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逃跑

    我和辉没有往族地方向逃跑,而是选择留在小镇上,利用镇子林立的楼房和曲折狭窄的诸多小巷和朝雾的忍者周旋。如果是在树林里,按照我们的速度,肯定早就被他们追上了,就算是现在,借着地形的便利,好几次也险些被追上。最关键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辉的体力在迅速下降,拖着一个成年忍者,对于还没完全恢复过来的我们来说,实在是太过吃力了些。

    又一次把自己藏在垃圾桶里勉强躲过一劫,在漆黑恶臭的狭窄空间里,我屏住呼吸,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两个后来的忍者是怎么知道我们的特征的?除非……有人还活着。竟然还有敌人活着?!

    我第一反应是那只小狐狸,它给我的红色勾玉现在还在裤袋里发着热,但这只让我的心跳的更快。如果这颗勾玉是件能追踪的道具呢?如果那只小狐狸是敌人呢?我悔恨起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没想到一时心软竟然就给我和辉还有队长带来了灭顶之灾。如果只有我的话,还无所谓,但是辉和队长,他们两不应该被我牵连……

    这个时候敌人应该已经过去了,我掀开垃圾盖,对同样从垃圾桶里探出头的辉说:“你带队长走,我去引开他们。”

    辉呆住:“什么?”

    “我们三个人在这座不熟悉的小镇上是躲不开的。”我跳出垃圾桶,拍掉裤子上的一个香蕉皮,“与其三个人都死,还不如让两个人有逃脱的可能。”

    “可是,为什么是你?我也可以,我比你还大一岁!”辉急了,边反驳边和我一起把队长从旁边的垃圾集装箱里拖了出来。

    我摇了摇头,亮出了写轮眼:“就凭这个,我能保证他们会来追我,而不是你和队长。”

    “……对方有两个人,如果他们分开追踪呢?”辉还是不甘心,我就不明白了,这种牺牲的事情有什么好争的,活着不好么?如果这次不是我的错,我也不会这样主动送死。

    而对他的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了:“你觉得他们会冒着放走一双价值连城的写轮眼的风险?”

    我觉得挺讽刺的,之前那个小矮子要挖我眼睛时说过因为写轮眼很值钱所以他很垂涎,这个原因让我很不爽,结果现在我要反过来用这个理由说服同伴让我去送死。

    前后都在同一天发生,剧情却翻转得不能再快。

    辉沉默了,背起队长,抬起眼,眼眶里溢满泪水:“你一定要活下来!”

    我永远也不会搞懂这些人的泪水怎么能这样说来就来,而且这不是废话吗,如果我能活下来,我当然想。没理他,我深吸一口气,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准备踏出暗巷。结果就在这时,我听见了身后传来脚步声。辉也听见了,因为他和我在同一时间转过身去。

    现在我两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致,乍一听到意料之外的响动,直接纷纷掏出了苦无,差点就扔了出去。

    还好我眼疾手快,发现来人是认识的人,马上按住旁边辉的手,避免他手一抖发生惨剧。

    果然,慢一步认出对方的辉大叫一声,被我按住的手下意识的抖了抖:“是你?!”

    站在我们身后的竟然是最开始向辉乞讨的那个小乞丐!

    只见他还是浑身脏兮兮的样子,穿着破布拼成的背心,头发又长又乱,身子又小又瘦。不过我相信,眼下我和辉不比他好到哪里去,说不定更糟,毕竟我们刚从垃圾堆里走了一遭。

    小乞丐显然也认出了我两,露出迟疑的表情:“是你们……你们是在躲谁吗?”

    真是绝处逢生,我看见辉的眼里也露出了希望:“你能帮帮我们吗?”

    十几分钟后,我和辉缩在阴暗清凉的一个洞窟里,身边躺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队长。小乞丐则站在几步之外的洞窟出口处,叮嘱我们:“千万不要探出头,我出去看看你们说的那两个忍者走了没。”

    辉感激得差点没哭出来,连连点头保证绝对不探头不乱跑,就差并指立誓了。小乞丐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开。我看他瘦瘦小小的背影融入外面的光线里,这才收回视线打量暂时的容身之所。

    这应该是某个年久失修的地下储藏室,通往上面房子的楼梯被封死,左边的墙壁倒塌出一个大洞,刚才我们就是通过这个洞进来的。储藏室里的角落里有一张用稻草堆成的床,上面还有一条破烂得露出里面灰黑色棉花的棉被。床的的对脚是一张断了两条腿倾倒在地上的木桌,队长现在就靠在桌面上,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除去那个大洞四周都是石头垒成的墙壁,边角处长满了青苔。整个房间阴暗潮湿,头顶上的石板还汇聚着一颗颗摇摇欲坠的水珠,我甚至在墙根处看见几朵白色的蘑菇,这么差的地方小乞丐住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也是个奇迹。

    辉一屁股在我旁边坐下,头向后靠在石壁上朝我洋洋得意地微笑:“之前我的决定没错吧。”

    “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给钱那个啦,队长还要杀他,幸好我给了钱,现在果然得到了回报。”辉很开心地笑道,“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你和队长不要把一个平民想得那么坏啊。”

    我哼了一声,双手环胸,闭眼假寐:“这次是真的乞丐,下次如果是假的呢?”

