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闹鬼的房子

    见来人是我们这三个小孩子,山茶大人还没说什么,他身边的女人首先就不高兴了:“什么嘛,就这三个小鬼,宇智波一族也太瞧不起人了!”

    我瞥了眼她挽着山茶的手没说话,反正做主的是山茶不是这个女人,她说什么我就当做没听见。辉却是个急性子的,立刻脸就拉了下来,估计还是考虑到女人穿戴不菲没有立刻吵起来。

    山茶显然也有些意外,脸上的期待的神色淡了些,不过还算有礼貌问带头的我:“只有你们三个人吗?”

    我点点头:“宇智波一族的信誉在忍界是有保证的,山茶大人不也是因为这个才选择了我们家族吗?”

    山茶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而向我解释起身后这栋房子问题。

    原来这栋房子是他在三个月之前买下来的,本来是专门给他身边这位梦子小姐居住的,结果还没搬进去就出了问题,负责守门的一个武士在夜里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第二天连滚带爬地跑去报告给山茶。后者也是有点疑惑买房子时价格偏低,现在听手下这么一汇报顿时觉得找到了答案,可不是嘛闹鬼的房子价格怎么会高。无奈房子已经买下了,前主人也跑的没影,他只能捏着鼻子忍下来,指挥手下去请阴阳师过来除鬼。结果那个阴阳师进去没一会儿就鼻青脸肿地出来了,说里面的东西很厉害他处理不了。

    在这之后山茶接连又找了三个阴阳师,全都和第一个是同样的下场,以至于他山茶在阴阳师那边都出了名。逃出来的那四个阴阳师说什么山茶大人的房子里的厉鬼有几百年的修行,厉害得不得了,不是寻常人能压制得住,这样一来,山茶再去找阴阳师都找不到了。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梦子小姐给他提意见,既然阴阳师不行那就试试忍者,厉害的忍者不都是随手就能招来风火雷电的么,比那些阴阳师要厉害得多。

    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山茶大人找宇智波一族下了委托。而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忍者怎么可能相信会有鬼怪这种东西,白给的佣金不要白不要,接单子的族人就笑纳了,随便把我们三个推出来,也就是给我们三个小孩过来玩玩的。

    当然后面一段是我的推测,在面对山茶的时候我还是一脸严肃地保证,族里只派我们三个孩子绝对不是轻视,在忍者的世界里没有小孩子这种生物。

    山茶大人把房子钥匙丢给我,带着还不服气的梦子半信半疑地走了。我看他们走远了,开始扭头打量这座围墙后的豪宅。这是一间典型的日式房屋,不过占地面积不小,外面有一道矮墙包围,矮墙上面还用青瓦装饰了,两扇木门用铁链紧紧锁住,看不到院子里的情况。

    既然来了,总要先进去看看。我上前把铁链上的锁打开,推开木门,伴随着吱呀一声,两扇涂着清漆的门向内敞开。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道蜿蜒着通向宅子的正门。走进去就看见院子里荒草丛生,长满了野花野草,显然很久都没有人打理,一个圆形的浅池塘也是干涸状态,里面堆满腐烂的黑褐色落叶,在池塘的上方是一棵枫树,还没到深秋的时候,四爪形的叶子只是边缘隐隐发红,大体上还是灰绿色。

    而主宅看起来则比了无人气的院子好多了,两旁的柱子像是新上了层黑漆,地板上的木板铺的也很稳当严实,就是在边边角角里有些蜘蛛网。推开门,房子里扑面而来许久未住人的气味,玄关的地上有个碎掉的花瓶,不知道是不是上一个主人临走时不小心打碎的。

    我和辉,芽枝决定三个人分头行动,把房子大概探究了一遍然后在东面的走廊上汇合。

    本来我对这个打算是拒绝的,前世看得恐怖片告诉我,一旦分头行动总有个人要出问题,但是考虑到我一旦反对,辉和芽枝又要嘲笑我胆子小,最关键的是他们绝对会更坚持这个计划,我只能作罢。辉那边还好一点,芽枝是第二次出任务,我总不放心她,便偷偷跟在她身后,随着她走完她负责的那块儿。

    因为宅子里的家具基本都搬走了,只要开了门一切都一览无余,所以检查起来很快。我看芽枝很快就要完成了,立刻反身去检查我负责的那几个房间。

    虽然已经尽量提高速度了,但当我到达集合地点时还是晚了不少,芽枝和辉已经坐在走廊上晃着腿聊天了。看他们两个放松的背影,我不由地叹了口气,他们还真当是过来郊游的啊。

    走过去一人拍一遍肩膀,问有没有什么收获。芽枝那边的情况我是知道的,她也第一个首先摇头说没发现什么。我检查的主要是主卧还有旁边的书房茶室等,也没有发现。

    而辉负责的是厨房那块,却有了一些收获。他说在炉灶里发现了一些烧剩下的木柴。

    我和芽枝跟着辉前往厨房,果然在炉灶里发现了一些漆黑的柴禾,不过它们已经被烧焦了,轻轻一碰就散了架。芽枝小姑娘嫌脏就没去碰,看我和辉一人伸了一只进去检查有些不解:“这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前主人烧剩下的么?”

