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雷之国

    不知道公主殿下是否发现了我眼里暗藏的杀意,她身子一旋,挡在我面前,正好把我和她的侍女隔开,看着她身上描金绘红的灿烂和服,我顿时回过神来。发觉自己被芽枝的死亡干扰得心神不宁,甚至迁怒于这些被保护的对象,其实她们有什么办法,手无缚鸡之力,如果真要说错,大概就是贵族们有了至高无桑的权利和高贵的地位,却没有与之相对的实力。忍者们恰好相反,最强的忍者拥有改天换地的力量,却……

    我及时抑制住自己的想法,学着宇智波诚的样子,从地上弹起来单膝跪地,垂下头,用最诚意的语气道歉:“在下很抱歉冒犯了殿下。”应该是这么说的吧?我有些拿不准这么说对不对。

    “你不用如此,如果不是你,我早已如那头牛一般,像春天里的雪般消融。”头顶传来公主细声细气的声音,她转过身子,面朝我,穿着木屐白袜的脚小步挪到我眼前,后面还拖着长长的衣摆。

    “镜,你能继续像刚才那样继续保护我吗?”

    没有人说话,宇智波诚不为人注意地侧过头,朝我使眼色,我刚冒到喉咙口的那句“不愿意”又咽了下去,视线扫过辉——他满脸焦急,显得比公主还要关心我的回答——好吧好吧,只要把她送到雷之国大名手上就没问题了。

    “这是我的荣幸。”最后我这样沉声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大家都松了口气。

    只是这样的承诺在半小时之后就作废了,原因是雷之国派人来迎接娇弱高贵的火之国公主。由几名高级别的贵族带队,一大群武士,和人数同样可观的忍者从道路尽头缓缓行来,见到这边的车队后那边爆发出一阵欢呼。

    两边领队一碰头,就先态度热络地联系起感情,这个人夸赞火之国的公主殿下德才兼备,倾国倾城,那边吹捧雷之国的大名气宇轩昂,有胆有谋,总之在双方口中,这次的婚姻简直是天作之合,这对新人不能更加般配。

    这些政治上的往来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甫一接触,我们这边风尘仆仆身心俱疲的忍者们都感觉到对方忍者并不算善意的目光。他们打量着我们,用的不是看待盟友的视线,而是充满警惕的,如同看着一群入侵者一样的眼神。

    其实这是能理解的,换做是我,一帮敌对家族的忍者大摇大摆跑到自己家门口来,我也会情不自禁地防备。

    不同于这些正在嘘寒问暖道貌盎然的贵族们,他们之前再恨彼此,也不会亲手把刀送进对方身体,他们也不会有亲人被对方贵族杀死,代替这些人的是忍者。以至于当这些挥刀的人言笑晏晏站在一起时,我们这些刀子反而觉得不知所措,无法用同样的态度对待杀害自己亲族的仇人。

    没有永远的仇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在忍者世界里是不成立的。

    仇恨不会消失,它只会如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随着那边贵族们的气氛越来越热烈,成相反驱使的是这边的氛围越来越冷凝。

    我们能理解对方的防备,却不接受。换谁跑这么远送公主过来,一路上死了好几个同伴,风餐露宿,好不容易到了地方不但没有被好吃好喝招待,得到的却是冷眼寡语,换谁都会怒火冲天。

    于是,护送小队里的忍者们不约而同用上挑衅冰冷的眼光,回敬过去。

    空气中有一根无形的线逐渐绷紧了,而且还在不断拉紧,线绷得笔直,随时都会接近崩断的极限。

    幸运的是,在细线崩断之前,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形。还是那位坐在牛车里的少女,婉拒了雷之国官员让他们忍者护送接下来行程我们这些人直接打道回府的请求。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这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什么都知道,她并不是话本小说里天真无邪什么都不懂的贵族公主,她什么都知道,只是不说。她也有自己的目的,为了这个目的,她会在必要的时候不再沉默,就像现在——

    “这些忍者为了保护我,付出了一切,理应得到休息和食物。而且在父亲的任务书中,我应该被他们亲手送到雷之国都城。并非不相信贵国忍者,只是……这些人是我即将见到的最后的火之国的人,请让我稍微在他们身上寄托一下故国之思吧。”

    公主殿下都把思念祖国这种话搬出来了,其他人还能说什么呢。雷之国的官员叹息一声,抒发了一下自己对公主殿下的同情,赞扬她远道而来嫁给自己君主的决心,说了一大堆到最后才说出唯一重要的那句话:“当然没问题,他们会护送殿下到雷之国都城的。”

