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初窥

    杨羽和陆梦鸢离开之后,杨羽忍不住边走边嘀咕着开口道:“太坑了,什么也没说,就赚了80块钱。”

    陆梦鸢则是嫣然一笑看向杨羽边走边开口道:“哎呀,算啦,我觉得那老人家挺有意思的。咱们遇上世外高人也说不定,呵呵,下次我也让他老人家帮算算。”

    杨羽撇撇嘴没有说话,看你一身国色天香的气质,那老头肯定会坑你800块。保佑老大被800块!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来到了南城的场地。

    一走到场地内,陆梦鸢就不停地张望着空旷无人的街头网球场地,一脸兴致勃勃。

    在等待顾子风的同时,杨羽为陆梦鸢简单介绍了街头网球的情况,陆梦鸢听得津津有味。

    正在陆梦鸢听得入迷的时候,顾子风带着谢帆出现在了小道口。

    杨羽停下介绍,笑着望远处的顾子风开口道:“来了,额,是那个男的,那个女的是买一送。”

    陆梦鸢忍住笑意剜了一眼右边的杨羽,然后看向走来的顾子风两人,脸上闪过一丝紧张的神情。

    那边,顾子风挎着网球袋边走边朝杨羽挥手大声开口道:“我来了!我异父异母的同胞兄弟,哈哈!”

    杨羽不忍直视地闭上眼睛,将头别到一边。

    顾子风身侧的谢帆疑惑地小声询问。

    陆梦鸢也是转脸看着杨羽轻声开口道:“你朋友刚说什么啊?你们是堂,是亲,是什么兄弟?”

    杨羽郁闷地笑了笑看着陆梦鸢开口道:“他就这样,喜欢开玩笑。”说完,杨羽起身走向顾子风两人。

    陆梦鸢也跟在杨羽身后,使劲思考着杨羽跟顾子风的复杂关系。

    四人站在球场边,杨羽和顾子风互相做了介绍。

    谢帆盯了跟前的杨羽很久,而后愤愤不平地开口道:“没想到你长得这么挫,也能骗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站在谢帆右边的顾子风连连奸笑点头,陆梦鸢俏脸红晕没有说话。

    杨羽则是急忙摇头开口道:“不是不是,你们别误会,这,这是我,我们是普通朋友。她对街头网球比较感兴趣,知道我要过来,所以就。”

    顾子风洒然一笑后开口道:“行啦,你心虚什么。人数刚好,要不咱先玩一盘双打?”

    站在杨羽身后的陆梦鸢看着顾子风微笑开口道:“不用,我不会打网球,你们不用在意我。”

    顾子风点点头笑着看杨羽开口道:“行,那咱开始吧。嘿嘿,看看你到底进步有多大。”杨羽也点头开口道:“咱们玩循环球吧,你可别放水啊。”

    说完,两人开始各自准备起来。

    而陆梦鸢则是在谢帆的带领下,走到观众席上。

    在杨羽两人热身期间,谢帆看着左边的陆梦鸢开口道:“姐姐,你真漂亮!陆梦鸢转脸对谢帆嫣然一笑你怎么就落入杨羽那小子的魔爪了呢,多冤啊。”

    陆梦鸢哑然一笑,然后红着脸开口道:“我们不是,杨羽,我觉得人挺好的啊。难道他人品很差?”

    谢帆不屑地撇撇嘴开口道:“我哪知道。反正那臭小子就是个扫把星,谁跟他在一块准没好。姐姐你跟他在一起,算是为人间自有真情在了。”

    .更新最.快上y

    显然,谢帆对于上次杨羽连累顾子风住院的事还在耿耿于怀。

    陆梦鸢哭笑不得地开口道:“杨羽他没那么差劲吧?”谢帆煞有其事地开口道:“反正姐姐你可悠着点,别同情心泛滥。你要是真给她做女朋友,我只会颁一面助人为乐的锦旗给你,不会祝福你的!”

    陆梦鸢“扑哧”一声,莞尔一笑。

    此时,场上的杨羽和顾子风已经热身完毕。

    在陆梦鸢和谢帆的注视下,杨羽和顾子风开始了两人的第一次正式交手。

    两人第一个回合比拼的是,速度球。

    尽管上次目睹了杨羽和第五木青的比拼,但是正在和杨羽交手的时候,顾子风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杨羽对速度球的掌控比那个时候更熟练了,已经可以用200mh的球跟自己形成多拍的相持。

    顾子风也在比拼中,被杨羽拿到了不少分数。

    这是除了与第五木青交手外,自己从来没有过的!

    没想到短短的两个月时间,杨羽竟然成长到了可以硬撼自己的地步!

    正在跑动挥拍的顾子风,在心底深深惊叹。

    而杨羽则是在一局局的跑动中,不断思考着一个问题循环比拼到底有什么奥妙?

    思考着这个问题,杨羽又遇到了接踵而来的更多问题。

    在比拼中强弱有定数吗?是不是先发制人的一方就一定是强的呢?后发一方虽然失了先机,但不代表就一定落败?后发一方如果通过努力,会不会有可能实现反制?

    现在,自己已经置身在岚叔对面的位置,自己属于后制的一方吗?不是,比拼有先手一方,有后手一方,这是正常的顺序问题。

    真正的先发制人,应该是首先取得优势的一方!那么,只有在比拼中以更强的技术才能压制对手。这种先发制人的思想,是不是一种道?

    反之,真正的后发制人,应该是在被对手压制之后伺机反击的一方!那么,只有在被压制中也能与对手相持到最后的能力才有机会反制。这种后发制人的思想,是不是也是一种道?

    那么自己要置身于什么位置去应对一次又一次的博弈呢?自己在面对博弈的时候,总是习惯后发而动,随机应变,这是不是自己心中对网球博弈最原始的理念?

    敌不动,我不动。这种博弈习惯是不是主导自己博弈的源头?

    想到这,杨羽非常兴奋!

    自己似乎摸到头绪了!

    而有了头绪后,杨羽发现自己在对战的时候发生了变化。但哪里发生了变化,杨羽却怎么也说不上来。

    尽管不得要领,但杨羽非常开心。也不停地回味着刚刚明悟的思绪,想要牢牢抓住稍纵即逝的感觉。希望自己能以此为契机,继续努力,悟出属于自己的道!

    对面的顾子风虽然也发现了杨羽的不同,但也不说不上来具体是有什么不同。

    总之,顾子风感觉杨羽在对战中的表现,多了一分随意,少了一分执着。

    这让顾子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底隐隐感觉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