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9

    充足的耐心等着对方完全接纳自己。

    身体和心都是。

    插入时已经足够可怕的凶器开始抽送,陆年已经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瘫在商祺怀里,像一只被撬开了坚硬外壳的珠蚌,最柔软的内里被反复磨砺。

    这场性事持续了多久,陆年已经不记得了,商祺的耐力比在DS系统中更持久,而陆年晕过去的时间也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早。

    等再醒来的时候,陆年已经被抱到了温暖的池水里。家里的浴缸不算小,但装下两个成年男人还是会显得有些拥挤。商祺用一只结实的手臂牢牢揽住陆年,见他醒来,还低头亲了亲他的鼻尖。

    如果插在体内的手指动作没有那么恶劣,这场景或许会更温馨一点。

    白色的浊液从水下一点一点飘上来,又被自动换水的循环系统带走。手指的进出带入了热水,陆年不舒服地哼了两声,没等再无意识地撩人,他的背脊就僵硬了起来。

    贴在大腿内侧的,是迥异于热水的炽热温度。

    或许是察觉了他的僵硬,商祺并没有做什么动作,他把手指从人体内撤出来,又去轻轻地握住了陆年那线条格外漂亮的手腕。

    “再做你身体会吃不消……”朦胧的水汽萦绕在四周,商祺的声音也被染上了一分湿润,“用手帮我,可以吗?”

    后面受不了,商祺也没和陆年提口交的事,他只问能不能用手,冷静得像是下面那个抵在人臀肉上气势汹汹的炽热不属于自己一样。

    做爱的时候,商祺的动作和声音里全是X的影子,可在某些时候,他又温柔小心得像那个系着围裙把饭端上来的大男孩。

    明明是两个差距悬殊的形象,明明才只是第一个晚上,陆年却奇怪地没有生出什么别扭的感觉。

    他最后还是把手伸了下去。

    虽然已经细致又深刻地了解过那里的形状,再去用手帮忙时,陆年依然被对方的尺寸骇了一下。他很难相信自己是怎么把这么粗长的东西吞进去的——虽然他到底也没能全部吃进去。

    陆年之前已经射过不知几次,商祺却还只是第二回。他的持久力似乎是递增的,一直到陆年的手腕都泛起了酸麻,身后的呼吸声却还是保留着不少的冷静。

    陆年尝试着去着重照顾那些比较特殊的部分,比如一整圈的冠状沟,和龟头顶端的开口。他没有经验,这些东西全部来自商祺自己的传授。以往商祺这么对他的时候,他不出几下就得哭叫出声,可等对象交换时,呈现的结果却并不算乐观。

    等他不由开始生出挫败感时,商祺才提出了第二个选择。

    这个办法其实也轻松不了太多,陆年被抱出浴室,脚都没有沾地。商祺似乎很喜欢这种亲密的姿势,拥抱,接吻,他都乐此不疲。

    他们回到卧室,陆年跪在只剩半边干净的床上,并拢了修长漂亮的双腿。商祺从身后拥住他,然后把那个滚烫的肉棍挤进了他的大腿内侧。

    腿根处嫩肉被摩擦的刺激比想象中更加强烈,陆年几次都撑不住地几乎栽过去,又被一次一次地拉回来,原本白皙的皮肤被磨得像打过的屁股一样红,等商祺射出来的时候,陆年那原本颓软的瑟缩性器也颤抖着吐出了最后一点能挤出的白浊。

    两个人的精液混在一起,黏在平坦紧实的小腹上。精疲力竭的陆年被抱到一旁的软椅里,小腹被湿巾耐心清理过。商祺离开了一会,才重新把下身满是红痕的陆年抱回了换好干净床单的床铺上。

    柔软舒适的大床散发着诱人的蛊惑力,陆年只来得及往身边热源靠近了一点,就呼吸轻浅地入了眠。

    一个不只落下过多少次,却永远都觉得不够的轻吻碰了碰他微肿的唇瓣。

    室内终于安静下来。

    这一夜如此漫长,又如此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