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5

    大家都笑他。

    就兰毕一个人没有笑。

    他顶着大雨来。

    雨丝倾注,但一丝都淋不到兰毕的身上。

    他来瞧杜依斯谷了。

    兰毕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得来。他难过又惶恐,他想看看杜依斯谷,他想让自己安心。

    但是安什么心呢?兰毕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杜依斯谷好像不想见他。

    杜依斯谷说:“哦,你来了。”

    兰毕忽然生气了。他捶了下桌子,桌子一下就稀碎掉。

    杜依斯谷还是不生气。他没有精神,像是被抽掉根的植物。

    兰毕看着杜依斯谷的眼睛,自己也生不出气来。

    他蹲下来,握着杜依斯谷的手,说:“杜依斯,你看着我。”

    杜依斯看着他。杜依斯黑色的眼睛泛不出光来,乌沉沉的,像被雾罩住的水井,里头波着水光。

    兰毕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声又一声。

    兰毕看到阿赫蒂在宫殿里跑着。她多么开心呐,杜依斯谷为着她而来,只为她而来;而他又是多么难过啊,杜依斯谷有喜欢的人了,但这个人不是他啊。

    阿赫蒂跑得好快,她不敢停下,她怕停下泪就会掉下来。

    啊,我知道了。

    兰毕想:“原来我喜欢这个人啊。”

    兰毕说:“杜依斯,你想见阿赫蒂公主吗?”

    杜依斯说:“嗯。”

    “很想很想吗?”

    “很想很想。”

    兰毕低头亲吻杜依斯谷的手背:“我会让你见到她的。”

    “我发誓。”

    十三.

    阿赫蒂公主逃婚了。

    她穿着洁白礼服跑的。

    她能跑哪儿去呢?阿赫蒂公主那么柔弱那么娇贵。

    大家疯了般去找她。

    杜依斯谷也去找阿赫蒂公主了。

    但他其实没有去找,他就随便瞎走走。

    他有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兰毕了,之前他俩可从来没有这么久没见过。他可真够怪想他的。

    兰毕在干嘛呢,草蝈蝈会扎了吗,剑还有练吗,如果下次自己放水故意输给他,兰毕还会生气吗?

    杜依斯谷这么想着,脚随便走啊走,等停下时,眼前又是那条眼熟的小溪。

    杜依斯谷心想我认识你,我就是在这儿见到兰毕的。

    杜依斯谷忽然间好难受,他单膝跪在小溪边祈祷:请让我见到兰毕吧,我希望他平安,希望他好好的,希望他……

    马在轻轻喷着它的鼻子。

    哦抬头看呐,杜依斯谷看见了什么?是一头顶漂亮的独角兽,独角兽走过的地方连大树也要给它让道。

    真是头蛮不讲理的动物。

    但现在这动物正在向杜依斯谷奔来,它跑得是那么的快,它的脚蹄踏在地上花瓣上又弹起了露珠。

    杜依斯谷踉跄着站起来,他走上去,想喊出那个名字:“……!”

    是一位美丽的新娘。

    新娘黑色的头发挽成发髻,新娘紫色的眼睛带着阳光与栀子的香气。

    新娘的婚纱洁白到耀眼,蚌看了也要羞于展露自己怀里的珍珠。她是国家最美丽的公主,她也将成为大陆上最瞩目的新娘。

    而这新娘正为一个人不停奔来。

    是阿赫蒂公主。瞧呐,兰毕实现了他的诺言,他让杜依斯谷见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

    杜依斯谷往后退了一步。

    他没有多看公主一眼,他没有僭越礼距的约束。

    他遵守着骑士守则,他向公主单膝下跪。

    “我向您起誓,”杜依斯谷说:“我愿、我行、我礼。我向国家献上我的忠诚,我向殿下呈上我的全部。”

    杜依斯谷想要成为阿赫蒂公主的骑士,多么令人、多么令人……

    阿赫蒂公主她有点难过。但她不会哭的,自从六岁过后,公主和王子就再也没有哭过了。

    “你想要成为我的骑士。”

    杜依斯谷没有说话。

    “为什么?因为你的忠诚吗?”

    “我忠诚于这个国家、这片领土、所有的人民。”

    “那你为何要向我起誓!”阿赫蒂公主的声音忽然尖锐。

    杜依斯谷犹豫了,但他说道:“因为您将是我们的王。”

    “我想要所有的人幸福。我不可以,现在的王也不可以。但您可以,我的公主。”

    杜依斯谷想要所有人幸福。

    但现在的王太懦弱,现在的自己不够聪明。

    但公主可以的。公主是那么的聪明,那么的能干,那么的讨人喜欢。

    她能让所有人幸福。如果不行……至少杜依斯谷想守护住她的幸福。

    杜依斯谷是个笨蛋。

    他真是个笨蛋。

    “那你怎么不考虑一下公主的哥哥呢?”阿赫蒂公主的声音忽然变轻柔了。

    杜依斯谷犹豫着:“他太病弱了。”

    “不对。”

    “他久未曾出现。”

    “不对。”

    杜依斯谷绞尽脑汁,最后说出一个最讨人嫌、但最多人认同的理由:“因为王子他,太臭了?”

    阿赫蒂公主哈哈大笑。

    公主是不能这么笑的,这样太没礼貌了。

    杜依斯谷低着头听着,但公主笑着笑着,他渐渐觉得耳熟起来。

    “杜依斯你真是个笨蛋!”

    杜依斯谷震了震。

    “我说你真是个笨蛋!杜依斯你抬起头来看我!”

    杜依斯谷认出了这未加遮掩的声音。

    他快要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