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7

    一顿饭吃完,白柘瘫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拍拍自己的肚子,真是圆鼓鼓的啊。剩下的事情,不需要他们两个动手,清洁机械人过来收拾了后续。白柘坐了一会之后,被应舜琛拉起来,到海边走走消消食。

    海边的空气很好,沙滩很软,天已经黑了,黑幕上有着零星的闪烁,灯光照耀在沙滩上,不是如同白日一样的明亮,带着一点暗淡的光芒,最适合这样的海风沙滩,不用担心看不到路的程度。天气已经渐凉,应舜琛不会让白柘接近海水,给他披上外套,两人就在沙滩漫步,应舜琛的手上还提着一个塑料袋,没有告诉白柘里面装的什么,白柘好奇的目光不是落在那个袋子上面。

    到了光线更暗淡的地方,应舜琛停下了脚步,拉着白柘坐在沙滩上,然后打开袋子,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那是烟花棒。白柘惊呼一声,自从国家为了防止污染扩散之后,烟火这些东西,白柘很久没有沾过了,连过年都没有玩过。烟花棒那都是很多年前的记忆了,现在看到,白柘很惊喜,细致勃勃的拿过来,点上一根,璀璨的花火,让白柘欢喜的笑着。

    应舜琛自然是陪着玩了,不过,在白柘低头的时候,目光往后面的某一处一扫,冷冷残酷的带着警告。

    “可怕可怕。”远处正是负责两人安全的零队成员,他们在用望远镜看着这边,没想到被队长发现,发射警告视线过来。只是透过镜片,都能够感觉到那份危险。放下望远镜,拍拍胸口。

    “蠢货。”成瑞推推眼镜,对狡猾脸的队员表示。队长最忌讳别人窥视他和白柘的欢乐时光,明明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还敢忘,这样的人也好意思说自己智商高。

    狡猾脸队员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够蠢,但是他才不承认,他是为了队长和白所长的安全考虑,才不是故意犯蠢。“你说队长知道是谁吗?”狡猾脸觉得自己要遭。

    “你觉得会不知道吗?”面容英俊的队友嘲笑狡猾脸的异想天开。得来对方的嚎叫。

    这边不予理会,那边的白柘和应舜琛高高兴兴的玩着,晚上十点多再次回到房间,点上蜡烛,吹了,吃完美味的巧克力蛋糕,洗洗躺在床上,应舜琛揉着白柘鼓鼓的肚子,为他消食,揉着揉着,白柘就睡着了,应舜琛机智的占领白柘的g,抱着一起睡。

    第38章

    治疗仪掀起的热潮,哪怕经过了一个月都还没有消退,各种各样的消息充斥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国外在引进了治疗仪之后,也是一片热闹,各地沸腾的群众,拥挤的医院,这是人类从未有过的曙光,每个人都想要。抵制,嘿,看看国民愿不愿意再说,世上谁会不想要健康,想要更好的活着。

    在一个月之后,都没见自己的国家拿出治疗仪之后,很多人也醒悟过来,他们的国家不具备这个技术,在埋怨国家无能的同时,对治疗仪也更加渴望,他们可不是Z国,可以得到那么多的治疗仪保证所有该有的救治的。

    Z国在交换治疗仪之后,很是大方坦白在官网上显示了交换数量,国外想要使用治疗仪总要公布一下地点的,结果有心人对比了一下,发现少了很多。

    用来干什么了?自然是被拿去拆卸研究了,Z国那边保密措施做的彻底,怎么摆弄都没关系,但是只要敢上工具,拆,不好意思,仪器精密,会坏的,这一点他们在交换的时候,可都是提醒了,还备注了的,弄坏了也别找他们。其他拿去研究的,自然心知肚明,却坚信自己的技术可以,坏了也有坏了的研究价值,比如纳米生物的残骸,结果,治疗仪一坏,所有环节所有关键都是废铁,在解析上就是废铁,什么超价值的东西都没有。这保密措施,真是让人愤怒又无可奈何。

