们心中还是有点警惕的。

    至于圣女已经成亲这件事,在不少地方还处于母系社会的苗疆,反倒不是很重要。一些女性的大祭司,光夫侍就要七八个呢。

    叶轻侯和水无心到达五毒时,蓝花花在声望尊敬的五毒正过得十分滋润。因为是蓝花花的朋友,他们两人也受到了礼遇。

    在互相交流了这几年的经历后,水无心为蓝花花点上了经脉和镇派。蓝花花立刻跳起来去找唐鬼斧誓要反攻。结果……

    结果她第二天没能下床。

    唐鬼斧表示,床头吵架床尾和什么的,真是太有情调了。

    不仅是蓝花花的反压之路,叶轻侯的工业基地计划也遇到了重大挫折。

    在水无心极为精确的定位和导航之下,他们终于找到了千年之前的攀枝花——一

    ——片茂密到让人绝望的原始森林。

    根据水无心的估算,想要在三年内完成预计的第一期工程,必须要千年之后被称为“基建狂魔”的中国主力施工单位,外加半个中国的工业基础支持才行。

    没有?那就花一百年的功夫,数十万民夫,像造金字塔一样慢慢来也可以。

    ——谁会在这种地方当法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