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护送任务(一)

    夏天的尾声将近,可惜天气依旧闷热,头顶的太阳也毫不留情,道路上没什么人,干燥的气候导致人一经过就尘土飞扬,那些坐在牛车里的人还好,可苦了我们这些要时刻警惕敌人来袭的保镖。眼下我们一队人马正从火之国的国都出发,朝位于地图上端的雷之国前进,途中要经过汤之国和月之国两个国家,加上人多物杂,走走停停,实在是一次漫长的旅途。

    长长的队伍中间有一辆华贵异常的牛车,车顶用最精细的茅草铺就,车厢的前后方都用竹帘垂着,牛车后面的竹帘下方露出里面人穿着的鲜艳和服,光是看那件樱吹雪图案的粉色和服衣摆就让人忍不住遐想里面公主的花容月貌。

    这是火之国大名的公主,要嫁去雷之国为两国的联盟奠定基础,此去山高路远,对于娇弱的公主殿下来说实在不是个好差事。刚开始出都城的时候,公主还时不时让大家停下来,她从车厢里挑开车帘朝自己呆了十几年的家乡眺望,及至行到火之国和汤之国的交界处,她才彻底失望,知道大名父亲不会派人追回她,再没有主动要求车队停下来过。

    汤之国是位于火之国东北方向的一个小国,以盛产温泉著名,是许多国家大名度假爱去的胜地。但是大量的温泉带来大量的热气,就算是在九月份,一股股热风还是从通往汤之国的方向吹来,道路两旁的树林里蝉鸣响亮异常,像是知道秋季即将到来,生命将要终结,正竭尽全力发出临时前最后的哀鸣。

    叮当——叮当——前面牛车上挂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叮当——叮当——蝉声响亮,叫的人心浮气躁。

    “真是的,挂着这么一个大铃铛不是在告诉敌人我们来了么,能不能告诉公主殿下,让她把车上的铃铛摘了?”我听见身后有人这样郁闷的嘀咕着,话刚说完,立刻就遭到旁边同伴的嘲笑:“有本事你跟公主殿下去说,她只要皱半个眉头你小命就没了。”

    抱怨的那个人无法反驳这句话,不甘地咕哝几句,很快又彻底安静下来。

    我扯了扯斗篷的衣领,好让空气流通得更快些,最里层的衣服已经汗湿了,黏在背上很不舒服,一滴滴汗珠从胸前滑落过腹部,痒痒的,像有蚂蚁爬过。明明是这么闷热的天气,我们还被要求披上统一分发的灰色斗篷,如此要求的贵族声称这样才能不会污了不经意朝外看的公主殿下的眼。

    我是搞不懂忍者的盔甲和紧身作战服有什么好污公主殿下眼的,不过想想车厢的窗户都垂着布帘,按照礼仪公主不能掀开这些帘子,里面想必更加闷热,她还穿着最受贵族们吹捧的十二单和服要比我们惨得多,这样一想,心里又平衡了。可能大家都是这么想的,虽然眼神里透出烦躁厌恶,却还是一个个都披上了斗篷。

    这次的联姻对火之国来说很重要,雷之国作为五大国之一,军事力量排在第三。雷之国忍者擅长的雷遁变幻莫测,杀伤力极强,又有麻痹敌人的特性,在战场上很占优势。

    而对于其他国家来说,火之国和雷之国的联盟无疑会打破眼下相持不下的格局,形成一个他们难以抗衡的怪物,到时候其他国家很有可能会任由雷火两国宰割。尤其是风之国,它的综合实力本来是排第二的,可惜年年和火之国打,两个国家关系不好,火之国现任大名又态度强硬,宁愿把女儿丢进海里喂鱼都不会跟他们结盟。一旦这次联盟成功,首当其冲的就是风之国,所以它和其他担心利益被破坏的国家肯定都会找机会来破坏这次联姻,而最好时机自然是在公主前往雷之国的途中。

    火之国大名也是担心这样的情况,除了派出家臣和武士护送,更是雇佣了一大批忍者,除去我们宇智波以外还有日向一族。另有零零散散十几个流浪忍者从旁协助,这么多人连同公主殿下自己的联姻队伍一起足有两百人,可谓声势浩大,阵容豪华。

    我听说大名一开始是想让千手一族来护送的,可惜他们现在和羽衣一族打得不可开交,抽不了身,他就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我们宇智波。他觉得自己是退而求其次,我们却是觉得被侮辱了,宇智波和千手分明旗鼓相当,为什么第一个考虑他们不考虑我们?要不是看在他是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份上,这个任务我们都不一定会接下。因着这个原因,族里憋着一口气,派了近十个高手过来,一定要证明给大名看宇智波不比千手差,甚至更好。

    我一个,辉还有芽枝,三个人都参加了这次护送,最高总负责人是我的刀术老师宇智波诚,而在日向一族那边,他们也很看重这次的任务,由他们的族长日向千野领队,同样来了八个人。