    辉顿了顿,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情况想得这么坏。”

    我没有回答,他感慨完之后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房间里就此安静下来。

    我闭上眼还没完全放松下来,就感觉到异样的动静,重新睁开眼,发现对面的辉和我是一样的反应。那就证明,我们没听错,的确有脚步声越来越近,而且听声音正是朝我们这个方向来的。

    刚紧张起来,身后又传来咳嗽声,顿时紧张被兴奋代替。

    我回头,看见队长半撑起身,望着我:“镜?辉?这里是哪?”他嘴唇很苍白,应该是之前重伤的时候失血过多,虽然经过包扎,现在恢复了些许精神,但显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换在之前,他绝对会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跳起来掏出苦无戒备。

    我走过去扶起队长,简要向他介绍了一下他昏迷之后的情况,当然隐瞒了小狐狸那一段。

    队长听后皱起眉,面上浮现不解:“车上只有日用品,那他们为什么还会动用这么大的阵仗……为什么……”

    一开始我以为小狐狸才是他们真正要运送的“物品”,但是因为追兵的到来,又开始怀疑它和敌人是一伙的,当然也可能这两者都有。

    我忍不住苦笑,难得做一次好人,有必要这样不给面子?

    我刚这样想,事实好像就要证明我这个想法,好人真没好报。因为之前我和辉听见的脚步声露出乐真面目,是那个小乞丐以及……

    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朝雾一族的上忍。

    小乞丐指着我们三个,对他身后的两个忍者说:“就是他们。”

    两个上忍抛出了一袋钱币扔给那个小乞丐,后者拿着那个袋子看也没看我们一眼转头跑走了。

    看到这里,我扭头去看辉,他明显是傻掉了,表情空白,瞪着眼睛张大嘴,想喊却喊不出来。

    能喊什么呢,我之前帮过你?朝雾的上忍帮他更多,是他给的钱的十几倍。

    这次轮到我叹气了。撑着膝盖站起身,我刚往前走了一步就被人拦了下来,队长也站了起来:“我去。”

    我没吭声,抬头望着他一动不动。

    队长也没看我,全部注意力都在站在门口的两个上忍身上,他的声音很平静:“之前那个朝雾上忍有血继限界我不小心中招,这次不会了。回去告诉族里,朝雾一族的血继限界是能把身体一部分雾化,吸入一点那种雾就会昏迷很久。”

    我还没回答,对面的一个人就喈喈笑了起来:“你把这个消息都告诉他们了,你以为我们还会放他们走?”

    队长也笑了,他是个面容很严肃的汉子,跟我父亲的性格很像,平时不动声色,眼下笑起来也是冷笑,神情里自带一种阴狠:“你可以试试拦不拦得住。”

    说完这句话,他们就打了起来。速度极快,不开写轮眼完全跟不上动作,只感觉空中人影晃动,苦无叮当直响,我一拽辉,从侧面就往门口冲。一路上竟然通顺无比,队长以一人之力把两个上忍都拦了下来。

    我不知道他还能支持多久,毕竟他的后背上还有碗大的一个伤口,只能拼尽全力冲出镇子,往族地逃去。

    一口气也不知道冲出去多远,只知道不敢停留,只能尽量快点快点再快点。

    风吹得眼睛酸疼,生理性的眼泪溢满眼眶,我咬着牙不顾身体的抗议,再一次提高速度,这一次快到我甚至有种呼吸困难的错觉。

    那两个上忍也一直没追过来,但是直到我们看见族地门口的守卫,队长也没有再出现。我停了下来,扶着旁边的树干,腿一软差点摔下树枝。辉也站在我旁边喘着粗气,边喘边问我:“队长是不是牺牲了?”

    我听他声音沙哑得不正常,扭头就看见他眼眶发红,泪流满面。

    辉盯着我,哭着又问了一遍:“队长是不是死了?被我害死的?”

    我朝另一边转过脸,不小心被沙子迷了眼睛,不然我怎么也流泪了呢:“不,他是被我害死的。”( 就爱网)