    比起国外的抗议一片,国内却是好看多了,一片片欣欣向荣,医院的重症病区,也不再是一片阴沉的绝望,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到了这里,基本上就有机会上治疗仪了,那是妥妥的有得救,甚至更好。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二十四小时全开使用,第一批和第二批的病患,开始进行了痊愈治疗,每个得到康复的人,在接收采访的时候,都是各种感激,但是这种新闻大家百看不厌。再对比一下国外治疗仪的使用紧张情况,嚯嚯,作为国人,真是得意骄傲啊。

    每天,治疗室的外面都拥堵着不少的人,但是每个人都遵守着秩序,国家在这方面是很强硬的,典型出来之后,不安分的也要乖。当然,也有不少觊觎治疗仪,想要偷盗的不法分子,也有想要故意闹事的敌对势力,想要对治疗仪下手的,可惜他们统统没有机会。为什么,因为人太多了,而且基本上人群当中,就有十几个人举着摄像头,他们还都不是记者,而是做直播的,或者有家属正在进入治疗室记录这极具纪念意义的一刻。在这种情况下手,分分钟上热搜头条,然后等着被抓吧。想要来点死伤,这是哪啊?医院,药剂下去,往治疗仪上一送,没事,还能混个治疗资格,多好的事。网上,各种类似的段子笑话,正在流行。据闻,今年春节栏目上,有人在策划类似的小品相声了。

    最紧要的一段时间过去,治疗仪的治疗频率开始有所下降,国家开始回收一些治疗仪,并且准备开始对治疗仪进行收费,相关事宜,将会在关于医疗未来发展的代表会上公布。这是医疗史上的盛况,但也是现代医疗体系的悲歌。

    会议参与的人员,来自各大医院的代表,医药界,医疗器械等大型基团的领导纷纷来到。一个个等候着国家到底怎么个安排法。开会首先表示了治疗仪的先进性和重要性,再来说对现代医疗各方面的冲击,然后说要相信国家,会解决这些问题,然后是一下方针。

    治疗仪的完全康复依然针对第一二批的高危群体,当这一批人员稳定之后,治疗仪将会有效度的开放,执行单位依然是医院。院方的医师团体要对病人进行确诊检查等一系列工作。有效度的治疗仪开放,重点工作也在医院。

    治疗仪开始收费,针对第一二批的人群,费用不会过高,国家有硬性规定,第一批的费用五百元,第二批的费用是一千元。针对现有的收入,以及过往的医疗条件,这个价格不算太高,基本上属于能够承担的,而且还有医保可以分担。

    有限度的开放使用治疗仪,是允许第一二批之外的人使用治疗仪,但是,费用要昂贵许多。如果是一般病症,现有医疗完全可以康复的,想要使用治疗仪治疗,可以,预算一个现有治疗费用,翻上五倍,就是使用治疗仪的费用,不怕花钱,就用,而且这只是针对该项病症的治疗,不是完全治愈。

    想要完全治愈,也可以,一百万,不二价,并且需要等候安排通知。在治疗仪的数量缩减之后,这个排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并且排号记录,必须是本人登记,而且进入中央医疗系统备案,治疗仪上会有痕迹,一旦发现违规情况,不好意思,没机会了。

    院方成员松了口气,高昂使用费用,抱着小病不想花那么多钱观念的人一定不少,基本上保证了医院的正常经营。真有不怕花钱的土豪,那也好,这笔费用,医院也分得到。

    一些医药公司也松了口气,如此以来,针对普通病情的药物,依然可以生产贩卖。Z国药物发展的落后,研发费用的稀少,让这些医药公司此刻的损失并不那么巨大,这个条例,能够保证医药公司的正常运作,同样也保证了工人们的损失。

    接下来的事情,是关于医生们的。在治疗仪使用的判断上,需要医生们的专业水平,针对性的治疗来源于医生的指示,这是在要求医生们要有更高的职业素养。别以为可以随便诊治一个毛病上治疗仪,凡是上治疗仪治疗的,治疗仪的诊断和医生的诊断是要做对照的,误差和误诊是有记录的,超过一个界限,那么这个医生就要面临一个审核了,你的医生资格是否合格。想要滥用职权,医术先过关吧。

    院方神情紧绷,却也没那么难看,真正的大型医院,滥竽充数的可不多,现代的医疗器材,在诊治上基本上可以做出正确的判断,医生的判定,这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如果这不合格,那么也确实不该当医生。这一点公布之后,舆论上完全支持的。