    日向一族的血继限界是白眼,拥有近乎360°的视角,可以看到周围环境的查克拉流动情况,同时能洞察远处以及看透物体。在查克拉的强化下,白眼甚至能看到一公里以外的事物,光论洞察力还在写轮眼之上,是最适合侦查的血继限界之一,看来火之国大名为了这次车队的安全也是花了心思考虑的。善于侦查预先发现敌情的日向,以及攻击力强大的宇智波……这么说来防御力更好的千手的确比我们更适合呢。

    一路上想着有的没的,倒是暂时遗忘了天气的炎热,反正有日向一族在,不用那么紧张周围可以偷偷懒。忍者们四散开护卫在车队周围,我的位置恰好在公主殿下的牛车后面,从我的角度可以隐约看见车帘里的人影,我走了多久,那位公主就在里面一动不动坐了多久,也不知道她屁股疼不疼。

    伸了个懒腰,恨不得这时候天来一场大雨痛快一下,正这样想着肩膀突然被人从背后一拍,辉神秘兮兮从后面靠近了我:“据说这位公主美貌逼人,倾国倾城。”

    我斜着眼看他,伸懒腰的手还举在空中:“所以?”

    “所以你不想看看传说中倾国倾城的公主到底长什么样吗?”辉的脸上写满他很感兴趣的字样。

    “没兴趣,”我放下手望着牛车里的人撇撇嘴,“她如果同意我们脱衣服,我才有那么一丁点兴趣。”

    “别这样啊,”辉的额头也满是汗珠,鬓角的碎发黏在发际间,他擦了把汗把手搭在我肩上,“你有芽枝了,兄弟我还没着落呢。”

    ……话是这么说,别以为我没发现你在偷偷摸摸把手心里的汗往我衣服上蹭,我朝辉和善一笑:“再不把手拿开,你就要永远地失去它了。”

    辉切了一声说了句没意思,见鼓动不了我,悻悻然退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

    我们两这般低声说话,其他人倒是没发现,就是距离最近的一个日向少年瞥了我和辉一眼,我见他眼睛周围青筋暴露,特有的白色瞳孔里有细碎的黑色杂质一看就知道在用血继限界,正是有他们这样兢兢业业无私奉献我才能这么轻松,这样一想下我对他好感大增,冲这位队友笑了笑,用口型对他说【请保密。】

    那少年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年纪,表情却严肃多了,笑也不笑,一声不吭移开视线,也不知道是没看见我的暗示还是默认了。

    他额头上绑着一条白色绷带,很突兀也不像是受伤的样子,我瞥了几眼想到过去听见的一个传闻,说是日向一族分家和宗家等级分明,比我们宇智波还要夸张得多。分家人的额头上有特殊咒印,平时没什么一旦他们有反抗宗家的心思,咒印就会被后者启动,到时候无论你再强也会爆头而亡。

    我初次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还不相信,这都什么年代了各个家族间还在争斗不休,抢夺资源,他们还搞内斗,好吧也不算内斗,只是在这种武力压迫下,分家和宗家的关系肯定不和谐。不和谐就有破绽,就会被敌人趁虚而入,我就考虑过怎么从中挑拨离间,引起日向内乱,结论是有好几种方法可以轻松挑起战争,当然我也就是想想。

    一路上风平浪静,不要说忍者了连浪人都看不到一个,很是无聊。从日向少年身上转移开注意力后,我就直打呵欠想睡觉,坚持了一阵,终于听到车队领头人派人通知前面就要进入汤之国了,到时候车队会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让大家做好准备,我这才打起精神。

    汤之国和火之国的国境线很寒酸,也就意思意思地建了个瞭望塔,连围墙都没有,孤零零地立在道路旁。一路走来地势减缓,如果说火之国是丘陵地带多山丘多树木,那汤之国就是平原,放眼望去地势平坦良田千顷,在这么开阔的视野里,那座瞭望塔就越发显得突兀了。

    我们这么大一批人马声势浩荡地从土路上走来,不可谓不显眼,还没走进那座瞭望塔,就有一个官员打扮的人从塔下的小门匆匆跑出来,拎着褐色直衣的衣角,踩着木屐,跑的满头大汗。听到车队是护送火之国公主前往雷之国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就越发恭敬了,点头哈腰地请我们进入汤之国,连通信公文都是随便瞥一眼。

    以往这种人对于忍者都是不屑一顾的,也不知道他们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官员有什么底气敢对忍者颐指气使,这次跟着公主殿下我们这批忍者倒是体会了一把狐假虎威的感觉。

    过了瞭望塔,车队在一处小溪旁停了下来,众人陆陆续续坐下,有侍女从牛车里出来放风,还有人到旁边小溪打水,我望了望周围风平浪静的,日向一族还在警戒。他们都是分批次进行,之前戒备的白眼少年已经撤去眼部的查克拉坐在地上休息,正好对上我的视线他愣了一愣。我朝这位敬业的同行笑笑,移开视线好不容易找到想找的人,走过去一扯辉的马尾。

    辉嗷嗷叫着回头:“干什么!”

    我拇指翘起向背后一指:“要不要去快活一下?”辉顺着我的手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小溪,顿时眼睛就亮了。(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