    原本已成包围之势围过来的雷之国诸忍者武士这才不甘不愿地退了下去。

    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走到公主新座驾旁,车队在重新编队之后朝最近一处的城镇前进,打算在那里住一晚休整一番,明日再动身前往雷之国都城。

    一路上行走的人都很沉默,倒是牛车里时不时传来贵族们的欢声笑语,远离近距离的死亡威胁,这些人重新恢复了享乐的天赋,甚至在刚进城镇旅馆的那会儿,就决定今晚就先举办一个小型的宴会。

    像我们当然是没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不过在周围护卫都是雷之国的人情况下,也算是间接得到了休息的机会。

    夜风把主厅中的乐声送来,隐隐绰绰的,听不清晰。雷之国在大陆的最北边,早早就进入了深秋。现在不但不觉得最开始的灰色斗篷闷热,反而觉得温暖异常,庭院中有几株枫树,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一次闹鬼任务里的大宅,那所宅邸的院中也有这样如火般鲜红的八爪枫叶。可惜,那个时候的同伴已经少了一个。

    把手伸进忍具包里,摸到那个特制的小袋,我的心定下来,抬起头,发现天空里没有星星,阴沉沉灰蒙蒙的,连月亮也在厚厚的云层中若隐若现。

    风更大更凉了,我发觉自己的刘海变长了,有些遮眼睛,如果母亲在这里一定会拉着我让我把剪短,说起来辉小时候明明是短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变成现在这样长长的马尾,大家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人从走廊尽头向这边走来。

    我扭头一看,背上背着一把长刀在,气宇轩昂,正是宇智波诚。他的右手臂上绑着一条崭新的绷带,见我把目光钉在上面随意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去找武士们讨教刀法么?”

    在这个武士没落的时代,雷之国的大名与众不同地豢养了一大群刀法高超的武士为自己效力,谁不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不过流浪的武士们都冲着这位最后的“救星”,前赴后继加入这个雄踞大陆一隅的国家,若要真想找人练习刀法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与其坐在这里伤春悲秋,不如去提高自己的实力,逝去的人留不住,总是后悔的话连未来都会失去。我一跃而起,跟上丢下那个问题却压根没等我的宇智波诚。他似乎笃定我会跟上来,走的很快,直到我靠近他身后,他才慢悠悠出声:“这样接近我,是会被我斩了的。”

    我遗憾地松开刀柄,耸耸肩:“我开个玩笑。”

    雷之国未值勤的武士们正好在比拼刀法。不大的院子里,热气腾腾,在一群人的包围中间,两个青年*着上身,露出精悍的肌肉正在对刀拼力气。完美的肌肉线条鼓起,尤其是手臂,一看就知道充满了强悍的力道,两个人的眼神也厮杀在一起,是那种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的目光。

    我们两个外人一走进院子就被察觉了,看清我和宇智波诚身上的忍者打扮后,这些人顿时充满了敌意,一个中年汉子走过来,气势汹汹地质问:“干什么?”

    我的目光落在他腰间的武士刀上,刀没出鞘,和我还隔着几步远,但就是这个距离,我已经感觉到那把刀正在跃动中。汉子也发现了,似乎也很惊讶,低头看了眼爱刀,拍了拍它像是在安抚焦躁的宠物一样。

    “听说天下最强大的武士在雷之国,慕名而来请教。”宇智波诚淡然道,“我是宇智波诚。”

    “宇智波镜。”我将背上的刀解下来,它正在木质刀鞘里强烈颤抖着,撞击得哐哐直响,我从没见过它这么激动。

    中年汉子压根没注意到我两在说什么,瞪大眼看着我手里的刀:“这是那把刀。”

    那把?哪一把?宇智波诚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至今也没跟我解释清楚。我问他,他就说还没到时候让我知道,不知道他这么神神秘秘的干什么。我用了快十年,到现在除了宇智波诚,其他人都没表示过惊讶,中年汉子是至今为止的第二个。

    其他人听见这边的动静,也陆陆续续围了过来,包括那两个原本在拼刀的青年,人群很安静,看来知道这刀的人真的不多,就算是在这群最依赖刀的武士中也就中年汉子一人。

    “我能看看么?”他瞪着看了半天,才想起拿刀的我。

    接过刀,翻来覆去看了一圈,他抬起头,脸上原本的敌意消失了,正色道:“请进屋详谈。”

    我看了眼宇智波诚,他冲我一挑眉,意思是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