    然后是治疗仪的租借问题,现在治疗仪,国家免费给与使用,但是开始收费之后,院方也该给与租金了。这也涉及到医疗器械企业。

    医疗器械企业,乃至医药公司,他们可以凭借自己的财务报表,将研发投入,以及在这次治疗仪问题上的损失做个统计,交给国家。国家以次为标准,将治疗仪提供给这些企业,以后治疗仪收取的费用,这些企业能够拿到二三,也就是说,院方治疗仪的租借方是这些企业,而不是国家。国家会在这方面,另行收取税费就是了。

    相关企业一个个喜上眉梢,这是好事,有了治疗仪这个赚钱机器,损失完全可以弥补,国家实在太大方了。好处给了,当然也要担负责任,治疗仪只要不是治疗上的故障,凡是损坏了,丢失了,这些企业就要负责赔偿费用。各大企业没有异议,都决定回去,阻止专门的人手盯着治疗仪的使用和保护工作。

    医药公司和医疗器械公司,他们最耗钱的研发机构和人员,将会收归国有,国家专门让他们做研究。以后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人员,在病理、医药上的研究,必然是要非常严谨专业的。再没有了疾病威胁之后,不代表人类的未来就没有其他的危害,治疗仪针对的是现有有记载的疾病,未知的呢?现代社会,变异了的病毒还少。这都需要有人去专研,这方面的传承是不能断的。你说还有白柘,不说外面的人不知道白柘的存在,就算是白柘,他也是一个人,经历有限,不可能完全专注这一行业。文明知识的传承,绝对不是一个人就能够做到的。未来的医学发展,必定是更深邃,更专业的。

    这一次国家真是费了心思,并且只有付出的。这是他们看到的,国家那边却很清楚,他们从国外那里交换所得,完全足够支撑他们现在的行动。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未来,还有很多让人震惊到麻木的东西面世,那些东西哪一样不会牵带数个行业,无数人民,这第一次做不好,失去了人民的信任,让人民失去信心,以后只会更加艰难。

    最后,会议总结,国家将会给与现代医疗系统,足够的时间,去适应未来的变化,在这变化当中,国家有足够的实力,保证每一个人的利益,保障社会安定,稳定人民生活,建设更加繁荣富强的社会。

    会议结束,与会者纷纷鼓掌,采访都表示,国家方针的正确性指导性,会按照国家指示行动,适应新的未来,做好转型工作,为更繁荣富强美好的未来做贡献。

    看着就让人振奋,但光明之下,黑暗之中,无数的暗战早就打响。

    第39章

    某国,情报机构,秘密会议室

    一群人围坐在会议桌上,每个人的手上都有着纸质的资料,这是一个秘密的会议室,断绝了外界所有的信号,视屏设备都是断网的,在了解了Z国在电子上的成就之后,他们不得不防,从物理上断绝暴露的可能性。

    “说说这段时间的收获,行动组。”作为主要负责人的情报组长,点名。

    行动组组长开始报告,“我们根绝调查组那边的情报,首先对治疗仪出现之前,Z国各地异动的地方进行的调查,但是全部失败。”这个行动主要为了查清楚,在治疗仪出现之前的日子里,Z国用了什么来抵抗各方的压力,果不其然,那阵子,在全国范围内都有动静,具体是什么,他们行动组进行了潜入调查,却基本上没有什么说话,Z国到底有什么,他们一无所知。

    “一无所获吗?”情报组长并没有生气,他们和Z国在暗中交手过无数次,自然明白对方的厉害,他并不会责备自己的属下,掌控全局的他,知道行动组付出的代价,很多暗子的启动,让行动组损失很大。只是一无所获的,那么也太过无能了。还好,他的属下并没有让他彻底失望。

    “并非如此。”行动组长走道仪器前,将一个移动盘插入,进行解密,会议世上的投影幕上出现了画面,“这是行动失败的记录。”装备了先进仪器的行动人员,少不了摄像的工作,艰辛的将这份影讯给松了回来。