    辉抽出手,摇头叹息:“你真是大小姐啊,这种柴禾一看就是新烧的,最多不超过一周。山茶大人说这房子都买来三个月了,当然不是前主人烧的。”

    芽枝还是不能理解:“那又怎么样,说不定就是之前来的那些阴阳师,渴了饿了在这里烧点东西喝或者吃。我可是知道那些阴阳师都娇贵得很呢。”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护送一个颇有名气的阴阳师,现在说起来口吻怨念,看来颇有感触。

    我拍掉手上的黑灰环顾了一圈厨房,发现灶台上也是干干净净的,整个厨房就这里没有积灰,想了想说:“芽枝说的也有可能,再看看吧。今晚我们在这里住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现在我们在仔细搜查房子一遍,重点是看哪里没有灰或者哪个角落没有蜘蛛网。”

    这可比之前推门——看一下——关门麻烦多了,在我的坚持下我们又没有分开行动,所以探查的速度很慢。我正拉开一扇纸门呢,听见背后的辉悄悄在对芽枝说:“镜果然怕鬼,你看现在他这么害怕,都不肯分开行动。”

    我简直想回头揍他一拳,在陌生的地方和队友分开,一次不够你还想来第二次啊!不过我让忍了忍,握成拳头还是没有出手,免得到时候他又说我“恼羞成怒”。

    这一圈看下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们随便找了个空房,点上蜡烛,吃了点兵粮丸后开始统计发现没有积灰的地方。房子这么大,到处都是灰,只有三处没有积灰光亮如新,一个就是厨房的灶台,第二个是一间卧室的壁橱,第三个就比较奇怪了是厕所。

    我冷笑一下,对此总结道:“要么这是个吃饭睡觉上厕所一个都不少的鬼,要么就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辉这家伙坐在我对面,用蜡烛照着自己的下巴往上翻白眼,幽幽地说:“我是鬼~~~是你杀了我吗~~~~呜呜~~~~~”

    我面无表情,伸手握住他拿蜡烛的手腕就是往上一抬。辉被烫得一下跳了起来,蜡烛都扔到了一边,还好芽枝眼疾手快踩灭了不然就烧起来了,而罪魁祸首正捂着下巴满房间乱跳:“疼疼疼!”

    一时间突然从光明掉进黑暗,我还不习惯,再加之耳边有个鬼哭狼嚎的声音,更是心浮气躁。刚想让辉安静点,就听见了门外有细细索索的声音。

    我立刻紧张起来压低声音喝道:“别说话!”在正事上辉倒是挺机智的,见我语调不对,立刻闭上嘴,芽枝也放缓了呼吸,一时间房间里一片安静,而门外的东西好像也发现自己被人注意到,立刻停下了动作,没了声音。

    等了一会儿,外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辉就有点忍不住了,他本来就没听见,现在就更怀疑了:“镜,你到底听见了什么?”还好这小子还不忘放轻声音说话。

    我摇摇头,在黑暗中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贴着墙壁悄悄走到拉门旁,芽枝本来背对着门坐在地上,现在也半跪起身掏出苦无正对着纸门。

    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我看见辉站在拉门的另一边,便朝他点点头,这时候我又听见了细细索索的声音响起,像是衣服拖在地板上的响动……

    声音忽远忽近,很难辨认得出具体方向,就在我忍耐不住想打开门的时候,另一种声音响起了,这次是一个女子在呜咽。

    夜晚的大宅里静悄悄的,整个空荡荡的宅邸里只有我们三个,此刻听到这种奇怪的动静还真有些毛骨悚然。我捏紧手里剑,深吸一口气,朝对面的辉抬起手。

    他显然也吓得不轻,停顿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同样抬起右手放在拉门上。

    我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了门,顿时两扇纸门同时向两边拉开,房门大敞,在中间的芽枝大叫一声:“看到了!”就跳起来冲了出去,我赶紧紧随其后。

    衣服的拖拽声,女人的哭泣声都消失了,只听见前面的芽枝,我以及后面的辉急速跑动的脚步声,一边跑我一边疑惑,如果怎么没听见对方的脚步声?

    顺着走廊向右拐弯,芽枝的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停住脚步,四处张望,显然是跟丢了。

    因为除了她,我和辉什么都没看见,所以我们也只好跟着停下脚步。

    芽枝张望了半天,朝我摇头:“不见了。”

    我转头打量四周,前方是黑洞洞的笔直走廊,左手边是同样漆黑的院子,右手边是宅子的墙壁,怎么转个弯就跟丢了呢?

    “芽枝,你刚才看到了什么?”辉问出我心中的疑问。

    她却没有立即回答,皱起眉想了半天,才犹豫道:“好像,是一件衣服?”(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