    只见屏幕上,正在某个市政中心行动,这还不是最艰难的军区,而是警卫人员相对薄弱的市政中心,行动人员小心的潜入根据情报显示,治疗仪出现之前,特别准备的地下室,外面有人看守,他们成功击倒了看守人员,准备进入,结果门和墙出现了异常,它们犹如软体动物一样,伸出了触须,将靠近了行动人员给抓起来,又变成牢笼把人给关了起来。

    事后,无聊的零队总算是出动了人,调动了当地的一些帮助,将这些人给丢给了本国的情报单位,他们才不需要这些事情来自那一方,目的他们都很清楚,总有他们行动的机会。他们只所以出动,只因为液态金属墙活动了,为了避免消息扩大,由他们来收尾。零队成员突然有种,他们未来都是做收尾工作,也就是烂摊子的预感。

    “这是什么?”情报组长神色凝重。

    “不单是这一处,其他地方是如此。”正因为这样的视屏太多,才有了它们一部分最终回到这里的可能性。“经过专家们分析,这是一种液态金属,并且具备智能,和治疗仪有着类似的地方。”这是猜测,因为治疗仪的完全报废,也没有液态金属的取样,没有对比,只能是猜测。但是相信他们的技术人员,他们不会猜错。

    这东西和治疗仪来自一个系统,在场的情报人员们可以确定。那个掀起时代变革的天才到底是谁?或者说天才们?

    “调查组呢?你们有什么收获?”情报组长点名了下一个,行动组长后续行动他们稍后再做安排,现在是调查小组,他们在繁琐的情报当中,收集整理信息,有怎么样的收获。

    “有。”调查组长很自信的说活,他们还真有很大的收获,甚至可以说,他们或许可以圈定,带来这个时代变革的核心人物是谁了。“各位请看你们手上的资料。”在会议进行之前,所有的资料不会公开,只有在这里,才有资格翻阅,并且必须按照调查组长的指示才能翻阅下一页。

    “这是一个时间表,一个是Z国领导人完全康复的时间,一个是治疗仪出现的时间。我们现在所进行的调查,都是对这个时间段进行的调查。”资料上面有时间,还有领导人的前后对比的相片,以及这个时间段内,Z国的一些异常行动列表。

    “在这个时间段,Z国已经开始了布局,其中各种情报异常复杂,真伪难辨。”调查组长说道,“治疗仪的出现,不应该悄无声息,在这之前,应该有所动静才是,可是没有,这很奇怪,我们开始往Z国领导人的身边寻找,看有没有线索,然后我们发现了一个人。请翻下一个。”众人翻动资料,那赫然是一个人的照片,和基本情况。

    “白锦行。”照片上正是白锦行的照片,是最近的一张照片:“一个普通的商人。”对他们而言,白家的家产真是不值一提,白锦行的影响力完全是普通级别的。

    “他有什么可疑的?”在这一页的资料上,只有基本情况,上面看不出任何的不对劲。

    调查组长没让他们继续翻阅纸质资料,接下来他要亲自解说,“从情报上看,他除了和Z国的应家有所关系之外,没有任何的特别,也正因为他和应家有关系,所以我们也随便查了一下这个白锦行,却在他的身上发现了突破口。”就连他都很意外,原本只是随便的调查一下,却获悉了重大线索,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们对白锦行的调查也会到此为止,谁能够想到,白锦行竟然成为了关键。

    众人没有发言,听调查组长继续说道。

    “白锦行今年曾经来过我国,并且病倒。”调查组长说,正因为白锦行是在他们国家发病病倒,所以才有医疗记录,这份医疗记录就是他们发现问题的重要依据,调查组长让众人翻看下一页,“这是白锦行的病情报告。”毫无疑问的绝症,无药可治。

    调查组长来到投影仪器前,将他的资料盘插  入。“这是白锦行当时在医院的照片。”都是从监控摄像头上截取的,可以看出,白锦行的颓废和死气沉沉,这是每个获知自己绝症的人,应该有的精神状态,“这个时候的白锦行,显然对自己的康复不报任何希望。”在治疗仪出现之前,谁对未来抱有希望。“你们方才看到的白锦行的照片,是他最近的。”精神面貌完全康复,能够让人理解,有治疗仪吗,白锦行的问题,绝对是可以成为第二批治疗人员的。现在的人,不会奇怪这一点。

    “各位请注意看他的医疗诊断,照理来说,他是活不到治疗仪出现的时间。”调查组长提醒各位。

    “这也没什么,Z国古老的医疗技术,在保养上很有奇效。”有个情报人员说道,虽然彼此暗下的关系不好,但是对方优秀神奇的地方值得认可。在调养身体上,Z国确实有独到之处,看看他们的领导人,就知道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也不奇怪。”调查组长笑笑,“你们看一下下一页的体检报告,这也是白锦行的。”众人翻看,各项指数很健康,经过治疗仪的治疗这没什么情况的。

    “这个时间?!”有观察更细致一点的人,显然发现了问题,他的这一声也提点了众人。

    “是的,时间,”调查组长点头,“白锦行的这个体检报告,来自他回国之后的第二天,治疗仪出现之前。”情报人员的敏感,让他直觉觉得白锦行有些问题,然后对他深入进行了调查,“我感觉白锦行有些问题,对他进行了彻底的调查,这是在他回国之后几天,我们找到的他的一些照片。”只见上面的白锦行再无一丝颓然,气色健康,“这些统统都是在治疗仪出现之前,Z国领导人变化之前。这个时间太不对劲了,确认这一点之后,我们找到了白锦行的这份体检报告。”

    情报人员们纷纷议论起来,这确实是重大的情报,很显然了,在治疗仪出现之前,在Z国领导人变化之前,只是一个普通商人的白锦行怎么有资格得到治疗仪的治疗,别说应家的关系,你看应家主那个时间都还没变化,什么好东西,不是先自己用,能够轮到白锦行。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就在Z国领导变化之前,在Z国领导集体消失一天之前,白锦行到了Z国首都,找了应家主。”其背后的缘故,显然是为了治疗仪。“治疗仪的出现,白锦行绝对是关键人物。”

    众人纷纷赞同。

    “通过这条线,我们还查出了其他的东西,在Z国领导人变化之后,白家入驻了一批军事人员。”虽然对方很低调,但是对于情报人员来说,只要找到线头,剩下的就是理清线的问题了。为什么普通的白家之前没有保护,在领导人变化之后,立刻就有保护人员?这个问题还不明显吗?

    “在治疗仪出现之后,白锦行依然出现在公众场合,显然他还不够价值被完全隐匿起来,那么和白家有关,又突然消失在世人视野的…..”调查组长一按按钮,一个新人物的照片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是一个背着书包,穿着制服,笑得文静的少年。

    “白柘。”调查人员宣布这个人的名字。

    第40章

    情报人员们神色兴奋,并没有打断调查组长的话,他们都有预感,他们找到了。

    “白锦行和方芷筠夫妇,在离开我国的时候,依然情绪低沉,”出现几张机场的监控录像,“显然他们对治愈不报希望,却在回国的隔天,就出现了一份完全健康的体检报告,我相信我国医生,他们不至于做出这样的误诊。”众人赞同,健康和绝症,这个差别可大了。

    “治疗仪,我们现在可以毫不迟疑的判断,白锦行经过治疗仪的治疗,就在这一夜之间,他能够去哪里?只有白家这个地方。”投影上出现白家的住宅,“他是在白家接受治疗的。当时,在白家有一台治疗仪。那么问题又来了?是谁?”

    “我们对白家上下做出了调查,都是些普通人,完全没有任何的科研底子,不可能做得出治疗仪。我们差点陷入困境,不过我们很快就得到了消息,这个少年,”投影上又变回了白柘的照片,“白柘,白锦行和方芷筠的儿子,现年十七岁,成绩优秀,性格温善。这么一个评价正面,成绩又好的少年,他的母亲,竟然给他办了休学手续,然后他从世人的视野里消失了。”

    “为什么?就连白锦行都不够资格让人完全隐匿,只是他儿子的白柘又凭什么?”答案很显然了,“白柘有价值,非常高的价值。”就是这个判定,让他们去寻找其他的蛛丝马迹,“各位可以往下翻看了,这是白柘的一些购物清单。”白柘在购物的时候,并没有做任何的隐蔽处理,本来就是一些普通的东西,但是呢,在理清线的时候,这份清单也是重要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